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狡猾與單純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師尊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到:「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頭之後要吸取正面教訓,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訓。吸取反面教訓就是用人心在想問題,把自己變的狡猾、圓容,那就變壞了。」「我是最不喜歡那個只會說、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歡那些狡猾的。我喜歡那些純樸的、腳踏實地的。也希望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從正的方面增長智慧,不要在處世上、為人上收穫太多。」

我從1999年以後就很少和常人接觸,是一個思想簡單的大法弟子,沒有社會經驗,思想很純,沒有社會上人們那些狡猾的思想,很直率,和同修配合默契。那時同修對我說本地同修之間有矛盾,我覺的不可思議,還對同修說:「同修之間有甚麼不能擺在面上交流的呢?為甚麼就不能敞開心扉交流一下呢?」那時候我經常說的一句話是:「要看同修的閃光點」,只要看同修的閃光點我就不生氣,我與同修之間沒有矛盾,每次遇到矛盾都向內找,每天都很開心。

後來環境突然發生了變化,好像甚麼都變了,因為一點小事同修離我而去,謠言不斷,我們這片都得從新做起。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做,不知從哪做起,因為以前都是同修出主意我們一起去做。生活中亂七八糟的事情,還有人心突然爆發出來了,再看周圍的同修好像來找我都是有目地而來。看人、看事都沒有站在法上,全是用人心看問題。還要提防個別同修在內部胡攪蠻纏、在背後拆台,還有情的干擾,擺在我面前的是非常複雜的局面。

我就像師父說的接受反面教訓,這幾個月來,漸漸我也學「精」了、學「聰明」了。當遇到有的同修耍心眼時,我學會了提防,也學會了敷衍,看到同修遇到困難時,也會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不想惹麻煩。沒有以前的應該去做,那是我應該去做的去協調的,反而覺的自己長大了,跟著學「精」了,學「聰明」了,思想也變的越來越複雜。

師尊看到了我的一思一念,又把在這方面修的好的同修推到了我的面前,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這幾個月來,表面上看也做了一些項目,做出了一些成績,可是沒有以前那種踏踏實實修好自己、很充實的感覺。看到師尊的新講法之後,很震撼,深究自身,還是對同修有情、有依賴、有怨、不甘心,覺的自己做的那麼好,同修怎麼還那樣呢?我已經真誠的向他認錯了……

師尊說:「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也就是說,你捨棄的是不好的東西,這樣才能夠使你返本歸真。得到的那是甚麼呢?就是層次的提高,最後得正果,功成圓滿,解決的是根本的問題。」(《轉法輪》)

其實,全是我自身沒有放下執著而造成的。找到了,悟到了,做到了,心靜了,境界不同了,原來自己的心不靜是沒有放下自我。

我想今後一定努力做好,敞開心扉,和同修坦誠相待;不看同修的缺點,只看同修的優點;不再指責同修,首先把自己做好,就是歸正自己,約束自己,真正的像個修煉的人,真正的像個大法弟子的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