正念可退劫匪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讀了同修前些天寫的《正念可除劫匪》,我也把我以前遇到的一件事寫出來。

我一九九七年接觸到大法,一九九八年三月我找到了煉功點,正式開始修煉。我的住處在市郊,去煉功點騎車半小時,途中沒有住戶,路邊是桃園。煉功點早晨五點開始煉靜功,我每次都得壓半天腿才能盤上,所以每天凌晨四點就從住處出來。

三月的北京,天很黑,路燈也很暗。有一天我去煉功點,一邊慢悠悠騎車,一邊想師父講的法。有一個三十多歲男子從我身邊騎車過去,我沒注意,他到前邊不遠的地方下車,躲到樹後,我也沒注意。等我騎到他藏身的地方,他突然出來了,跟我說:「小姐,咱倆玩會兒。」我這才注意到他,我沒理他,使足勁往前騎。我那年二十一歲,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我當時都快被嚇死了,心跳的特別厲害。

騎了一段,我回頭看了一眼,他正在騎車追我,他騎的比我快,馬上就要追上了。我想喊人,可周圍一個人都沒有,我腦子飛快的想怎麼辦,也想不出辦法來,後來心一橫:不管怎麼樣,反正今天寧死不能受辱。可轉念又一想,我幹嘛要死,他敢過來,我就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你敢碰我一下,我師父都不會饒你。想到這,我就鎮靜下來了,放慢騎車速度。他追到我身邊剛要剎車,我就大聲說:「我告訴你,」還沒等我說下一句,他一下就頭也不回的騎車跑了。這件事我後怕了好幾天。

又過了些天,師父在國外講法的錄像來了,晚上在煉功點看,看到半夜十一點了,還沒完,我就問輔導員甚麼時候完,輔導員說十二點完。我就又想起來那天碰上流氓的事,一會兒還要走那段夜路,心裏就有點打鼓。但我還是想把法聽完。師父講完後開始打手印,我每次看師父打手印也沒甚麼感覺,就覺得挺好看,可那次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控制不住,我自己都不知是怎麼回事。師父打完了,我的眼淚也停了,就在我眼淚停止的那一刻,一句話清清楚楚就打到我腦子裏來了:「別害怕,師父就在你身邊。」當時我的心就像一座山一樣穩下來了。

後來又有過一次,也是早晨去煉功,還是在這段路上,我正騎車,突然闖出來幾個男的把我圍住了,他們看了看我說:不是她。就讓開了。這可能是一次誤會,但他們突然把我圍住的那一刻,我的心一點都沒動,因為我記住那句「師父就在你身邊」的話了。

我們是師父的弟子,一切事都應該由法來衡量,由師父說了算。外界多大的魔難都不足為奇,只要在我們的思想裏正念能戰勝人心,一切魔難都可以化為烏有。

個人體會,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