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對待惡鄰居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前天晚上十一點多鐘,正在家裏學法,聽見樓道裏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咚咚的上樓聲在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刺耳。一聽那動靜就知道是住我樓上的那位鄰居回來了,這是位單身女警察,言行頗為跋扈,鄰居對她大都側目相看。

晚上十二點,我開始發正念。聽得樓上鄰居把音響打開了,耳畔傳來高分貝的撕心裂肺般悲切的歌聲。又來了!我第一念這樣想,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又一想,這是干擾,排除它!可心裏就是靜不下來,放不下,以往的一切放電影般的一一闖到腦子裏來:幾年前,因女兒經常和她女兒一起玩,有時我就留她女兒在家吃飯,不曾想她女兒和她一樣的個性,跋扈的很,在我家裏還欺負女兒,女兒老實,也不說,有一次被我發現,這孩子居然在飯桌上面擠女兒,搶她的地方坐。大人也是,把我當成給她看孩子的了,沒事就把孩子往我家支,也沒半個謝字。看這家實在沒甚麼家教,我就不讓女兒和她女兒玩了。這觸怒了她,經常在夜深人靜的夜晚被她噪聲騷擾,摔桌子拖板凳甚麼的,連踢踏舞都演過(穿著帶鐵釘的皮鞋狂蹋地板),要麼就是半夜三更放高分貝的刺耳音樂來擾民。和她理論過一次,結果更糟,招來了更猛烈的夜半騷擾。這事我忍了,有時實在吵得不行就戴上耳機,只苦了女兒跟我一起忍受這噪聲污染。後來,她離婚,獨自一人帶孩子過,因不停的交男朋友,不三不四的甚麼人都有,有一次半夜有人敲錯門敲到我家門上來了。後來她惹上了麻煩,聽得半夜三更有人找上門來騷擾她,她害怕,把自己的父母請來住了一陣子才消停下來。

因有這一段惡緣,所以這幾年我很少和她打交道,連出門都是故意錯開時間,不想碰到她。隨著自己的修煉,周圍環境也在慢慢的往好的方面轉變,很長時間沒聽到她故意製造噪音了,那麼今天是甚麼原因呢?

修煉的人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我想起了師尊告誡我們的話:「修煉人沒有敵人」(《向世間轉輪》)。就想,我恨她嗎?回答是不恨,一點也不恨,不僅不恨還很可憐她,那我為甚麼心裏就放不下呢?耿耿的不舒服呢?我不停的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對她的厭惡之心,對她的為人厭惡,對她的職業厭惡,還有對她有分別心,今年的神韻光盤,我把同住一單元的樓上樓下都發遍了,就是沒有給她,也沒給過她真相資料,難道她不是眾生嗎?我想我不能夠用狹隘的人情來對待這個生命,等我發完正念就上去和她好好談談,不僅僅是為我,也為了左右鄰居們能夠得個清淨,順便給她講講真相

這樣一想,心裏就清淨了許多,發完正念,覺的心裏還有點甚麼沒突破,裹在那裏不舒服,我就對著這層物質發出堅定的一念:我一定要突破你,去救度這個生命!幾乎就在我發出這一念的同時,樓上的噪音嘎然而止,周圍的一切出奇的安靜,時空仿佛被轉換了。接著,自己慈悲心出來了,想到眾生的那些痛苦,我流下了眼淚。

我拿出一張神韻光盤和一份「三退保平安」真相資料,又加上一份精美的《祝你平安》小冊子裝在塑料套裏,聽了聽樓上一點動靜都沒有,想來應該是睡了,就在塑料套上面貼上雙面膠,輕輕的打開家門,走到樓上,用紙巾擦了擦她的防盜門,把這份讓生命平安的福音貼到了她的門上。頓時感到周身被慈悲和祥和所籠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