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武后時代酷吏的下場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武則天時代,武后為清洗異己,縱容酷吏構陷殺戮。那些酷吏絕大多數遭到了現世現報。來俊臣被斬首於西市,屍骨無存。周興被流放,在流放路上被仇人所殺。索元禮、王弘義、郭弘霸等酷吏死於非命。

始作俑者索元禮

索元禮,胡人,天性殘忍。當初徐敬業起兵討伐武后,武后於是認為大臣們都不可靠,見到大臣們經常咬牙切齒。索元禮揣摩到武后想興起大獄的意圖,就上書構陷他人謀反,從此飛黃騰達。

索元禮製作鐵籠套住囚犯的腦袋,再打入楔子,直至囚犯腦漿崩裂而死。索元禮又用橫木夾住囚犯手足再使勁轉動,號稱「曬翅」。或者把囚犯倒吊,再在頭上繫上大石頭折磨。索元禮每審訊一個囚犯,一定要牽連他人,相互牽連到幾百人還不罷休。武則天非常欣賞,幾次接見他給予賞賜,助長他的威風,因此索元禮當時殺人是最多的。直到來俊臣、周興效法索元禮,有過之而無不及,索元禮才黯然失色。

後來武則天認為不殺索元禮難平眾怨,就說他殘暴苛猛,又貪污受賄,逮捕下獄。獄中索元禮不服,辦案官吏說:「拿相公的鐵籠來!」索元禮魂飛魄散,認罪服法,最後還是不堪酷刑拷問,死於獄中。

索元禮發明殘忍刑具鐵籠,教出了一大批酷吏,結果自己死於自己的發明和自己帶出的酷吏之手。

白兔御史王弘義

王弘義因構陷他人謀反被提拔為游擊將軍,再升遷左台侍御史,與同事來俊臣展開比誰更慘毒的競賽。

王弘義夏天把囚犯關在狹窄囚室裏,在囚犯身上堆滿蒿草毛氈,囚犯不久就被熱死。只有囚犯自己認罪,才能換到別的囚室。州縣接到王弘義的公文都誠惶誠恐,王弘義得意的自誇:「人們怕我的公文,像怕狼毒、野葛一樣。」王弘義貧賤時,求鄰居瓜吃,鄰居不給。王弘義得勢了,就行公文說鄰居瓜園裏有白兔,命令縣官召集眾人捕捉。縣官不敢不從,鄰居的瓜園全被踩爛。內史李昭德說:「古代聽說有蒼鷹獄吏,今天看見有白兔御史!」

延載初年,來俊臣被貶,王弘義也被流放瓊州。王弘義謊說武后有旨要追他回去,結果被揭發是矯詔。侍御史胡元禮審理此案,王弘義理屈詞窮,說:「我和你一樣是辦案人員,何苦相煎太急?」胡元禮認為他在要挾自己,大怒說:「我當洛陽縣尉的時候,你是御史,如今我當御史的時候,你是囚犯,我與你甚麼時候一樣?」為防王弘義今後得勢報復,將王弘義杖斃。

王弘義惡事幹的太絕,結果別人也毫不留情地置他於死地,唯恐放虎歸山。

四其御史郭弘霸

郭弘霸,見到武則天時表忠說:「對於徐敬業,我恨不得抽其筋!食其肉!飲其血!絕其髓!」武則天大悅,授左台監察御史,人們號稱他是「四其御史」。

郭弘霸再升遷為右台侍御史。大夫魏元忠病了,下官前去問候,郭弘霸唯獨最後進去。郭弘霸滿面憂色,不但噓寒問暖,還請求觀察魏元忠的便液,看了後又用手指伸進馬桶去蘸,蘸了後又放到嘴裏細細品嘗,突然眉開眼笑,道賀說:「便液甜說明病還沒好,如今便液味苦,您一定會痊癒!」魏元忠看見他如此獻媚,極為反感,就把此事曝光出去。

郭弘霸曾審問芳州刺史李思征,李思征不勝酷刑苦楚慘毒而死。之後郭弘霸屢屢見到李思征作祟,就叫家人禳解。不久郭弘霸看見李思征帶著幾十騎隨從來了,說:「你冤枉我,今天我要取你性命!」郭弘霸非常害怕。隨即郭弘霸似乎有鬼上身,自己抽刀剖腹而死,屍體馬上就生蛆腐爛了。

當時大旱,郭弘霸死後馬上下起雨來。洛陽橋壞了很久,當時也修好了。京城百姓歡聲雷動。武后聽到動靜,問群臣:「外面有喜事嗎?」司勛郎中張元一說:「有三喜:久旱下雨;洛陽橋成;郭弘霸死。」

郭弘霸這種無恥小人縱然得到了權力的寵信,卻逃不過天懲和冥誅。

替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和「610」惡人如不悔改,也將面臨類似的結局。

(據《新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