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獎瓶蓋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帶孩子去縣城辦事回來的路上,孩子說口渴了,正好路過一賣飲料的攤點,就順勢買了一瓶,結果打開瓶蓋上面寫著「再來一瓶」。因為孩子也修煉,知道「勿貪不義之財」的道理,所以遂將中獎的瓶蓋扔掉,我彎腰撿起這個中獎瓶蓋,是因為我忽然想到應該用這個瓶蓋給賣飲料的大姐講真相,恰好我的書包裏還有最後一份真相資料沒有發完,似乎就是為她準備的。

「大姐,不好意思,剛才買您的飲料中了一瓶獎。」我順手遞過中獎的瓶蓋。

「哦,我看看,還真有獎,給你一瓶吧!」大姐很不捨的從冰櫃裏找出相同的飲料遞給我。

「大姐,我把中獎的這瓶飲料再回獎給您吧,您風餐露宿的在外面賣冷飲也很不容易。還有,我看您是善良人,就送您兩本善良人寫的小冊子吧,希望您帶著善念把他看完,然後傳給您的親朋好友,那樣您的生意會越做越火,福份也越積越多。」我邊說邊把《祝您平安》和《天賜洪福》兩本小冊子捧給她。

「我今天遇到哪路神仙了?獎了飲料還要送禮物,不要一分錢,天降大好事啊!」看得出大姐很激動,而且帶著幾分意外和驚喜。

「您大福大緣,遇到法輪功這路神仙了!」我風趣的說,「大姐,我是修‘真、善、忍’法輪大法的,法輪功師父教我們淡泊名利,不貪不佔,莫說一瓶飲料,就是幾萬元錢不是自己的也不會入自己腰包的!我們修大法的都是路不拾遺、拾金不昧的典範,曾經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撿到一個很貴重的包,裏面裝有各種證件和幾萬元的銀行卡及現金若干,她沒有一絲喜色,而第一念就想到失主該有多著急,在費盡周折找到失主,人家要送她幾千感謝費時,她婉言謝絕,只要對方記住‘法輪大法好’,告訴失主這比甚麼都珍貴,您的一念善良千金難買啊!從此失主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好,還說他不信電視對法輪功的造謠誣陷,就信身邊的真人真事,還別說,他相信法輪大法的善舉使他的生意越做越好,幹啥啥順,福運通達。」

大姐的眼中早溢滿了敬佩和感動,她似乎是醒然的說:「對了,我在這擺攤十幾年了,還是第一次遇到中了獎而不要的人,唉,也就是你們煉法輪功的這麼好,讓我遇上了。」大姐嘆了一口氣繼續說:「如今這社會,人們愛錢都愛瘋了,都恨不得把別人的錢全裝進自己的腰包,你順我手看,正前方五十米遠就是耗資近億的縣政府大樓,人稱‘腐敗樓’,順我手再看,是佔地幾萬平米的豪華廣場,現在廣場上有百多名警察在訓練如何應對馬上要到的‘國殤日’。其實這些貪官貪兵們表面人模狗樣,內裏卻像土匪一樣,來我的攤上吃冰糕喝飲料隨便的很,我們這些百姓哪敢說‘給錢’兩個字啊,你若要錢,你的攤位就不保了,黑硬硬的警棍一亮,警棍就是冰糕錢!所以,我們風來雨去只是賺百姓的錢,賠貪官的本。唉,幹甚麼也不容易啊!他們和你們比,真是天上地下兩重天啊!」

我安慰她說:「大姐莫著急,老天都看著呢!當一種東西不能要的時候,就該扔掉了,某黨也如此,所以天滅中共退黨保命是上天的旨意,也是當今最大的天象,所有退出黨團隊的都會躲過不久天滅某黨時的大難,繼而登上平安船,用化名小名退出都有效,您願意給自己買一張乘上救生方舟的船票嗎?」

「我當然願意呀,誰不怕死啊!」大姐一臉的爽快與悅色。

「明白人不用多勸,糊塗人一把死攥。」我自言自語的說。

說話間,大姐來了顧客,她把手做成喇叭狀放在我耳邊輕輕說:「你帶孩子快走吧,這裏是全縣最繁華的地方,也是最不安全的地方,那群黑壓壓的警察們正專門找事呢!」
「謝謝您大姐!好人好運,善者自福!珍重!」

離開大姐,繞廣場前行的時候,才豁然看到大約有二十多輛白色警車在路邊排了一長隊,還有百餘的黑色警服在廣場晃動,在這黑白相間的戒備森嚴中,我忽然感覺到正是這群群被某黨利用的黑白武力在迫害法輪功上黑白顛倒是非不辨,致使原本山清水秀、天藍雲白、花紅柳綠、麥浪翻金,碩果累累,姹紫嫣紅的彩色中國變成了黑白色,特大地震使青山頓失風采,瞬間變成黑色山石,災民的臉也瞬間黑愁黑憂。特大雪災使金色麥浪不再起伏,北方農田變成白色空地,菜農大棚變成白色戰場,草原牧場變成由凍死羊群勾畫的白色慘景。特大洪災使碧水不再重現,那帶著滅頂之災的白色巨浪瞬間使美麗的江南化作一片白茫茫的末世驚幕。還有各種瘟疫的傳播,使原本鮮活的生命頓失活力,每個死者後面跟隨的是長長的白色送葬隊伍和黑色的荒冢,連同活著之人那悲痛欲絕的黑色心情一同埋葬。

在這黑與白的跳躍中,我呼喚著他們迷失的生命:請別再陪中共玩狠的了,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罪惡滔天,請相信神目如電惡報隨時。放手吧,放手吧,回頭是福岸,何故蹬禍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