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必須做到修口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今天與同修甲交流,作為大法弟子的我們,到任何時候都要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其中「修口」是師尊在《轉法輪》中作為一個標題重點講的。即使現在環境寬鬆了,邪惡少之又少了,但是我們的修煉也不能有些許的放鬆,因為畢竟還沒到法正人間的時候,只要邪惡沒除盡,它就要搞破壞,那些有執著心的學員就會成為其鑽空子的對像,我們不但要為自己修煉負責,也要為同修的安全著想。修煉到最後了,我們不能再給修煉的路上人為的製造麻煩了。所以修煉中要時刻保持強大的正念,決不能掉以輕心。

交流中,同修甲跟我說起一件事:一次同修乙去她家裏,說了一些讓她上明慧網的事,勸她也做資料。並說上網很簡單,做資料也很簡單,等等一些事情。最後同修乙還說了很多她自己是如何做資料的,以及和誰聯繫,直言不諱的說出與之聯繫同修的名字,誰給提供紙張,自己做好了資料後給誰送去發放,就連打印機在家裏的甚麼位置放著都說的一清二楚。我聽了在心裏很為同修乙擔憂。這是幹甚麼呢?做彙報嗎?也太理智不清了。因為這樣的話在很早之前同修乙也跟我說過,而且還很詳細的跟我說了做資料的整個過程。而且同修乙還跟另一位同修丙說過此事。這件事我沒對任何人講過,當時也告訴過同修乙做資料的事不要再對別人講了,包括家人、親戚、朋友,也不要對同修去講,因為我們做資料不是為了讓別人知道,更不是為了求得甚麼社會上的名利,不是求得轟動效應,而是以救度眾生為根本目地的。所以我們只要默默的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好我們份內的事就行了。你可以給同修講上明慧網的重要性,也可以告訴同修做資料並不難,但自己做資料的具體事宜就不要跟同修說了,因為說那些沒有甚麼用,只是一種顯示心在表現,而且還會引起同修的羨慕心、攀比心,勾起同修的執著從而被邪惡鑽空子。可是我跟同修乙說的時候,同修乙卻很不耐煩的說:「你不用怕,沒事的,我知道咋做,現在邪惡很少了,不像以前了。」我聽了很不認同她說的話,還是勸她不能跟別人說那些做資料的事,要修口。

今天聽了同修甲的話,我覺的作為修煉人,修口是必須做到的,因為這是師尊要求我們的啊!我們都有責任維護好我們現在的修煉環境,從自身做起,不必去對任何人顯示,因為我們都不是為別人而做,而是為自己的世界圓滿而做,做好了是自己的功德,做不好是自己的損失和遺憾,誰也替代不了誰。我沒有把「同修乙告訴我她做資料的事」告訴任何人,可是同修甲今天把同修乙做資料的事告訴了我,那麼也避免不了和其他同修去說,最後就會弄的滿城風雨,誰都會知道她做資料的事,轟轟烈烈的。我不知道同修乙說出那些是出於甚麼心態,是不是覺的都是對同修說的,沒甚麼可隱瞞的,同修之間應該是坦誠相待的,沒有秘密……。我覺的不是那樣的。因為修煉人的認識是不一樣的,心性高低也是千差萬別的,而且還有人心在,執著的角度不同,怎麼可以把那些做資料的事全盤托出呢?這是太不理智的表現啊!怎麼叫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呢?師尊要求我們修口,不該說的就不要說,不該問的就不要問,就默默的做好自己的事,整個宇宙都在注視著。而不考慮後果的隨隨便便的對同修說出自己做資料的全部過程,無論怎麼辯解都是在掩蓋著一顆強烈的執著心──顯示心。明慧編輯部給大陸資料點傳遞信息都是保密的,也不是對每個同修都公開,作為大陸的同修做資料卻這麼不注意修口,而且還以甚麼「環境寬鬆了,邪惡很少了,不用那麼怕前怕後了」等等理智不清的話來搪塞其他同修的勸告,這真是危險啊!因為師尊說過:「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圓滿的最後一步你還在被考驗著行和不行」(《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修煉就是去人心,應該是越最後越理智,時刻保持修煉人的強大正念,怎麼還是那麼固執己見呢!做的好不用表白,師父看的見,宇宙中也都會記載著,真的應該修的執著無一漏啊!

讓我聽到這些話也不是偶然的,因為我也有潛在的顯示心,內心深處也想把自己做的很多事告訴同修們。今天我寫出此文,一是為了提醒同修要做到師尊要求的「修口」,時刻用法來約束自己,走好最後的修煉路;二是告誡自己以法為師,挖去內心深處隱藏的執著心,「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最後讓我們共同學好師尊的大法,增強正念,在這助師正法的神聖的修煉道路上救度更多的眾生,不給邪惡任何可乘之機,讓師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

有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