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法輪功學員張麗華母子遭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市阿城區法輪功學員張麗華、崔長勝母子,與謝金才,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被哈爾濱國安、阿城國保大隊、金城派出所警察聯合綁架。張麗華、崔長勝母子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崔長勝被多次非法提審,有一次提審回來時,有人看見他走路一瘸一拐的,知道他一定是被遭警察毒打過。

一、惡警蹲坑綁架

當天上午八點多鐘,老年法輪功學員楊麗坤去找張麗華辦事,正趕上下雨,楊麗坤打著一把雨傘,來到住在五樓的張麗華家門前敲門。這時樓上下來一人,手裏拎著東西往下走,樓下又上來一個穿著拖鞋模樣的人,也往樓上走。這時張麗華聽到有人敲門,問是誰?楊麗坤答:是大姐。於是張麗華就打開屋門。這時突然從樓下衝上來五、六個警察,拽住門,把楊麗坤一把推進屋裏,幾個警察分別纏住了張麗華和楊麗坤。

一警察問楊麗坤:幹甚麼來了?楊答:我的書散了,來粘書。另一警察問楊麗坤:叫啥名?楊麗坤答:叫老太太。然後警察翻楊麗坤的包,翻出一本法輪功書籍及兩本《明慧週刊》。其他警察在張麗華家屋裏翻箱倒櫃,先翻小屋,又翻大屋,涼台、衛生間各個角落都翻了個遍,將電腦、打印機、訂書器、四部手機、真相傳單等都搶走,還搶走搶走人民幣11700元。

警察闖進張麗華家後,張麗華立即衝到涼台,希望能看到下面有認識的人,把警察非法抄家的訊息傳出去,但她被一警察拉住,在警察的撕扯中,涼台的玻璃被打碎,張麗華的兩隻手都被打碎的玻璃劃破出血了,報信沒有成功。

張麗華的兒子崔長勝(小名彬彬)在阿城慶客隆每天上夜班,做保安工作,每天八點下班。九月二十六日這天,他像往常一樣下班後回家,大約九點左右到家門口敲門,立即被一警察一把拽進屋裏,惡警以非常邪惡的口氣開始審問崔長勝,沒問出甚麼,沒過五分鐘就把崔長勝劫持到金城派出所。

不一會兒,侯芳來找張麗華。正敲門時,也被警察拽進屋裏。警察問侯芳是幹啥的?侯芳說:星期天休息,找張麗華去商場買衣服,警察就讓侯芳把錢拿出來看看,看有沒有真相幣。把侯芳帶到大屋,開始翻侯芳的手拎包,也沒搜到甚麼錢物。

隨後,謝金才去張麗華家找彬彬,剛敲門,也被警察開門拽進屋裏。問:幹啥的?謝金才說:找崔長勝去超市買便宜東西,謝金才也被搜身,拎包被警察奪去,電子書、手機被搶去,身上的錢也被警察搶去了。

二、非法關押迫害

阿城國保大隊長孫鳳文、金城派出所戶籍員關某、哈爾濱國安兩便衣警察,先後闖到張麗華家。阿城警察趕在哈爾濱國保兩個便衣警察到來前,先下手闖進張麗華家,開始抄家,並綁架抓人。阿城國保大隊長孫鳳文說:哈爾濱來的二位專家,是專門研究對付法輪功的,並當著他們二人的面打了謝金才一頓,想以此向哈610國安二位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專家,來炫耀自己迫害法輪功的態度和決心。哈爾濱610國保兩位便衣說:先別打了,等弄回去把他掛起來。

這些警察拉著在張麗華家抄出的電腦等物品,並將張麗華等五人帶到阿城金城派出所。楊麗坤被帶走時和張麗華倆人一起戴著手銬。

下午3:30左右,侯芳被放回家。下午4:00點多鐘,張麗華等其他四人被拉到阿城第二看守所,共有兩輛警車。張麗華、崔長勝、謝金才、楊麗坤被送進阿城第二看守所。

楊麗坤被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時,看守所警察見楊麗坤歲數大,是個老太太,就問楊身體怎麼樣,有沒有病,楊答:有高血壓。問楊:高血壓多少,楊答:300。看守所警察聽到這個情況,怕出問題,說不能接收,得去體檢。警察王某和金城派出所的司機就把楊麗坤又被拉回金城派出所,取了一份化驗單,去阿城區醫院做體檢。體檢後,楊麗坤血壓指數達到296,接近300。警察知道送不進去看守所了,就讓楊麗坤寫保證不煉功,楊麗坤不寫。警察無可奈何,只好放楊麗坤回家。

因阿城第二看守所女監只有張麗華一人,當天晚上,警察就把張麗華轉到哈爾濱道裏區的第二看守所。

張麗華丈夫老崔下午五點多點下班後,也被綁架到金城派出所審問,問不出任何東西,只好讓老崔回家了。

幾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被送進看守所。

張麗華在哈爾濱道裏區的第二看守所被關押了十五天後,被轉到第三看守所繼續關押迫害,期間曾被拉回阿城非法提審。崔長勝在阿城第二看守所關押迫害十五天後,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被轉到阿城第一看守所。

十月十一日上午,謝金才被關押了十五天後,家屬及親友去接人時,被警察先劫持到阿城國保大隊,家屬被迫交了一千元錢才放人,當天回到家中。

參與迫害的人員有:阿城區公安分局某副局長、阿城國保大隊長孫鳳文(後趕到現場)、國保大隊成員楊自橫、阿城金城派出所警察、司機以及金城派出所女戶籍員關某(後趕到現場)、哈爾濱國安兩便衣警察(後趕到現場)。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