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開著修 用純淨心態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從小我就有一些宿命通、遙視等功能,經常看到、夢到另外空間許多神奇的景象,在另外空間經歷了許許多多神奇的事情。這些我也不願意同其他人講,自己對這些現象也一直迷惑不解。直到讀完《轉法輪》才一切明白過來,一連幾天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恨自己得法太晚,耽誤了多少日子救度眾生。我在另外空間對師父承諾,一定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在師父法像前發願一定精進不停,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我很快學完了師父的所有講法,同時三件事跟上。從得法起我就參加集體學法,從不間斷,我知道我不能懈怠,那麼多的眾生等著得救,每天我都要抽時間出去發真相資料,面對面講真相,每天晚上睡覺前我都要想一想自己一天中哪些言行或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遇到干擾或者矛盾都要向內找,是哪些人心沒有修去。那時就感覺到自己修煉上是突飛猛進,狀態極好。

幾年的修煉中我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真相資料和小冊子,平時也做勸三退、曝光邪惡等真相資料。由於沒有暴露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身份,我認識到自己應該主動參與營救同修,與被迫害同修的家屬到公檢法等部門去講真相、要人。在這個過程中,我感覺到不帶任何人心與觀念,心繫眾生的得救,用慈悲與理智去講真相,效果往往出人意外。以下是我在幾例整體配合營救同修、救度世人實例中的體會。

一、純真的正念可以解體一切邪惡

二零零六年四月,鄰居一位同修在火車上講真相被綁架了。同修的家屬(也是同修)來告訴我時,我有點害怕,不知該如何做為好。同修走後,我坐下來發正念,剛立掌時看見幾個鬼模鬼樣的邪惡跳來跳去,剛念完師父的正法口訣,這些邪惡一下全沒了。我體會到邪惡甚麼也不是,沒有甚麼可怕的。這時我正念升起,師父的法打到我腦海裏:「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應該配合同修去營救被綁架的同修。我立即找同修家屬說:「明天去火車站派出所找人、要人。」

第一次找到火車站派出所時,由於有怕心,我們不敢說同修是煉法輪功的,只說他昨天失蹤了。派出所警員聲稱不知道,而且態度也很惡劣。回到家後我們幾位同修交流,向內找,認識到是因為我們有怕心,沒有向他們講清真相、證實法。

第二次去派出所時我們直接說同修是煉法輪功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並向他們講大法在全世界洪傳的真相,要求他們立即放人。警員說:「已送到看守所了見不到人,也不可能放人。」我當時說:「警官,他是好人,看守所是關壞人的地方,他不該關到那裏。我們不可能見不到人的,怎麼能不放人呢?」我心裏非常平靜、祥和、坦蕩,其它甚麼念頭也沒有,就只有純正的一念:一定會看到人的,大法弟子是好人,不應該被關押。第二天我們五位同修一起去看守所,一路上都是背法發正念,其它的甚麼也沒想,我看見很多的法輪和蓮花在我們的上空中飄盪著。到了看守所,另外三個同修發正念,我和同修家屬向警官講真相,要求見人。那警官開始不答應,我當時想:你會讓我們見的,因為你聽了真相。果然,不一會兒那警官說:「破例一次,見吧。」家屬進去見到了同修,我轉身看見了師父的法身在微笑。同修說:「那是師父在鼓勵你。」幾天後,同修回家了,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二、明白了真相世人也會幫助同修

營救同修過程也是向相關單位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明白了真相的世人也會幫助同修,為他們自己的未來奠定基礎。

我們片區一位同修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一直遭受嚴重的迫害,差不多所有時間都在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度過。二零零六年六月底,本來該從勞教所回來,因為不寫勞教總結認識,被非法延期關押。同修的身體迫害的只有幾十斤了。

師父說過:「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當時覺的我們不能任由邪惡迫害同修,應該揭露邪惡,曝光它,同時我們要去居委會、街道辦、派出所講真相,要求立即放人。通過交流,我們片區整體配合起來,我和同修的母親去各個單位講真相、要人,其餘同修在附近發正念。

我們來到街道辦時,因同修母親也已被洗腦班非法關押六年,剛回到家,他們對她很不客氣。我當時和善的對他們說:「你們也有老人,應該尊敬老人。」他們馬上就客氣多了。當時派出所所長也來到了辦公室,他們見到我便問我是哪個?幹甚麼的。我坦然告訴他們,我是親屬,要求他們立即去勞教所接同修回來,因為關押已經超期了。他們找了一大堆不是理由的理由搪塞。我當時心想,我今天來了就是要救你們,我一定要你們明白真相,要證實大法。等他們解釋完後,我平靜的說:「請你們聽一下,我說幾句,都是真實的事情。」當時辦公室有七、八個人,一下子鴉雀無聲,連寫字的人都停下了筆,專心的聽我講。我講了該同修修煉大法的前後變化,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同時向他們揭露該同修在勞教所遭受了怎樣的迫害等等。希望他們馬上去接人,我們家屬才放心。

當我在講真相時,我感到自己高大無比,師父在源源不斷的給我加持正念、慈悲的能量包圍著我,四週一遍寧靜,所有的眾生都在聽我講,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在逐漸解體……。最後派出所所長和街道辦主任說:「你不要說了,我們明天一定開車去接回來,請你們一定放心!」看到他們明白真相做出決定後,我想他們一定會得救。第二天,他們果然將該同修接回家中……

二零零八年底我們片區一同修被中共非法秘密判刑四年,關押在很遠的一個監獄。因為該同修的母親也是修煉人,一年多也不讓母親和他見面,當時同修的身體被迫害得很嚴重,送到了監獄的老殘監區。同修的母親打電話說要探監,而獄政科的人說要當地「六一零」開證明。該同修很想念兒子,將監獄老殘監區監區長的話誤聽成可以去探監。我們片區的同修交流,開始有不同的意見,有的說沒有「六一零」證明不可能見到人,去了也是白去。我想起平時同修都愛說「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那怎麼才是否定呢?我們承認要「六一零」的證明和邪黨的那一套程序,不就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嗎?也是後天的觀念,使得同修「就認為應該這麼這麼做」。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超常人,是有師父和大法呵護的修煉人,大法弟子做的事情只要是在法上,只要是出自救度眾生,都會有超常的事出現。有同修說那你們咋個去、憑甚麼見人呢?我和另一個同修說,有師在有法在,憑正念而去。這時所有的同修都正念十足,協商整體配合。

第二天,其餘的同修在家集體發正念,我們三位同修陪同家屬,自己開車去了千里之外的監獄。一路上我們背《洪吟》、發正念,背新經文。兩個多月來一直陰雨綿綿,但那天天晴了,碧空萬里。到了獄政科,向他們說明了情況,獄政科要看「六一零」的證明。我們便向他們講真相。他們說你們給我講這些我也會聽,也理解你們,但是我得按上級指示辦事,不能開探監證明。另一個同修就從法律的角度講了「六一零」是非法組織和一些相關法律知識。半個多小時裏我智慧的收集到一些監獄的信息名單之類、真相電話等。最後獄政科一警員明白了真相,暗示在山上的幾監區(之前我們不知道同修關在哪裏)。這時我腦子裏傳來一個聲音:「去山上喊。」我想我們就去監區喊同修的名字,一定會見到同修、加持他的正念。這時已是中午,我們沒有飢餓感和疲勞感,全被正念和能量包圍著,很順利的到了監區附近。

監區外有家水泥廠。我們打聽了一下監區,並向水泥廠的工人及老闆講清了我們的來意及大法真相。水泥廠的人說,從他們廠區穿過就可以到監區,老闆給我們開了門,並給我們指了路。我們順著他指的方向來到監區圍牆外,看見圍牆內壩子裏的犯人正在放風曬太陽,三個獄警守在門口處,坐在太陽下看書。我們立即發正念定住他們,讓他們迷糊、不抬頭、只看書。一丈多遠的圍牆外有剛墊起來的火磚,就像是專門為我們準備的。我們就靠近圍牆踩在剛墊好的火磚上,輕聲問圍牆內曬太陽的犯人,一會兒他們悄悄叫出了我們要找的同修。該同修踉踉蹌蹌的走了出來,向我們合十,激動的流淚。該同修被長期非法關押,遭受了難以想像的魔難和肉體上的迫害,仍然堅守正信。我們給他背了一些法,說了些加強正念的話,叫他要正念正行。由於當時產生了歡喜心,忽略了繼續發正念,獄警發現了我們,叫我們走開,我們還是向他們講真相,叫他們善待大法弟子……

回來的路上,想起這一切的巧合,像是為我們準備好了的。不久後,同修來信中表明他在這次會面後,已了卻了許多人心,正念更足了。

三、慈悲能救度國安及「六一零」系統人員

同修們平時對世人面對面講真相較多,但對於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系統和國安系統裏的人就講的很少,因為他們專門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的情況掌握很多,一些同修有怕心、仇恨心等,對他們講真相障礙較多。師父說:「那從這一點上來講,那麼你們不應該去救度他們嗎?大法弟子不應該放開胸懷嗎?首惡除外,其實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對像嗎?」(《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是啊,我體會到除首惡外都是我們要救的眾生。

講真相,我體會到一定要善、慈悲,不要有任何的仇恨心、爭鬥心和其它的心,不去刺激人負的那一面,用智慧和理智去講。對國安及「六一零」系統人員,把他們當作一個很普通的應該得救的眾生,其實他們也有明白的那一面。當然我們不該有怕心,因為我們是來救度世人的,不是來被迫害的,我們有甚麼可怕的呢?我們是真正的為他們好,他們明白了真相都會感激我們的,我們當然要坦坦蕩蕩、堂堂正正的面對他們。

有一次,我去郊縣參加營救同修,當地的國安與「六一零」系統參與綁架了六名大法弟子,我與當地同修及家屬逐個系統去講真相、要人。當地的國安和「六一零」是從來不讓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進去找他們的。我對同修說,對於「六一零」及國安系統的人,我們今天是去救他們的,阻止他們幹壞事,真正的為他們好,他們會讓我們進去的。帶著這個念頭,我們順利的進入了大廳,門衛似乎看不見我們,無精打采的。同修及家屬找到國安「六一零辦公室」,向他們說明來意。國安是很敏感的,也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開始對家屬大吼大叫,並使出一貫的伎倆威脅,還叫我們逐一登記。這時我們全都發正念,不配合登記,叫家屬也不要激動。我心裏默念正法口訣,解體他們背後操控的邪惡因素,喚醒他們善的明白的那一面。當我用和善又有威嚴的聲音對他們說:那些婆婆孃孃們發真相資料、傳《九評共產黨》、勸三退都是救人的,同時也包括救你們。他們沒有參與政治,沒有危害社會,更沒有犯罪,都是一群真正的好人,希望你們認真閱讀那些真相資料及《九評》,做三退,讓你們及你們的家人也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你們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了,因為他們都是按真、善、忍做的好人。這時我看見他們都怔住了,剛才的大吼大叫沒有了,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輕聲、和善的對我們說:「‘真、善、忍’沒錯沒錯,好好……」

這時他們給我們倒了茶水。我看見整個辦公室空中的蓮花飄來飄去,我自己身體高大無比,整個空間都被巨大的能量包圍著,一切都是那麼平靜、和善。我心裏想我來了一定要把你們救了,然後就向他們講了兩個多小時的真相,叫他們自己上網去三退。最後國安及「六一零」說我們也天天上你們明慧網,我們也都知道上面有個惡人榜,經常都要查一查看看是否有自己的名字,希望你們不要將我們的電話及名字上到惡人榜,我們馬上放人,今天的事不要對外面講。我們答應了他們的要求。過了兩天,他們將我們的大法同修全放了。

善的能量就能解體一切邪惡因素,沒有被邪惡操控的人會返出善念,他們都不會為難我們的。明白了真相,他們自會有個明智的選擇,善待大法弟子。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會去掉自己很多的人心,特別是怕心、爭鬥心,同時也是自己的一個昇華過程,修出更大的慈悲。

在短暫的幾年學法實修、助師正法、救度世人中,我體會到一切正念都來自於學法實修和對師對法的正信,不要有人的那些觀念,就按法的要求做,師父就會給我們修煉中的一切!在今後的修煉中,我要更加精進,歸正自己一切不正的,同化大法,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約。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