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搞政治」思想障礙的一些想法

讀明慧週刊第455期《政治和選擇》一文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五日】從筆者個人的直覺來看,現在多數中國人所默認的事實是:中國所有政治範疇的事情都是被邪黨所壟斷的,如果這個黑老大之外的普通民眾或社會群體「妄圖」參與政治,從中共邪黨的宣傳來看,那就是有「不可告人」的「政治企圖」;而從普通老百姓最樸實直觀的感受來看,即使不認為這種行為可恥,但最起碼也認為是有危險的。所以在中共此類連抹黑帶恐嚇的長期惡毒宣傳導向下,碰到這種事情,普通百姓的第一反應是遠離之,造成了我們講清真相救人的障礙。

也就是說,在邪惡洗腦的宣傳下,現在中國老百姓普遍已經認可了政治或搞政治是邪黨的專利,別人搞就可恥且危險,但邪黨搞就順理成章、天經地義。在這種畸變了的「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能點燈」的觀念下,要講清真相,有兩種選擇:一種是順著常人的執著講,讓其先明白部份真相;第二種是徹底破除或扭轉這種觀念,讓其消除此類觀念障礙。我覺的最好是能夠達到第二種效果,但限於時機和聽真相者現階段認識的實際情況,我們也要盡可能做到首先讓被講者部份明白。

如果時機不允許,我們可以先不觸及普通百姓恐懼和厭惡「搞政治」的錯誤觀念,在這個前提下說清我們不是搞政治。怎麼做呢?中國人現在所理解的搞政治有幾個基本要素:一是涉及國家上層權力活動或鬥爭的範疇,二是應該是以謀取世間的權或利為基本出發點。我們講真相救人其實不符合上述任何一個特徵,但容易被人誤認為或被邪黨污衊為搞政治。而這兩個要素中,較容易講清楚的是我們其實是沒有世間的利益訴求的。我們講真相純粹是為了別人好,不求你任何東西,有騙錢騙地騙感情的,哪有騙人平安的?這個應該是很容易說清的,如果沒有利益訴求,我參與哪門子的政治呢?所以我們這不是搞政治,而是救人。另外來說,我們講真相其實也不是參與國家權力鬥爭,只不過是在被迫害的情況下進行的誰都可以理解的自救和解釋真實情況,也沒有想要對國家權力現狀進行任何改變,只是告訴百姓如何自保而已。

如果聽真相者認可或時間允許,我們可以進一步徹底破除這個扭曲的觀念,讓人認清楚一個簡單的事實,那就是在搞政治這個問題上,中國現狀其實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老百姓參與政治其實沒有錯,共產黨搞政治的權力也是屬於老百姓的,是社會整體人權中的一部份,是社會公共服務權,是民眾賦予政府的,但在中國事實上是被邪黨和邪黨政府搶去的,其本質上也是老百姓的權力。納稅人養活了政府,就像業主養活了物業公司是一樣的。沒有誰會說業主批評物業公司、換物業公司是覬覦權力吧?那納稅人參與國事、批評政府又有甚麼問題呢?所以即便我們真是在搞政治,也沒有甚麼問題,只不過現實是業主被黑社會物業公司所控制、所恐嚇、所欺騙,但業主們可不能真的認為這個存在是合理的。

以上道理其實很容易說清,再加上我們也沒有任何搞政治的心,所以搞政治這個障礙應該既不能阻礙救人者,更不能阻礙被救者。關鍵是我們要把這個問題認識清楚,然後還要能根據不同的情況講清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