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自己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

一、「七•二零」前 沐浴在法光中

我原是各種疾病纏身的人,動過肺部大手術。為此也曾練過其它氣功,收效甚微。九六年下半年,從兒子那借來一本《轉法輪》,只看完第一講,就出現患感冒的症狀,知道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於是決定學煉法輪功

九七年六月,我參加錄像班,學煉法輪功,後在家看書,煉五套功法。過程中,師父不間斷的給我清理身體消業,身體逐漸好起來,也有了精神。九八年十一月,在當地參加集體煉功、學法,心情很舒暢,也不覺得累,每天沐浴在法光中。

二、怕心導致被邪惡鑽空子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從此失去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警察也經常騷擾。之後就磕磕碰碰,跟斗把式的走著。到二零零四年看《九評共產黨》一書,不知咋的,我很害怕,因為說的都是真實事。有些事我家都經歷過,父輩們吃了很多苦。當時的狀況都顯現在腦中,直接影響了我。同修建議我:多看幾遍就好了。看後,確實改變了一些,但還是怕。不敢出去講真相,心很著急。於是利用同學、親戚、同事等,約十人搪塞任務發出去。不久,我身體出現不適,發高燒,一天嗜睡,沒力氣,口味變異,與以前消業精神狀態完全不一樣,猛然想起不對。我錯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意識到這種投機取巧的行為完全違背了師父教誨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愧對師父的救度之恩,一定要改正。

這時兒子來我家,看到我這模樣說:「叫老爸陪著出去走走。」於是吃罷晚飯,老伴用自行車馱著我出去。到人多熱鬧處,一下摔了一跤。我強行起來,坐著發正念,然後由老伴扶起,往回走。感覺嘴唇痛,隨手去摸,發現上門牙兩牙根都翹到嘴唇外,把嘴唇都磕破了。心想:摔成這樣,不能吃東西了,到醫院拔掉,該受多少罪,還得多長時間才能鑲上。沒門牙多難看呀?說也奇怪,剛到家一會,肚子突然餓得慌,牙又不能嚼東西,咋辦呢?用冷開水吞米飯。第二口往下吞時,突然疼的我眼淚直淌,用手一摸,兩門牙根又復位了,我高興極了。師父真慈悲,用這種法子把我的門牙復了位。聯想自己虛偽敷衍的卑劣行為,師父還呵護我,真感無地自容。

三、歸正自己 講真相

此後也只是侷限在親戚、朋友中講,出去時間不多。有時也碰到機會,很想講,可就開不了口。就這樣混日子,法也學不進去。

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我站在沙發扶手上擦冰箱,完了,自以為從扶手上直接下地有把握,結果又讓邪惡鑽了空子,趁機狠狠摔了一跤。想站起來,可就是起不來。心想:不行,必須爬起來。我硬掙扎著起來打坐,看到左手腕已變形,手臂腫的很粗;用右手拉拉左手的手指,感覺沒斷,就不管它了;接著發中午十二點的正念,完了,再發一小時左右,否定舊勢力迫害。

向內找自己,想到師父講過,作為大法修煉的人,發生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我就反省自己出去講真相怕被抓,怕吃苦,求安逸,學法也學得少,即使看書,也不入心,心性提高不上來。想來想去是我自作怪,出於私,必須改變現狀,平時多發正念,多學法,學好法,學法要入心。兩個多月後,同修來我家,講到去黑窩近距離發正念。我即提出帶我一起去,後同修約我到學法點學法,跟著同修學講真相。

二零零八年起,我也能單獨面對面對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了,而且在車站、公交車上、買菜、買日用品、走路過程中,遇到有緣人,都能對他們講了。使用真相幣、面對面發光碟等等都學會做了。

作為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我們自身存在的一切不正因素,都可能成為邪惡的藉口,所以必須謹記師父的教誨,大法弟子心中要有法,時時裝著法,做任何事,都要心正、思想正、行為正,才能做好。

我初次投稿,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幫助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8/230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