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直腸癌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九日】

  • 誠念法輪大法好 直腸癌痊癒

  • 法輪大法救了患地中海貧血症的孫女

  • 誠念法輪大法好 直腸癌痊癒

    (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平山縣與山西盂縣交界處一偏僻小山村裏的農民陳新生(化名),今年被診斷出得了直腸癌,於七月八日到平山縣醫院動手術。陳新生在住院期間有幸遇到法輪功學員,從而得知法輪功真相,之後他天天堅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手術後的治療、化療、刀口癒合,一切都非常順利,別人都掉頭髮,他就沒掉髮;而且胃口特別好,精神一直很好,醫生拆線時,發現傷口還沒有留下甚麼刀痕,只留下一點線眼的痕跡,看上去跟沒有動過手術的一樣。醫生說:「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病例,真是稀罕。」一切都超出了常規。而與陳新生同病房的兩個病人,手術刀口經兩次縫合,到出院時也沒有癒合。

    陳新生出院回家了。沒想到,九月初的一天,當地派出所幾個警察突然氣勢洶洶地闖到陳新生家。這引起村裏鄉親們的好奇,大家猜不到陳家能有誰、犯了甚麼事而引來警察到他家查案子。

    只聽一警察指著陳新生惡狠狠地問道:「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陳新生答:「不是。」警察瞪大了眼睛:「不是?!那你的病怎麼好得這麼快?」答: 「怎麼,你們是盼著我早點兒死了嗎?我的病好得快了也犯罪了嗎?」警察張口結舌說不出話。陳新生繼續問:「我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有了病,自己東挪西借,花了幾萬塊錢,按合作醫療的規定政府不給我報銷,你們不去查查為甚麼?卻來嫌我的病好得快,這是甚麼世道!」

    面對警察兇神惡煞般的嘴臉、惡狠狠的逼問,陳新生就把自己得病後如何痛苦、如何明白了法輪功真相,怎麼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自己的絕症就這麼好了,等等,對著警察和眾鄉親敘述了一遍。

    陳新生說:「我去住院時,醫生檢查直腸癌已到晚期,體重只剩下八十來斤,我就是靠念這幾個字,身體恢復的這麼快,這不,手術後才一個多月,現在已經一百一十多斤了,還能幹一些輕雜活兒,這不是奇蹟嗎,是法輪功救了我啊」。

    陳新生再問警察:「你給我說說,我心裏頭念這麼幾個字好了病,犯了那個法?」面對新生義正詞嚴的怒問,警察在眾目睽睽下灰溜溜地走了。

    聽了陳新生的一番敘述,村民們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怪不得陳新生的癌症能治好,而且好的這麼快,原來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了。大家在旁邊悄悄的議論開了,直罵警察放著那麼多貪贓枉法的黨官不管,那麼多製造販賣假農藥、假化肥、假食品、假煙、假酒的禍害百姓的壞蛋不管,卻跑來管人家的病好得快。真是吃飽了撐的。

    警察的這一番折騰,倒是幫法輪功做了一個活生生的大宣傳,使更多的人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現在,周圍十里八村的鄉親們都知道陳新生念「法輪大法好」念好了直腸癌。


    法輪大法救了患地中海貧血症的孫女

    大陸法輪功學員

    我的孫女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出生,出生三個月左右,經常睡不好,嘔吐、發燒,吃也不正常,常感冒、流鼻涕,臉色蒼白。兒子、媳婦經常帶她到市裏的醫院或有名氣的大夫診所就診,時間、錢財花了不少,就是不見好轉,只好到地級市醫院診治。經化驗檢查,診斷是地中海貧血症。聽說這種病只有廣西、廣東、福建才有。醫生說得了這種病,每個月都要住院輸血一至二次,每次人民幣一千至兩千元左右,但還不能徹底根治,生命還沒有保證。當時我兒媳嚇得話都講不出來,心都涼了,經濟上也負擔不起,不知怎麼辦好。

    我兒媳回到家後,馬上打電話給我和她婆婆,因為我們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在外面的工廠居住。我們知道後,帶著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像帶和一些大法資料趕回家,見到媳婦和孩子,媳婦哭著對我說:「爸爸,今天我們抱阿妹到醫院化驗檢查,醫生說阿妹的貧血病很嚴重,還說治不好了。」我們當時胸有成竹地說:「只要我們心中信師信法,師父會幫我們的,放心吧!阿妹的病會沒事的。」

    以後,我們每天堅持放兩講師父講法給媳婦和孩子聽,媳婦常看一些學大法信大法得福報的故事。過半個月後,孫女沒吃一點藥竟然神奇地好轉了,嘔吐減少了,睡眠增多了,哭聲比以前有力了,鼻涕也少了。兒子、媳婦的煩惱、苦悶一掃而光,全家上下又恢復了笑聲。

    現在我孫女在身體、智力、記憶方面都很正常,有時我們問她:「師父在哪?」她馬上轉過頭用小手指師父像,臉露笑意,如果在沒有師父像的地方,她就看看天上。孫女天真可愛,鄰居們都說:「這個瘦女變了,長胖了,又乖巧。」我們就對鄰居們說,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們孫女的命,是大法賜予修煉大法的家庭的福份。我們趁機向鄉親們講真相,發大法資料,大部份的鄉親都已「三退」。

    我們全家誠心感謝大法,感謝師尊對我們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