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癌消無蹤的秘方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二零零六年,遼寧葫蘆島一名女法輪功學員的弟弟大成,頭上長滿了像瘊子一樣的包,都開花了,讓人看著心都發麻,到市醫院去看,做病理化驗,醫生挖了一顆包放到小瓶裏,就像種在地裏的黃豆一樣發芽長鬚子,就等化驗結果了。

大成這個人愛玩麻將,一天麻將台上有人對他說:看你姐煉法輪功還被送勞教所勞教去了。大成立刻說:「你不了解情況不要亂說,我姐挺好的,我姐這病,要不是煉法輪功早就死了,我姐煉功真是受益了。你看葫蘆島市那些煉功人,沒有哪個把自己的親人給殺了,別聽電視上瞎說。」一番話說得滿屋鴉雀無聲。

結果第二天,大成滿頭的瘊子不見了。幾天後醫院的化驗結果出來了,診斷是甲癌瘤。大成知道是他為法輪功說了公道話而得了福報,從此他更相信法輪大法好。

大成的姐姐以前是一個危重病人。從記事起身體一直不好,神經衰弱,沒睡過一宿好覺,兩腿抽筋,走路發軟。後來身體嚴重惡化,右側股骨頭壞死,雙頂股骨頭半脫位,骨質增生,脊椎管狹窄,右半身麻木,神經性耳聾、痔瘡、婦科病、鼻炎、頭痛折磨得她痛苦不堪,她頭上長滿的癟包鑽心地刺癢,胳膊腿肌肉萎縮,兩條腿肚子肌肉都沒了,滿口牙都活動了,肚子脹得像個氣鼓包,全身浮腫,手連拳頭都握不上,大小便失禁,一天離不開廁所,頸椎骨質增生,連頭都不能回,脖子上長了很多息肉,渾身發冷,在太陽底下曬著身上還冷,拄著雙拐,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吃的藥有一車,因為病多根本就不管用。大成的姐姐時常以淚洗面,眼睛疼得眼皮都不願睜開,心想自己走了沒啥,心裏放不下的是二歲的孩子,自己不能死。

一九九八年,大成的姐姐聽說附近公園有煉法輪功的,就去公園學功,請了一本《轉法輪》。剛開始煉功打坐時腳都是黑的,身上哪都刺癢、難受,大成的姐姐咬牙堅持,心想自己都是死過的人了,能遇到這麼好的功法不容易,吃點苦不算啥。大成的姐姐堅持學法煉功,身體逐漸好轉。

可是剛煉半年多,中共就蠻橫迫害法輪功,不讓煉了。大成的姐姐知道自己的身體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不煉了自己生不如死中共管嗎?不煉了自己走了丟下孩子中共管嗎?中共這不是在騙老百姓,害老百姓嗎?大成的姐姐繼續堅持煉法輪功,結果以前的那些症狀都沒了,身體基本好了,甚麼家務活都能幹了。

大成的姐姐病情危重,吃藥不管用,煉功卻給了她健康;大成的姐姐按真善忍做人,一不偷二不搶,邪黨卻綁架她到勞教所勞教。法輪功與邪黨,哪個對大成的姐姐好?哪個對大成的姐姐壞?關心姐姐的大成心裏明白著呢。

要是大成是老於世故的人,他可能就把「法輪大法好」憋在心裏不說了。老於世故的人可能想:「逢人只說三分話,我可別因為給姐姐討公道、給法輪功討公道把自己牽連進去受迫害,這個風險擔不起。機靈人不幹蠢事,我聰明一世可不要糊塗一時!」但大成的思想沒那麼複雜,不理會邪黨的謊言和恐嚇,堂堂正正憑良心說話。「天道無親,常與善人」,結果大成得到了大法的護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