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兩岸牙醫的不同境遇(圖)

【明慧記者唐恩綜合報導】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報導,牙科醫生張廣才因修煉法輪大法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第三次被非法勞教,他聘請律師提起行政訴訟,中共法院不敢受理訴狀。

「牙醫世家」在中國大陸慘遭迫害

張廣才是山東省冠縣斜店鄉南滿才村人,因祖孫三代都是牙科醫生,擁有十幾處自家的牙科診所,被當地人譽為「牙醫世家」。

河北沙河市建設路41號張廣才工作的牙所(以其兒子的名字命名)
河北沙河市建設路41號張廣才工作的牙所(以其兒子的名字命名)

因張廣才全家人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中共邪黨迫害大法以來,這個「牙醫世家」遭受了非常殘酷的迫害。「六一零」(中共凌駕於公、檢、法之上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惡徒不時到他家騷擾,他家的現金、電視機、放像機、錄音機、電腦、mp4、精緻擺設等都成了惡徒打劫的目標,一般人只看到他家被不法之徒搶劫及診所數次被迫停業而遭到的巨大經濟損失,而他們在邪黨冤獄中遭受的非人折磨卻鮮為人知。二零零零年他家被惡警搶劫走了一大車法輪功真相資料,家中四人被非法勞教;張廣才的父親及兒子被綁架;妹妹被「六一零」暴徒毒打後流離失所達七年之久。當時家中只剩下老母親和幾個正在上學還需要人照顧的孩子艱難度日。期間,張廣才被惡警使用電警棍刑訊逼供,上「背銬」酷刑折磨,在勞教所被惡警踢斷兩根肋骨;弟弟張廣寶在六年多的冤獄中被加期迫害,遭受多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被人架著走出的牢門。張廣保回到家中,「六一零」惡徒對他又敬又怕,覺得不控制住張廣寶他們就睡不了安穩覺,總想再次將他勞教,可是苦於找不到他的一點點把柄,與勞教所協商,勞教所也不願意再收張廣寶,這使「六一零」不法之徒大傷腦筋。

儘管如此,他們對這個「牙醫世家」的迫害一天也沒有放鬆過。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沙河市公安局惡警勾結冠縣惡警陳月芝,跨省綁架回冠縣和父母一起過年的張廣才時,張廣保和他的兒子也被綁架,張廣寶在看守所過的年,十幾天後他喊著「法輪大法好」走出了看守所的牢門。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張廣才的父親因腦血栓症狀正在沙河市醫院住院治療,張廣才騎車往醫院伺候父親,途中被公安局便衣警察綁架,第三次被非法勞教。張廣才的家人雇律師維權,律師到勞教所會見張廣才時被惡警拒絕。律師嚴厲痛斥「六一零」這個邪惡組織的非法性,指出勞教所的規定不是法律。勞教所惡警理屈詞窮只得讓張廣才寫了訴狀。張廣才的家人持訴狀到邢台市橋西區法院提起訴訟,法院不敢立案且不出具不予立案的理由。

看到山東冠縣這個「牙醫世家」遭受的殘酷迫害,不由令人想起武漢市牙醫王曉鳴女士的類似遭遇。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法輪功學員王曉鳴第三次被「六一零」不法之徒綁架,囚禁在湖北省法制「學校」(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遭強制洗腦已三個多月了。

牙醫王曉鳴女士第三次遭綁架 被剝奪睡眠

王曉鳴近照
王曉鳴近照
王曉鳴醫生的診所
王曉鳴醫生的診所

在洗腦班,王曉鳴女士正遭受著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折磨,為擾亂她的思想,「六一零」惡徒逼她看邪黨電視台捏造的誣陷法輪功的惡毒錄像片,並安排車輪大戰,連日來每天二十四小時不許她闔眼睡覺,輪番折磨她。

王曉鳴醫師第一次遭中共「六一零」惡徒綁架是在此之前的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囚禁了近半年的時間。期間,惡徒強迫她違背自己的良心,在電視上說謊誣陷法輪功,致使其內心痛苦異常,精神幾近崩潰。王曉鳴的丈夫在武漢市電視台工作,因業績突出一直被重用,本擬提升卻受株連被調離熒屏事業。從此,王曉鳴的家庭在重重壓力下破裂。

王曉鳴行醫十幾年,醫術嚴謹、態度和藹,收費合理,獲得患者的一致讚譽。一個追隨「真善忍」的好牙醫,卻被中共邪黨沒完沒了的殘酷折磨。

台灣與中國大陸僅一水之隔,同文同種,血脈一源,台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普遍受到全社會的尊重與愛戴。

一九九五年法輪功傳入台灣以來,修煉者有大學教授、醫生、律師、工程師、軍警、學生、家庭主婦等各階層人士。台灣島三百多個鄉鎮有一千多個煉功點,連外島的澎湖、金門都有修煉者的身影。在這塊自由之地修煉法輪功的牙科醫生們,自然與張廣才、王曉鳴二人呈現了截然不同的風貌,其天地懸殊的境遇形成了鮮明而強烈的對比。

牙醫沈錕進修煉後脫胎換骨

一九九八年,台北牙醫沈錕進看到妻子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深受感動,也走入修煉之門。沈錕進煉功前脾氣暴躁,經常在家中大喊大叫,三個兒女對他聞聲怯步,根本沒有那種親子互動的天倫之樂。他還有抽煙、喝酒等惡習,尤其偏愛打麻將,甚至妻子臨盆前給他打電話他才情不自願的離開牌桌。他自己說:「我以前脾氣不好,對子女很兇,動不動就破口大罵。」

牙醫師沈錕進
牙醫師沈錕進

「真、善、忍」法理就蘊涵著這麼殊勝的神奇力量,修煉法輪功後,沈錕進從內心一點一滴的善化性情,很快戒掉了煙酒、也不打麻將了,還主動做飯、料理家務,言行舉止發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改變。女兒說他「從暴君轉變成了聖誕老公公」,老友睽違也發出了內心的感嘆:「老沈啊,你脾氣改變了很多,完全變了個人。」

牙醫李素幸找到了人生目標

宜蘭縣女牙醫李素幸在上大學時就萌生了探尋宇宙真理的渴望,為一窺生命之究竟,她經常閱讀西洋哲人的著作,還曾練了一種假氣功,致使身體逐漸消瘦、精神不濟,只得休學在家養病。看到人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和心性的巨大改變,她拜讀了《轉法輪》經書,書中闡述的宇宙真理解開了她多年求道不得其解的諸多疑惑。

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李素幸醫生(最左)與母親及姐妹和兒子從宜蘭來台北,參加「聲援七千萬人退出中共」的遊行活動
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李素幸醫生(最左)與母親及姐妹和兒子從宜蘭來台北,參加「聲援七千萬人退出中共」的遊行活動

李素幸女士說:「修煉法輪功後我不為世事所擾,內心寧靜祥和,真正感受到生命的可貴及生活的美好,所以我煉功不僅僅是為了得到人世間這瞬間即逝的安逸,而是要永遠超脫生死輪迴,返回天上那真正的家園。」

宜蘭陳醫師積極洪法

宜蘭陳醫師精心研習佛教經書二十年,對宇宙、人生都很疑惑,拜讀《轉法輪》寶書後,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煉功前他經常靠藥物來改善自己的睡眠,現在不但身體很好,浮躁的性格也大有改善。秉於受益匪淺,陳醫師經常參與洪法活動,希望更多的人能夠知道法輪大法的祥和與美好。

覃牙醫煉功後更加快樂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覃醫師從台北士林到南投中興新村參加排字活動。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覃醫師從台北士林到南投中興新村參加排字活動。

台灣大學牙醫系畢業生活順遂的覃醫師與一位醫生結婚生子,家庭美滿卻找不到人生的真正意義,每天只是汲汲營營於名利,渾渾噩噩過生活。修煉法輪功後了悟人生真諦,身體越來越好,心性逐漸昇華,就經常與她的病人分享修煉的快樂,她希望每個人都能走上這條返本歸真之路。

台灣與中國大陸僅一水之隔,同樣承傳中華文明,法輪功在海峽兩岸呈現的鮮明而強烈的對比,實在值得所有華夏子民深思!在自由之地修煉法輪功的台灣牙科醫生們衷心期盼著同道張廣才和王曉鳴能夠早日重獲信仰「真、善、忍」的自由,也願全世界善良民眾都能認清共產邪靈破壞中華傳統文化、禍害世間的邪惡本性,牢記「法輪大法好」,從而獲得美好幸福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