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醫生張廣才面臨第三次非法勞教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張廣才,男,四十九歲,牙科醫生,於一九八六年和妻子張興芳從山東省冠縣斜店南滿才村老家來到河北省沙河市開牙科診所。張廣才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中共警察騷擾、綁架,兩次被非法勞教。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張廣才在醫院照顧年邁的父親時,再次被警察綁架,面臨第三次非法勞教。

一九九四年,張廣才的身體及精神狀況都不好,經多方醫治、鍛煉均無效後,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他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於一九九五年八月回冠縣老家參加冠縣法輪功學員的集體學法煉功活動,僅十多天的時間,他全身的病都好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更使他精神煥發,對未來充滿了希望。自此,張廣才更加恤老憐貧,處處為別人著想,加上其醫術高超,時常求醫者盈門。他利用開門診接觸人多的便利條件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傳向了沙河市的四面八方,使眾多善良的人們受益。

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張廣才就成了沙河市公安局重點監控的對像,門診曾數次被停業,遭到巨大經濟損失。

* 被惡警踢斷肋骨

二零零零年十月,張廣才因進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沙河市公安局劫持到邯鄲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他拒不放棄信仰,在冤獄中歷盡魔難,他曾因照顧其他身體不好的法輪功學員被二大隊教導員王旭升踢斷兩根肋骨。勞教所為推卸責任派人駕車把他送回沙河,因張廣才的身體病症非常嚴重,沙河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賈起芳不願接收,把張廣才扶下車就溜走了。

* 迫害株連家人

二零零四年六月六日下午,劉童林、禹書平等警察竄到張廣才的牙科診所,又要綁架他。張廣才的妻子張興芳堅決拒絕綁架,惡警惱羞成怒,就將張興芳和幾天後就要參加高考的兒子張華龍一起綁架,以妨礙公務為由將張興芳拘留三個月。惡警為入室搶劫,還把張廣才住宅樓的防盜門撬壞,家中四、五百元的現金不見了,同時還對他的女兒污言穢語。

張廣才被綁架到公安局後,講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和法輪功修煉者不與政府作對,按「真善忍」做好人,對國家、社會、家庭乃至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實。可惡警還是把他銬在鐵椅子上,輪流監管,白天黑夜折磨他。而且還限制他去廁所的次數,他被迫一天只喝幾口水,吃很少的飯。八天後,張廣才被送往邢台市法制學校,就是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洗腦班惡警為了不讓他睡覺一個勁的搖晃他的頭,經常拳打腳踢野蠻灌食,經受了三個月的痛苦煎熬,他原本健壯的身體瘦成了皮包骨。

* 夫妻雙雙再遭綁架

張廣才回家剛三個月的時間,也就是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夥惡警又闖到診所,將他和張興芳一起綁架,當時張廣才正穿著白大褂,惡警不讓換衣服,直接把他綁架到邢台洗腦班。邢台橋西公安局惡警宋家錫當天就迫不及待的使用電警棍刑訊逼供,在手銬裏加上書、酒瓶給張廣才上「背銬」,這次張廣才的手腕上留下了傷痕,惡警宋家錫叫嚷著「打死算自殺」來為自己壯膽。

張廣才絕食抗議迫害,又遭到洗腦班副校長邱有林的殘忍灌食。短短幾天時間,張廣才被折磨的呼吸困難,咳嗽不止,全身疼痛,不能平躺,夜間時常憋醒。到醫院拍片顯示肺部有嚴重損傷。張廣才的身體越來越差,惡警怕承擔責任,六天後把他退回沙河,沙河市公安局惡警又把他劫持到邯鄲勞教所,因勞教所拒收得以回家。張興芳則被從邢台洗腦班劫持到石家莊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

* 兄弟倆齊遭綁架

二零零五年新年將至,張廣才回山東省冠縣和父母及弟弟張廣保一起過年,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沙河市公安局禹書平、侯守紅等惡警竄到冠縣勾結冠縣惡警陳月芝跨省綁架了張廣才。隨後張廣保也被綁架,在冠縣看守所過的年,自始至終他絕食反迫害,後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的牢門。

兩個兒子在眼底下被惡警綁架,對老人造成巨大傷害。

* 張廣才又遭綁架

為照顧年邁的父母,張廣才將二老接到沙河生活。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張廣才的父親因腦血栓症狀住進了沙河市醫院,在父親正在接受治療需要照顧之際,九月二十日清晨,沙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以王建軍為首的惡警身穿便衣再次綁架了張廣才。這次惡警是在張廣才的住處到醫院的路上堵截張廣才的,當看到張廣才騎著電動車過來,幾個便衣不由分說一擁而上,將張廣才塞入警車揚長而去。街上目擊者急忙告訴了他的孩子,孩子隨即到公安局尋找,在公安局大院見到了張廣才的電動車,可警察都不敢承認抓了人。張廣才的孩子就質問他們,沒抓人為甚麼我家的電動車停在你們這裏?惡警無言答對才支支吾吾的承認抓了人,當質問為甚麼不用傳換證,偷偷摸摸抓人且不通知家人時,國保大隊副隊長侯守紅說:「張廣才修煉法輪功,我們抓他不需要通知他的家屬,且抓他時他喊法輪大法好,這就是罪證。」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張興芳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決定書落款的日期是九月二十一日,即在張廣才被綁架的第二天就勞教,這表明惡警早有預謀要對他進行勞教迫害。隨後,他的家人找到邢台市公安局法制科了解情況,惡警說,如果張廣才的家人出一萬元錢,他們就和沙河市國保大隊交涉,將張廣才的勞教期限改為一年,張廣才的家人未予理睬。

九月三十日,張興芳帶子女到國保大隊要求無條件釋放張廣才。她列舉了國保大隊警察不履行法律手續、不出示辦案證件、抓人不通知家屬等種種執法犯法事實。張興芳追要法律條文,喝酒喝的醉醺醺的國保大隊長王建軍惱羞成怒,耍開了流氓,他說:「我就是明慧網惡人榜上的頭號大惡人王建軍,你們越說我是惡警,我的官升得越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