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吧,師尊一再等待的就是你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近期因事又回了一趟江南老家,在辦好常人之事的同時,通過盡可能多的與當地同修接觸,使我看到了以前處於掉隊狀態的家鄉同修,近幾年來正在迅速趕上師尊的正法進程。其表現是有一大批以前因當地邪惡囂張而心存怕心的大法弟子紛紛走了出來,重返正法修煉之路;學法小組,小型資料點遍地開花,已基本上能滿足當地的需求。回想在邪惡迫害發生之初,由於江南當地大法弟子的數量不多,基礎力量相對薄弱,在邪惡的高壓下,學員一度出現的各自為政、互相封閉的分散狀態,近期這些狀態也已基本打破,整體的力量正在日益強大,這些都是可喜的變化。

同時,我也看到了他們與先進地區的差距,主要還在於當地能夠起到帶動作用的大法弟子的骨幹力量不足;個別地區還依然存在學人不學法,以人劃線的傾向,從而影響了整體力量的發揮,特別是還有一部份老弟子未能走出來。

造成這種狀況的表面原因,我認為主要有兩點。一是在相當一部份未能跟上師尊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中,由於對正法修煉結束時間的執著,使他們對大法,以致師尊產生誤解,甚至是懷疑,從而放緩、以致中止了他們前行的步伐;二是如何正確看待受到邪惡迫害的大多是當地一些表現突出、走在前面的同修,甚至被邪惡奪去了生命。對此,在我與當地一對老同修的交流中感觸頗深,也感到在其它地區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在我這次與當地同修的交流中,有這麼一對老同修夫婦,男同修(甲)還是一名知識份子。我第一次認識他們是在九七年我回家鄉洪法時。那時這老倆口騎著一輛三輪車,自帶鋪蓋錢糧與洪法用具,在全縣範圍內流動洪法,義務教功。在個人修煉階段非常精進,表現突出。在邪惡迫害發生後,面對當地邪惡的高壓,老倆口不屈不撓。為此女同修被勞教,甲為了躲避當地邪惡的干擾而離家出走。期間曾特地闖關東,到師尊當年傳法之地,以探尋大法修煉的聖跡。可是當時國內正處於邪惡迫害的高峰之時,到處一片紅色恐怖,未能見到他心目中期盼的景象,因此是帶著一種失望與困惑又回到了故里。

回來後,他仍然堅持學法煉功。而在隨後的艱難日子裏,逐漸產生了對正法修煉結束時間的執著,開始關注師尊每年的新講法中對正法進程的有關論述。每當看到「大法修煉已進入最後階段」;「已接近尾聲」;「法正人間在即」時,不免就會產生一種「快熬到頭了」、「快結束了」的期盼。拿他的話來說,就這樣期盼了一年又一年,直到現在仍未結束。因此就對師尊的講法越來越不相信,以致開始懷疑。再加之這麼多年來,他看到身邊一些在他心目中表現突出、走在前面的同修,仍然不斷受到各種不同形式的干擾與迫害,特別是當地有一名表現的十分突出,類似長春的大法弟子劉成軍,多次被勞教而不放棄,最後竟然以病業的形式被邪魔奪去了生命。對於如此堅定的同修,師尊為何未能阻止此類悲劇的發生?如此種種的困惑與不解,就使他對大法越來越懷疑,甚至不斷的在師尊的新講法中找根據,從而加強他的這種執著,以致使自己處於一種似修非修的狀態。即便如此,可他卻仍然支持其妻的大法修煉。由此說明他本性的一面仍未迷失,才促使我想寫出此文,意在喚醒此類同修。

同時,我也注意到,類似於他的這種困惑與不解,正是阻止那些心存怕心而一直不敢走出來的昔日同修的主要原因;也是妨礙那些不太精進的大法弟子勇猛精進的原因所在,非常具有代表性。在與他的交流中,依據我多年學法的體悟,就他上述兩方面的困惑談了我當前的如下認識,意在與國內外的同修交流,若有有違法理之處,還望批評指正。

一、關於對正法修煉結束時間的執著

在聽完他有關這方面的訴說後,我首先肯定他引用的有關講法是事實。並說在我初期學法時,也曾有過與你相似的困惑。但我在隨後的大量學法中認識到:師尊的正法進程是對應不同層次的天體、宇宙範圍進行的,每到一個階段都有對應那部份天體範圍內的精進弟子已走完、或接近走完了他們的正法修煉之路。我體悟師尊之所以這樣不斷的講,其意在肯定這部份大法弟子修煉成果的同時,激勵那些同屬這一層次的後進大法弟子能從中找出差距,迅速趕上來;也是對那些向更高層次邁進的大法弟子的一種鞭策。而我真正明白師尊這麼多年來之所以一等再等、一拖再拖的主要原因,是在學了今年的最新講法《再精進》之後。

師尊早就告訴過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主體在國內,由於當初發願的不同,有少部份大法弟子在國外得法。但無論國內、國外,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正法修煉都將在同一個時間結束。通過學習《再精進》,我體悟到:國外的大法弟子主要是助師正法的那一部份,相對國內大法弟子而言,相當大部份的國外大法弟子是在「七•二零」之後才進來的,因此起步較晚。而當他們一旦進入大法修煉之後,為了減輕邪惡對國內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各種揭露與抑制國內邪惡的助師正法的項目中來,從而使他們沒有過多的時間與精力顧及自身的修煉與提高。而在他們為此作出了十年的艱苦卓絕的努力之後,師尊看到國內大法弟子的修煉目標已基本達到,才提醒他們,從現在開始修自己。因此,我個人認為,從這一個意義上講,直到此次講法之前,主要都是由於國內大法弟子的整體修煉狀態滯後,才是造成師尊一等再等的主要原因所在。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現階段的認識,以後隨著學法更多,也許會看的更清楚。

那麼對那些仍然對時間有執著的同修中,是否擔心國外的大法弟子也會拖正法進程的後腿呢?從師尊今年的《感慨》一文中,就可看到師尊對近一年來國內外大法弟子的巨大進步的肯定,我認為這種擔心是不必要的。

更主要的是,關於「落後的弟子會拖延正法進程」的問題,師父已經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明:「他拖延不了,因為時間也是不等人的。師父只是一再給機會,中間的過程可以等,但是真正最後的大時間是不能拖的。」

對正法修煉結束時間的執著,通過長期體察,我發現:對那些真正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而言,他們更多考慮的是責任與使命,幾乎很少有執著時間的;恰恰是在那些不太精進,尤其是在那些處於魔難之中的大法弟子中有著較為強烈的表現,也因此容易使他們對大法修煉產生困惑、誤解、喪失信心,甚至怨恨、邪悟、以致走向反面。可嘆的是,他們卻一直想不明白,師尊一再等待的又恰恰是他們!

二、如何正確看對被邪惡奪去生命的同修

這是一個在國內各地較為普遍存在的突出問題。上文提到的甲同修就是因為當地的一名類似劉成軍式的大法弟子,因堅修大法而屢遭迫害,以致被邪惡奪去了生命,就對師尊與大法為何未能阻止此類悲劇的發生而對大法產生了懷疑。對此問題,我也談了如下個人認識。

從師尊講法中我理解:每一個走進大法修煉的人,師尊都以不計其以往之過的原則,並依據其承受能力,消去多餘的業力,給其安排了一條走向圓滿的路。其中雖然仍會有一些魔難與考驗,但只要他能在大法中正念正行,就都能過的去,而決不會出現任何迫害式的考驗,更不會危及其生命。這是一條既快捷,又最安全的修煉之路。

但是各層舊勢力它們也依據舊宇宙的法理,業力輪報的原則,給每個大法弟子安排了一條修煉的路。它們既無師尊的洪大法力,可替弟子消去眾多業力;更無師尊的無量慈悲去善化眾生,甚至是帶著一種「你們要成就那麼高的果位,就得承受那麼大的考驗」的一種妒嫉心態,從而作出了各種迫害式的考驗,以及償命式的安排。

當然師尊是不承認舊勢力的這種安排的。可是舊勢力就是死死的抓住這些大法弟子的各種把柄不放。為了幫助這部份弟子能跳出舊勢力的安排,師尊要求每個大法弟子只要認真學好法,正念正行,就能確保其走在師尊安排的修煉中,從而避免迫害的發生。但是大法修煉是極其嚴肅的,加之大法弟子各自的根基不一,悟性不同,各自所帶的業力大小更不同,因而就造成各自修煉狀態的不同,就會有一部份大法弟子由於跟不上師尊的正法進程,就會因為某種人心或執著;或者是在歷史上曾與舊勢力有過甚麼約定,自覺或不自覺的偏離了師尊的安排,從而陷入了舊勢力的安排之中,那麼它們的安排就會發生作用。

從法理上看,只要哪個大法弟子一旦陷入了舊勢力的迫害之中,就說明他早已在某些方面偏離了大法,讓舊勢力抓到了迫害他的把柄。即便如此,只要他能做到向內找,師尊仍會慈悲的加持他,幫助他跳出舊勢力的安排。

師尊早就告訴過我們:「在這個宇宙中,任何生命所遭受的痛苦都不會白遭,特別是一個修大法的人,而且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最後還在法中,無論甚麼樣的結果等待的都是圓滿。」(《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不管咋樣,真的先走了,等待你的都是圓滿!」(《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而像劉成軍那樣的大法弟子,我個人認為,就更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圓滿了,師尊給予他的是將與迫害他有關的最高生命對換位置,這是絕無僅有的無上恩賜!師尊如此的洪恩浩蕩豈不是在挽救他嗎?因此怎麼能用人心去揣測師尊無量的胸懷和法力呢!

由此也就不難理解自迫害發生之後,各地出現的一些在當地大法弟子的心目中,走在前面、表現突出的大法弟子相繼受到各種程度不一的被迫害現象,也都會有其背後的因素,包括被活摘器官而離開的同修,師尊給予他們的補償則不是一般的修煉人所能夠理解與體察的,他們得到的決不僅僅是人所說的生命的永恆。而那些一直默默無聞、正念堅定的大法弟子卻都能從前者的教訓中吸取正面經驗,從而更加穩健的走正大法修煉之路,因為沒遭受大的迫害而不被注意罷了。近幾年來,我們家鄉正法形勢的巨大改觀不就充份的證明了這一點嗎?

因此在結束此文之際,我還想對一切尚存疑慮的同修進一言:唯有在認真看書、學法的基礎上正悟大法,特別是在大法修煉時間所剩很短的現在,一切有能力的同修能夠較為系統的看書、學法,將對我們對大法法理的整體把握與提高會有巨大幫助;師尊最不願放棄的就是得了法的弟子;最不願看到的就是經千百世的轉生等來的最後機緣,卻因一念之差而錯失!切莫再徘徊蹉跎,歸來吧,師尊一再等待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