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爭鬥心 圓容整體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我是2002年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煉前個性很要強,爭鬥心、好勝心特別突出,為此與爸爸不斷爭吵,甚至把自己的姓也改了,堅決不隨父親的姓,而且賭氣決定找對像一定要找最窮的,我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證明自己是多麼能幹,不靠爸爸可以活得更好。我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我談了一個對象,就是我現在的丈夫,當時他家不僅窮得叮噹響,而且他的母親和弟弟還身患殘疾,一般的女孩根本看不上他。而我不僅是幹部子女,而且生性勤勞,特別能吃苦,待人真誠,並且也相當能幹,嘴巴能說會道,擅長處理各種人際關係,屬於「女強人」式的人物。我沒日沒夜的苦幹,在爭爭鬥鬥中我的事業紅紅火火,工作有了,房子也有了。長期的勞累,我的身體落下了一身的病。每月來例假疼得跪在地上不知怎麼熬得過去,胃長期返酸水,夜晚失眠根本睡不了一個好覺,身體右側還曾經癱瘓,疾病的折磨使我痛不欲生,生活看不到希望。

2002年的一天,我的一個熟人告訴我,她是煉法輪功的,原來也是一身的病,還得了癌症,後來全好了。她對我說:「我拿本書給你看,你明白了書中的道理,就會開心的,身體也會健康,無病一身輕。」我很好奇:「甚麼書那麼神奇?」她說:「《轉法輪》」。我一愣,這不是被共產黨反對的嗎?可當時並沒有怕,反而有一種興奮的感覺,趕忙說:「我看,我看。」那個大法弟子趕緊回家拿給我,可當時拿來的不是書,是光碟,她連聲說:「碟子是一樣的,都是我們師父李老師的講法。書被惡黨毀掉了。」我回家把光碟一口氣看完了,連說:「好!好!」這本書怎麼把人生問題寫得這麼透徹?要是人人都按照大法去做,那該多好啊!我深受感動,心中馬上發了一念:請求李老師讓我這個苦難的女子進入大法吧!我一生就是為您這個法而來,我會將生命全部溶入法輪大法。

得法初期,捧著借來的《轉法輪》這本書,讀著讀著,我淚流滿面,內心無比的悔恨,徹底明白了身體不好的根本原因,也無比痛悔由於我要強的性格給家人帶來的傷害。我發誓全身心融入大法,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剛開始沒有書,我就借書來一本本的抄,畫煉功圖形,每天虔誠的大量學法,融入法中。煉功也特別能吃苦,打坐雙盤無論多疼,堅決不把腿拿下來。

得法後除了在「忍」這方面不斷過心性關以外,其他方面的人心基本能做到一放到底,不執著物質利益,身體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感覺,感謝師父使我這個原來業力滿身的女子找回了真正的自我,成為了全宇宙最幸運的生命!我的這一切都來源於大法和師父的恩賜啊!

在我修煉的路上,一路走來,刻骨銘心的是修去爭鬥心的考驗。這一考驗首先來自我的丈夫。以前的我自認為自己很了不起,「吃讓人,喝讓人,性格不讓人」。我在家裏很霸道,我行我素,說一不二。而丈夫家裏又窮,錢主要又是我掙來的,所以我長期瞧不起他,他在家裏也很沒地位。修煉後,丈夫一改以前的懦弱,也敢朝我發脾氣了。我通過學法明白自己該去爭鬥心了,在過關的過程中就是難以完全放下這方面的人心,經常眼淚在眼裏打轉轉,修煉的初期還說過:「只有師父能說我,我只聽師父的,別人不能說我」。後來師父不斷點化,我也不斷學法,身邊的同修也一直善意的規勸,我逐漸認識到自己的執著,認識到自己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完全轉變了對丈夫的態度,凡事儘量尊重他的意見,站在他的基點為他著想。我的身心變化丈夫看在眼裏,他雖然沒有完全走入大法,但對大法非常尊敬,也很支持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曾經一次性拿出比較大數目的錢給我做資料。同時他也在看大法的書和真相資料,對大法弟子很熱情,有親戚朋友來我家裏,他也能積極主動的參與勸三退。

三年前,本地一位同修由於學法不夠精進,起了幹事心和歡喜心,結果被另外空間的邪惡鑽了空子,被非法抓去洗腦班後經受不住迫害,說出了我的姓氏。面臨這一考驗,我想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沒有怕心,遇到邪惡的國安人員跟蹤我,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朝國安的車子迎面走過去,結果國安的人灰溜溜的開車走了。本地的同修也齊心合力高密度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世人的邪惡。丈夫的正念也特別強,他說:「我看哪個敢到我家來,他來了我要他請出!」邪惡到我居住地的居委會調查,居委會的負責人敷衍他們,要他們去我原來的單位調查,邪惡沒有打聽到我原來的單位。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與家人的全力配合下化解了我修煉路上的這一關。我認識到:只要自己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就是最安全的。我也真正體會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殊勝和偉大。

我在修去爭鬥心的過程中,也不斷的發生著來自同修對我心性的考驗和過關。自我開始學大法到現在,家裏經濟狀況一直較好,我學大法初期就已經辭去了工作。不久,我就馬上學做真相資料,全身心投入證實大法的事情。初期資料供應本地,後來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就主要是自做自發了。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曾經依賴技術同修。那個技術同修性格也比較硬和直。有一次本地同修互相配合,決定利用一個節日大量發放資料。我是急性子,想著趕緊把資料做出來好出去發,結果幹事心出來了,有的真相資料質量有問題,發正念的過程中還出現過倒掌的現象,那位同修毫不留情的說:「心態不純,做甚麼資料!不用做了!」我當時聽了他的話,一下子火氣上來了,不服氣,與他爭執起來,導致打印機出現故障。靜下心來,我向內找,突然醒悟:我這不是中了舊勢力的圈套嗎?舊勢力不就是想讓我們同修之間形成間隔嗎?我與那個同修心平氣和的在法理上切磋,大家都認識到要放下人的觀念,圓容整體,更好的救度世人,我們現在在形成整體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

個人一點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