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重視發正念了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我是閉著修的大法弟子,修煉大法有十多個年頭了,也算是個老大法弟子了。說起來自己感到很汗顏,我對自己的修煉狀態並不滿意。沒修煉前就很認可孔子的中庸思想(儒家思想),不靠前,也不落後,取中。這種思想在常人中能經常立於不敗之地。但對修煉人來講,就不能和常人的標準一樣要求。因為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的覺者,修成神。所以要勇猛精進,去掉一切執著的人心。自己修煉後這種中庸思想還影響著我,使我有時缺少修煉的緊迫感。

由於去年有閒暇時間,自己放鬆自己,沒完全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學法不入心,發正念重視不夠,總認為自己發正念沒有多大威力,自己的能量場不夠強。所以發正念如走過場,思想不集中,有時出現發睏,倒掌。講真相時緊時鬆。三件事也在做,但都大打折扣。實際上就是沒有真正的信師信法,沒有真正的正念正行。

去年「五一」快九十歲的父親摔了一跤,不能行走,我回家照顧一段時間,由於自己學法不深,照顧父親期間混同一般常人,受到很大干擾。每天不能保證四個整點發正念,講真相也不到位,各種心都出來了。怕心、愛面子心,虛榮心,妒嫉心,求安逸心,執著生死關的心都出來了。這時自己的心性已經降到常人的位置上了。本來舊勢力無孔不入,自己思想上出來這麼多漏,邪惡能不鑽空子嗎?

五一後我從父親那回到自己家,同修都說,你怎麼瘦了,臉色也不好看。同修的話並沒有引起我的重視。由於親情的原因,去年五一到十一,我穿梭於自己和父親家(相距一百五十公里),四至五次。十一後回到自己家。同修見到我都吃了一驚說:「你怎麼瘦成這個樣子!是不是常人那種糖尿病啊!」我聽到後感到還真像,因為我也有口渴,多慾,多尿,明顯消瘦的症狀(我的工作是醫療這一行的)。體重下降了二十多斤,這不就是糖尿病嗎?別的同修說:這是假相,因為九九年七二零前,師尊就把我們的身體給淨化了,病業都推出去了。這不是病,是舊勢力看你有漏,對你進行迫害。要多學法,加大發正念的力度。

同修的提醒使我想起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講到:「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師父不就是在告訴我嗎?我就是要聽師父的,不折不扣的按照師父的要求,但是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一定要照師父的安排去做,真正的信師信法,也就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過去的一段時間,就是沒聽師父的話,不認真發正念,結果讓邪惡鑽了空子,出現了嚴重的病業,也給大法造成了不良的影響。我丈夫原來並不反對我修煉,一看我瘦成這個樣,就說是煉功煉的。在周圍同修的幫助下,加上自己看到《明慧週刊》上登的同修關於過病業關的文章的啟發,我認識到是我自己求來的難和關。我就按師父的要求和安排排除一切干擾,信師信法,認真做好三件事。特別重視發正念。

因為自己以前不重視發正念,不但自己的空間場不乾淨,也干擾了同修的空間場,導致受邪惡的干擾。每天學一至二講《轉法輪》外,一週兩次集體學法。晚上抽時間看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和聽濟南、廣州講法。加強整點發正念的次數。自己儘量做到發正念集中精力,頭腦絕對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現在我能做到每天六至十次發正念,並且加長發正念時間。現在我發正念時,感覺周身被能量包裹著,非常強大的感覺。隨著自己心性的提高,病業狀態也消下去了。

同修們,真是要重視發正念,尤其像我這樣表面空間沒表現出功能的,更要重視發正念。發正念是師父告訴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到的三件事的其中之一。三件事都要做好,協調好。正法接近尾聲,時間緊迫,自己的體會寫出來,給自己和同修一個小小的警示,共同精進,隨師父回家。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