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單學志的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單學志,男,五十六歲,家住錦州市凌河區凌安裏20號樓29號(3樓西屋),現任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古塔區「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成員,是錦州市古塔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元凶之一,自二零零三年以來古塔區發生的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惡性綁架事件,都是他組織策劃並直接參與的。

法輪功學員通過各種渠道向他講真相,單學志惡毒地說:「我就不愛聽誰喊:‘法輪大法好’,越喊我越重判。」他對自己的惡行根本不知悔改,仍繼續行惡。鑑於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迫害已逾十年之久,鑑於單學志充當中共的打手還在繼續迫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我們決定將其罪行曝光,也為後人了解這段歷史留下備案。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與中共相互利用全面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截止到二零一零年十月,僅據民間通過明慧網曝光的不完全統計:錦州市古塔區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被迫害致死者有五人,被非法判刑者為十六人次,被非法勞教者為六十四人次,這些迫害案例都與單學志的直接或間接參與有關。

以下是單學志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案例:

案例一:吳豔秋修大法創造醫學奇蹟,做好人遭迫害兩次入獄

吳豔秋女士,四十六歲,原是錦州石化天元公司瀝青車間主任兼廠長。在一九九三年,單位突然發生了一次燃氣爆炸,當時現場只有她和另一名同事生還,其餘人全部遇難。吳豔秋經錦州市205醫院搶救治療後,雖保住了性命,但身體大面積燒傷,調養數月後,臉上、脖子、胳膊、手臂燒傷處皮膚仍呈紅色,不能出門見人,內心十分痛苦。

一九九四年六月,吳豔秋有幸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濟南辦的傳法班,短短的十餘天竟使她嚴重燒傷的臉部和身體其它部位皮膚膚色變得與正常人一樣了,當吳豔秋面對鏡子看到昔日那年輕美麗的臉龐時,她驚喜萬分,感謝法輪大法和師父給了她這神奇的變化,單位的人與其他知情者也都紛紛感嘆大法的神奇。從那時起吳豔秋就堅定了此生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抹黑、迫害法輪功,吳豔秋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去北京上訪,用自己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然而中共當局根本不聽法輪功學員的肺腑之言,卻野蠻抓捕、關押了大量法輪功學員,並把他們綁架到集中營似的洗腦班迫害。為了不想讓中共的株連政策牽連到單位,吳豔秋不得已與單位解除了勞動合同,買斷了工齡,失去工作。二零零零年七月她被綁架到馬三家勞教所,遭受了三年的非人迫害。那裏真的是人間地獄,每天夜裏被吊打、電擊、酷刑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法輪功學員的撕心裂肺的喊叫聲不絕於耳。被打死的,強姦的,迫害成精神病的,致殘的比比皆是,真是不堪回首的一幕幕。

二零零三年六月,歷經三年的勞教所迫害,吳豔秋熬到了重獲自由的那一天,然而此時她的身體已出現嚴重的病態。雖回到了家,當地惡警也沒有放棄對她的迫害和騷擾,她長時間過著居無定所、有家不能歸的生活,靠家人給點生活費艱難度日。直到近年吳豔秋才回到家中居住,誰曾想竟又遭綁架。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早六點,單學志所在的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出動三輛警車、一台吊車及數名警察將吳豔秋的家團團包圍。警察們強行撬壞門鎖,闖進屋中綁架了吳豔秋,並將吳家翻得亂七八糟,還暗自給吳家換了門鎖。吳家的親友們知道了此事後,氣憤地向警察索回鎖匙。知道此事的當地民眾也議論紛紛,他們都知道吳豔秋煉法輪功創造醫學奇蹟的事,罵這幫「警察」盡迫害好人,出入百姓家裏簡直就像自己家似的。

二零零九年八月中旬,吳豔秋被古塔區法院非法庭審,枉判五年,數日後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至今。

案例二:只為信仰真、善、忍,崔亞寧被非法勞教五年、判刑七年

崔亞寧女士,四十二歲,原錦州華光電力電子集團公司黨委辦公室秘書。她為人善良,樂於助人,美麗俊秀,才華橫溢,只為修煉真、善、忍被非法勞教五年、判刑七年。

北京奧運前,中國大陸萬餘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當局大肆綁架迫害。僅錦州一地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六一零」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就綁架法輪功學員五十多人,單學志作為古塔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負責人親自參與抓捕,崔亞寧就是在這一天遭綁架的,隨後被非法批捕。古塔區法院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對崔亞寧秘密開庭並非法判刑七年,家屬在得知後請了兩位北京律師為崔亞寧做二審上訴並準備無罪辯護,然而錦州市中級法院不履行法律程序,不公開開庭,維持原判,將崔亞寧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至今。

崔亞寧在這次被迫害前曾被非法勞教過兩次,累計長達五年之久。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崔亞寧進京為法輪功上訪,遭抓捕。十月三十日被劫持到馬三家勞教所歷經兩年非法勞教的迫害。在勞教所,她每天被強迫聽誣蔑大法的廣播,還要參加強體力奴工勞動,精神極度緊張,流水作業,跟不上就會遭到上下工序犯人的辱罵以及工頭和帶工警察的訓斥和體罰。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四日,崔亞寧被迫害兩年後走出了這個人間魔窟。在這期間,錦州華光電力集團非法開除了她的廠籍。回家後,丈夫拿著菜刀逼著她離婚,她被迫同意,離開了自己心愛的家。後來一次崔亞寧回家看望兒子,她的前夫說:「只要你不煉法輪功馬上就可以回家,我再也找不著你這樣的了……」崔亞寧依然堅信自己修煉的真、善、忍沒有錯,無房居住的她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崔亞寧第二次被勞教是在二零零一年年末,她去朋友家串門,遭凌安派出所惡警綁架,被勞教三年。在勞教所期間她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關小號,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渾身浮腫。因為不放棄信仰,家人幾次去馬三家看望她,惡警都不允許家屬接見。二零零四年年末,崔亞寧終於等到了與家人團聚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長,三年後,崔亞寧再次深陷囹圄,遭判重刑。

案例三:楊玉范正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酷刑迫害

楊玉范女士,五十多歲,修煉法輪功前患有非常嚴重的膿毒性敗血病,因胸積水,胸膜炎等症狀做過開胸大手術;坐月子時得的風濕病、風濕性牙疼病,怕風,涼水、涼食不敢吃,一張嘴就往嘴裏進涼風,夏天都得戴口罩,年紀輕輕牙齒已開始鬆動,到醫院去治療都不見好轉,再加上失業、婚姻的破裂,使自己帶孩子回娘家住,每天看著弟媳婦臉色度日,那種來自心理和身體上的痛苦真是度日如年,苦不堪言。在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楊玉范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處處替別人著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修煉沒幾天牙就不疼了,也敢吃涼東西了,鬆動的牙齒又都開始歸位了,身體的病全好了,幹起活來像個小伙子似的,她靠擺地攤賺點錢撫養上初中的兒子,每月還要給患腦血栓病的母親買食品和藥物等。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楊玉范在發講述法輪功真相的資料時,被錦州市保安派出所惡警綁架。五月十九日,錦州古塔公安分局單學志伙同保安派出所惡警,用暴力手段將楊玉范綁架到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楊玉范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三大隊四分隊,由於她一直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從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早上七點直到次日凌晨,惡警張環、張君、張卓慧、方葉紅、王丹鳳等人對楊玉范施行殘忍的吊銬,同時用數根高壓電棍電擊楊玉范的前胸、四肢、手心、腳心等敏感處,並進行毆打。在長達十七個小時不間斷的折磨過程中,楊玉范被電昏死過去三次,小便失禁。第二天,惡警張環等人把她關進小號折磨九個多小時,期間不讓上廁所,不讓說話。 七月十二日,她又被多根電棍電擊胸部及手心、腳心等敏感處,手段下流殘忍。惡警張君還猛踢楊玉范的肚子,造成揚玉范肚子劇痛、下身流血近一個月。為了掩蓋罪行,三個多月來一直阻擋楊玉范家屬探望。

近日因長時間被吊銬折磨,楊玉范在修煉法輪功前做過的開胸手術的刀口被抻腫,疼痛難忍,手腕子被吊銬得腫起了大包。 由於長期被馬三家勞教所強制「轉化」、酷刑迫害,已造成她嚴重內傷,身體非常虛弱。即使這樣,惡警還逼迫楊玉范每天到車間做重體力勞役。

目前楊玉范被迫害的消息暫時還沒有告訴她的年邁父母,不知二位老人知道女兒遭冤獄會怎麼個難過,身體能否挺得住?

案例四:七旬老人趙雲鵬正面臨被非法起訴

趙雲鵬,男,七十三歲,錦州軌枕廠退休職工。他由於身患尿毒症、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等多種疾病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很快就無病一身輕。修煉至今十多年來身體硬朗、滿面紅光,走路生風。他在大法中受益良多,就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早晨,趙雲鵬在敬業市場發放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神韻光盤時,遭到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錦州市敬業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隨後,趙雲鵬家中大量的私人物品被敬業派出所惡警搶走,本人被劫持到錦州市看守所繼續迫害。單學志告知家屬,案子已被移交到古塔區檢察院,趙雲鵬正面臨被非法起訴。

明慧網不完全統計,錦州市古塔區被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還有:李敏芝、李忠臣、賈經文、董英、崔玉蘭、王英華、華玉茹、於靜、王淑敏、宋軍、曹建新,刑亞莉、金素芬、張西紅、趙宇、陸琨、馬永強、王玉梅、秦秀蘭、丁紅霞、張尊平、蔣素蘭、紀淑英、王冬新、高偉含、邵靜華、李桂傑、李鳳君、王舟山、吳桂芬、何品芙、王亞琦、潘玉珠、張小玲、李忠傑、張立峰、李凱、王麗娟等人,由於篇幅有限,不能將他們的被迫害事實具體闡述,然而每一個迫害案例都直接或間接與單學志有關。

除了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勞教和判刑外,單學志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經濟迫害,每一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都伴隨著巨額的經濟利益。非法罰款少則幾千元,多則數萬元,這種高額罰款大部份不給開收據,不給出證明。在對法輪功學員抄家過程中任意掠奪學員的私人物品、錢財,幾乎到了「見錢就拿,見東西就搶」的地步。他的惡行傷害到的不僅僅是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還有他們無辜的親人和家庭。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此奉勸單學志,像你這樣被中共欺騙與指使去迫害法輪功學員者其實才是最可憐的,因為一個人無論做了任何事都要自己償還。其實人做了好事就會有好的回報,做了壞事也難逃人間的法網、天理的報應。你要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三思!


單學志檔案:

家庭住址:錦州市凌河區凌安裏20號樓29號(3樓西屋)
辦公電話:3142286 ;手機:13604969630
妻子:馮女士:錦州金凌商廈三樓女裝新區(子譯服飾)
哥哥:單學成 錦州金凌商廈一樓經理 手機:13390375019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