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清晰不迷途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我曾在一個黑窩裏接觸過百餘位大法弟子,其中真正法理清晰明瞭的人竟屈指可數,心中不免十分難過。對大法的法理有那麼多的困惑,怎能不跌倒啊!

一、平時不養成向內找的習慣

有位老同修,對大法十分堅定,闖過不少生死大關。在多根電棍雨點般的對他身體亂電時,他仍然高喊「法輪大法好」,最後電棍沒電了。可是他卻幾次被迫害,失去自由前後達五年之久。當問他每次進來漏在哪裏,他卻全然不知。雖然最後幫他找到了漏洞所在,但畢竟不是他自己向內找挖出來的。

有的同修在修煉的路上走的很平穩,幾乎沒受到甚麼迫害。他們養成每天向內找自己的問題,並及時修正。如果對自己平時輕微的執著不當回事,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並加大加強了這些執著因素會造成了很大的漏洞,從而被邪惡迫害。可是有的同修失去了自由時還不找自己。師父在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寫的《洪吟二》〈別哀〉中說:「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你不了卻人心,那邪惡會一再糾纏。師父說:「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為甚麼不這樣看呢?碰到魔難就往外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師父自始至終一直強調我們要向內找,向內找的確是修煉人的法寶,也是修煉人正念正行的根本保障。

二、沒有正確理解正念

問過一位第二次被抓的同修,本來警察上他家抓他時完全可以迴避,可是他想:「我是一位大法弟子,怎麼會怕他們呢。」然後被警察非法抓走,誣判兩年。

那麼從法理上看同修當然想法不錯。師父在《也三言兩語》中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當邪惡出現時,同修當時的正念是否很強,是否夠標準那是至關重要的,否則起不到正念的作用,正念不足,你完全可以迴避。特別是我們很多同修被酷刑折磨時也在發正念,可是沒有感覺到正念的作用,因此迷惑不解。

我們回憶一下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五日師父在《正念制止行惡》講的:「在各種迫害中,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惡人,包括用拳腳打學員者。正念強會使其拳腳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惡警、壞人互相行惡,也可以使痛傷全部轉到行兇的惡人、惡警那去,但前提是,你們在正念強、沒有怕心,沒有人的執著、顧慮心與仇恨心的狀態下有效。念出即刻見效。正念過程中不驚不怕,惡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從中我們明白了為甚麼我們在邪惡施暴時正念不起作用原因的所在:人心太多,與師父講的發正念的要求相差太遠,是我們平時修的不紮實。一個大法弟子力可劈山的正念來自對師父對大法的無比堅信,來自對大法法理的清晰體悟。

如有的同修被邪惡罰站時,就堅強的一天天站著,好像是在抵制邪惡,實質是在承受邪惡的迫害中反迫害,那效果可想而知。其實,我們連站的一念都不應該有,我就不站,我要自由,我要出去。有的把在黑窩中能有看書學法煉功的自由就滿足了,還認為做的不錯。師父傳給我們的宇宙大法,誰有資格不讓我們學?我們在哪裏學,也不應該在失去人身自由的環境裏學。我們的路怎麼走,只有我們師父說了算,邪惡怎麼配安排我們的修煉道路呢?!

三、分不清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關係

有的同修在黑窩中給邪惡幹活十分賣力,甚至有人還說:「有的是力氣。」而對那些抵制體力迫害甚至不幹活的同修反而以責備的態度。說甚麼我們要做好人,還有的說:「你不出力幹,別的同修就得替你幹!」甚至有學員邪惡叫幹甚麼就幹甚麼,還說自己不是真心的,自己做「臥底」。──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都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為甚麼要給邪惡勞動?

我們都是社會的一員,本應該在各自的崗位上做一個好人,一個超常人,養家糊口,證實大法,豈能給邪惡掙錢反過來迫害我們?宇宙中最偉大的生命被迫害本是一件恥辱之事,這是宇宙的敗壞,是舊勢力犯下的滔天大罪,將來不能再有,我們要正一切不正的,開創新的未來。我們與師父正法同在,助師正法,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維護大法的作用是無法圓滿的,因為你們與過去和將來的修煉都不同,大法弟子的偉大就在於此。」(《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四、分不清病業與迫害的關係

不少同修在被迫害期間打針吃藥,甚至身體有很大障礙,有些同修錯誤的認為是在消業,卻不知就這一念便成了邪惡進一步以病業迫害你的把柄,你自己都承認是「病業」而不是迫害,這不是你求的嗎?這樣邪惡不但從身心上迫害你,並且還從經濟上迫害你,向你隨意搜刮藥費。

有一位同修在被迫害期間,身體狀況十分差,打針吃藥,藥費還挺貴,一次心臟痛的難受,突然倒地。後來與他交流此事,他說:「我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也發了正念,還用了善解的辦法都不起作用。」話畢十分灰心。問他怎麼善解呢?他說:「我寧可這顆心不要換一個心臟,也要挽救讓我身體不舒服的生命。」

我告訴他問題就在這裏,你的心臟你說了算,你不要了,那邪惡求之不得,正好藉機迫害你置你於死地,善解也不這樣的啊!你承認了邪惡的迫害而再發正念那有甚麼用呢?你沒有從根本上鏟除、解體邪惡,何況你老想以病業方式出去呢!這是法理不清啊,他聽後恍然大悟。

五、平時學法不紮實,心中無法

接觸過一大批受過迫害的同修,很多同修都不會背法,有的對《九評共產黨》看的少,甚至有的張口是黨文化的詞句,別人指出來還不高興。我們一般人也修煉十餘年了,大法背不了幾句,甚至一點不會背,那不可悲嗎?一篇篇走馬觀花的看。其實,師父早就要求我們背法了,當年長春開法會時,很多同修就是你背一段,他背一段,錯一個字重背。那種如雄獅般勇猛精進的勁頭令人佩服啊!「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地是指導你們修煉哪!」(《精進要旨》〈何為修煉〉)

我們一次次的跌倒,一次次的困惑不解,迷霧重重,都是心中沒裝法,沒有踏踏實實的修啊。

同修,正法進程勢如破竹,突飛猛進,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願我們再精進吧。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