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重慶中梁山事件中所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在今年「五•一三」師父傳法十八週年紀念日前後,重慶中梁山玉清寺大法弟子做了一件震驚重慶邪惡的正義之舉:在晚上用噴墨油漆噴塗了十九幅證實法的大標語,字字蒼勁有力,幅幅正氣浩然,遍布在玉清寺大街小巷及治安崗旁,讓世人看到了希望,令邪惡膽寒,同時也極大的鼓舞了同修在正法路上勇猛精進。

這本來是一件震懾邪惡、洪揚正氣的舉動,是大好事。然而,隨之而來的是邪惡的瘋狂反撲,派出所、居委會組織惡人惡警將所有證實法的標語加以覆蓋,同時相應掛出多條毒害世人的邪惡橫幅,又在七月將該地九名大法弟子抓捕,前後關押在華岩寺看守所、望鄉台洗腦班、公安局等地非法審訊,利用學員未去的人心,用偽善、威脅、利誘分化瓦解學員,致使當地乃至周邊地區的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牽連,教訓令人非常痛心。

我們要說的是,正法已走到了最後的最後,為何還會出現這樣的教訓呢?

我們幾位同修通過反覆學習師父的有關經文,多次切磋,覺的有以下幾點是重慶同修在正法修煉中值得注意的問題,特寫出來和大家共同探討,以利共同提高。

一、修口是保證安全的重要因素

師父在講法中一再強調修口,並告誡我們按照煉功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把握好就可以了。」(《轉法輪》)我們悟到,凡是不符合煉功人標準的都不應該說,都不應該傳,因為它助長了煉功人的執著心,不利於修煉人的提高,也不利於自身和同修的安全。

比如說,在上述事件中,本來噴刷證實法的標語是單個同修獨立完成的事,在大陸邪惡形勢下,當事同修根本就沒有必要在事後把自己所做的正法之事說出來給另外的同修聽,包括自己很信任的同修。其實這一方面反映了當事同修在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的帶動下不修口,(我不是有意指責同修,只想從法理上分析,意在找出不足,以共同提高。)從而在客觀上增加了不安全因素。

在邪惡的壓力下,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如果把握不好心性,比如因怕心、保護自我等執著心未去,為了自保,也可能說出不該說的話,牽扯到其他同修或間接、直接出賣其他同修(這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但我們自己卻不能保證這些事不發生)。如果當事同修能守住心性,做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之事,從內心只覺的這是自己的責任,是在證實法,是在救人,做了就做了,不覺的有甚麼了不起的,值得炫耀的,那也就很自然的做到了修口,也就不存在邪惡鑽我們有漏的空子了。另一方面如果其他得知真情的同修也能做到修口,此事到此為止,並默默為其發正念加持,我想也會有效的抑制迫害

二、修煉沒有榜樣,一定要走好自己的路

當玉清寺大量講真相標語布滿在大街小巷之事在重慶大法弟子中廣泛流傳時,同修們都從心裏佩服她(包括我自己),認為同修修的好,沒有怕心,佩服之心油然而起,其實這也是在害她了。

三、形成牢不可破的正念之場,才能使邪惡無立錐之地

師父要求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其中之一就是發正念,這是師父賦予大法弟子的偉大佛法神通,可見其重要性。但是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我地還是有部份同修未重視發正念。一是對發正念存有懈怠之心,每天發正念次數少,有的甚至連全球大法弟子四個整點發正念的時間都不能保證,而且每次發正念的時間少,不能有效的保證除惡效果;二是發正念時精神不集中,處於迷糊狀態,思想溜號,發正念走形式;三是在全市大法弟子集體配合發正念除惡和近距離發正念解體邪惡時,配合協調不到位,沒有形成那種齊心合力、雷霆萬鈞直搗妖穴的正念之場。比如,在中梁山事件中,全市大法弟子到華岩寺看守所分期分批近距離發正念,去的人數還是非常有限,而在家大法弟子也沒能很好的全力配合發正念,發正念的時間也參差不齊,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發正念的力度。儘管如此,邪惡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受不了了,先後釋放了七名大法弟子,把最後三名被迫害大法弟子分別轉移到公安局和望鄉台洗腦班,可是,我們沒做到隨時跟蹤協調,結果有的同修還在原地華岩看守所發正念,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發正念的效果。

師父說「正念來自法」(《再精進》),並要求大法弟子「學好法、多學法、經常學法」(《致印度首屆法會》)。為此,我們建議重慶大法弟子抽時間多學習師父關於發正念的有關經文和講法,從而增強正念,提高每次發正念除惡的效果,而且要力求做到時時心繫眾生、處處充滿正念,無論走路、坐車、吃飯、休息等等,使我們每時每刻都處在正念之中,走到哪裏,正念就帶到哪裏。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我們的正念之場一定會使邪惡無立足之地,從而有效的解體邪惡,因為它逃都來不及,又怎敢迫害大法弟子呢?

四、大道無形有整體

還有一點要說的是,在此事件中,也突出的反映出我地協調工作的弊端。一是在迫害發生後,有的協調人還錯誤的認為此事激怒了邪惡,破壞了來之不易的較為寬鬆的環境,因而未及時組織全市大法弟子發正念,直到九名大法弟子先後被抓,才意識到此次迫害不僅是針對寫標語的大法弟子,而是針對全市大法弟子的迫害,才終於統一了認識,組織了全市大法弟子近距離發正念,但卻錯過了五月中旬~七月中旬兩個月正念加持的時機。

如果當邪惡傾巢出動覆蓋真相標語,繼而掛出毒害世人的邪惡橫幅時,我市協調人能積極主動的組織大法弟子發正念,加持該地區的正念之場,加持當事同修和當地同修正念正行,解體妄圖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陰謀,結果就會大不一樣,邪惡的迫害陰謀就會煙消雲散。後來,在三名大法弟子被抓時,還未形成全市大法弟子統一近距離發正念的決定,直到九名大法弟子被抓,才遲遲形成此決定;在近距離發正念的過程中,又出現了跟蹤協調不到位的情況,也影響到發正念的效果。

二是有的協調人本身也存在安全意識差的問題。儘管師父一再強調大法弟子的安全問題,可我地大法弟子的協調人還是有人不注意手機使用安全,我地曾經有協調人被抓,當惡警道出監視手機的真相後,同修才感到後怕。可是至今還有人不引以為戒,以致有同修在明慧週刊上發表文章懇請同修注意手機使用安全。

也有的協調人既不注意自身的安全,又不注意同修的安全,到下面跨區、跨點到處去參加學法,指導學法,解決問題,有的學法地點多達十幾、二十個以上,這既助長了執著心,同時又不利於同修的安全。從中梁山事件中,我們試想一下,如果這樣的協調人出了問題,心性又守不住的話,會牽連到多少同修啊?

在此,也懇請我地協調人(包括普通學員)不要橫向、豎向任意參加各地學法小組學法,這極不利於自身和同修的安全,也會給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帶來損失。我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師父都一再要我們注意安全,我們為甚麼就不重視呢?要知道,這也是宇宙大法在世間的一層理啊!而且我們也應該吸取特務易騰飛打入重慶協調人中出賣同修的教訓啊!

師父在《再精進》講法中,強調了除中國大陸外國際上大法弟子的協調問題,要求大法弟子無條件配合各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第一負責人,因為十年的時間,已經把他們鍛煉的已經很成熟了,這也是正法的需要,也是更大限度的救度眾生的需要。相對來講,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邪惡的壓力下,從鎮壓一開始,就真正走上了一條大道無形的修煉之路,見不到師父,以法為師,全靠修煉者對師對法的正信正悟,那種苦也只有我們大陸大法弟子才能知道。相對來講,修煉狀態還參差不齊,還未形成大規模統一協調的修煉環境,也就是說,我們大陸的各級協調人從某種意義上講還不夠成熟,這就要求大陸各級協調人及大陸大法弟子修去各種執著心,儘快的成熟起來,這就決定了大陸大法弟子不能依賴協調人,但只要協調人在法上,就一定要默默配合,默默完善。一定要從自身做起,從現在開始修自己。(當然,也包括協調人)。如果人人都能努力主動協調、配合,使每個學法小組都成熟起來,使每個片區都成熟起來,那麼,我們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也就會整體提高、整體昇華上來,從而使整體成熟起來,不負恩師重望。

當然,重慶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也有很多做的很好的方面,他們的事蹟催人淚下,本文不一一闡述。現僅針對重慶大法弟子中所反映出來的修煉中的不足。把它寫出來曝光,只對事不對人,意在發現不足,修去不足,共同提高,以報師恩。

有不妥之處,望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