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共組織精神病人唱中共歌曲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最近,網上盛傳四川資陽市精神病院組織精神病人唱中共歌曲一事。這讓筆者想起中共在勞教所利用紅色歌曲對人洗腦的事來。

明慧網報導,黑龍江省密山市法輪功學員張傳富於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被綁架,同年十月十六日被非法勞教,關押在綏化勞教所。二零零八年三月,一大隊一中隊隊長廉興、獄警李喜春因張傳富拒唱中共歌曲,對他拳打腳踢,並用警棍狠狠抽打。將他雙手背綁在床欄杆上吊起,雙腳離地,再用電棍電,折磨達四個小時。

同年六月,張傳富仍拒絕唱中共歌曲,再次被獄警刑罰。白天不讓上廁所,夜間碼小凳直到半夜一點,被拉到烈日下暴曬。警察於開友用「開飛機」酷刑折磨他,逼張傳富兩臂向後背上舉、彎腰九十度。中隊長廉興說:「這多沒意思呀。」說著就親自動手對張傳富進行折磨。田之政、李喜春兩個警察也趕忙湊上來用繩子把張傳富倒背過來吊在高低床的上鋪邊上,雙腳離地。脖子上再吊半桶水,還不住的灌芥末油。用塑料袋套住頭,往塑料袋裏吹煙。脫下他的褲子,用電棍電下身。最後還用水把報紙蘸濕了貼在臉上封住嘴;用強光晃眼睛。惡警李成春躺在床上用腳踹張傳富來迴盪秋千。經過大半天的折磨,張傳富還是拒唱中共的歌曲。

中共歷來都是一邊把人往死裏整,一邊逼人歌頌自己。這種卑鄙的行為一直被中共使用著。今天它們對大法弟子也是這樣,把人非法綁架到監牢裏進行毫無人性的折磨,還要威逼大法弟子歌頌它所謂的「豐功偉績」。這就是中共流氓性的真實體現。

唱赤色歌曲是中共對全國民眾進行洗腦的手段之一。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除了啞巴,可以說沒有人不會唱「革命歌曲」的;哪怕是個五音不全的人,也得唱。早上,很多人大都是被「東方紅」吵醒的。開個會,互相之間還要賽賽歌。工廠裏、軍隊裏、勞動工地上,可以說只要是有人在的地方,就有可能聽到中共的紅色歌曲。因為那時就那麼幾首歌,不是歌頌中共的歌曲根本就不能唱。加上當時的政治形勢,人們要抒發自己的感情的話,就只有唱中共歌曲這一條路。後來的「樣板戲」中的唱詞,也無不是中共赤色歌曲的翻版。

可是,開放之後,中共的政策稍一放寬,人們有了些許的自由之後,就很少有人再去唱這些所謂的革命歌曲了。特別是到了如今中共腐敗透頂的時候,還讓人奴顏婢膝的去歌頌它,已經是不可能的了。除了一些年歲大的人,因為以前長年累月的唱的太多了,在大腦中還稍微遺留下一些曲調,時不時的哼出一兩句外,哪還有人去唱它?!

過去,人們對中共的盲目熱愛是通過中共教唱的革命歌曲來表達的;今天,人們對中共的唾棄也從對中共紅色歌曲的厭惡表現了出來。也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專制的本來面目暴露了出來:只要是它專制所能及的地方,它是不會放手讓人們去自由的選擇自己喜愛的歌曲的;而中共所能壟斷的最突出的地方,莫過於中共的軍隊和監牢了。

中共要指揮槍,首先要做的當然就是對軍人的洗腦,紅色歌曲是它洗腦的手段之一。而中共的監牢呢,包括中共的監獄和勞教所,在這些地方,唱中共歌曲成了中共藉此表現自己強大的手段。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中共也是把唱紅色歌曲當成對大法弟子進行侮辱和強行洗腦的手段之一。

按理說,唱不唱歌,唱甚麼歌,那是個人的喜好,沒理由搞的這麼千篇一律。那些犯人唱中共的紅色歌曲時,要麼是麻木的唱,要麼是嘴上唱著、心裏罵著:自己比誰都腐敗、都邪惡,還逼人歌頌它,這是毫無廉恥,但中共可不管這些,它就是要用這種流氓手段,逼人接受它欺侮的同時再接受它專政的現實。有一個例子很能說明這個問題。

為法輪功向中共最高權力當局一個月內連上三書的著名律師高智晟,在被綁架期間,受到了極為殘酷的折磨,包括用竹籤捅生殖器的虐待。高智晟親筆記錄了他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其中有一段就是揭露中共是如何逼他唱紅色歌曲的。他是這樣記述的:

「到第十二、三天後我完全睜開眼時,我發現全身的外表變得很可怕,周身沒有一點正常的皮膚。皮膚完全呈重度烏黑色。被綁架期間,我每天「吃飯」的經歷,定會讓那些在紙上操英雄主義槍法的義士們大跌眼球。每至餓致眼冒金星時,他們會拿出饅頭來,每唱一遍《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即可得一個饅頭。我當時的心理底線是除非萬不得已即設法活下去。死對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太過於殘酷,但絕不髒污靈魄。在那樣野蠻的氛圍裏,人性,人的尊嚴是毫無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會被飢餓折磨,而且他們會無休止地折磨你。」

共產黨好嗎?要知道高律師是一個向全世界公開宣布退出中共邪黨的人,他在退黨聲明中有一句話: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高智晟對中共的唾棄是舉世共知的。可是中共卻用「饅頭」和酷刑來逼迫他歌頌自己。

《九評共產黨》有一段是揭露中共如何「改造」知識份子的:「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一種精神,‘士可殺不可辱’,而中共卻能做到你不受辱我就不給你飯票,連家人都會受到株連。於是很多知識份子就真的屈服了,……作為傳統社會道德楷模的‘士’階層,就這樣消失了。」今天大法弟子和支持大法弟子的律師受到的屈辱,不正是《九評》揭示出的中共的本質的真實體現嗎?這難道只是高智晟和張傳富個人的不幸嗎?這不是我華夏民族共同的不幸嗎?中共的流氓本性侮辱的是所有的華夏兒女!

中共的逆天叛道、倒行逆施,必定帶來滅亡的下場。這個趨勢是誰也阻擋不了的。這從人們對中共紅色歌曲的唾棄就可看出來。中共當然也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但是它的本性促使它在行將就木時還要採用種種手法威逼人為它大唱頌歌。現在竟走到組織精神病人謳歌它的地步。但是有一點,中共可是把不給它唱讚歌或不聽它話的人,都是視為精神不正常來對待的。給大家舉個例子。

中原油田「電大」職工巨黎黎,曾被非法關押在新鄉精神病院。中原油田「六一零」人員打電話指使新鄉市精神病院逼她看天安門自焚偽案錄像,巨黎黎說這是陷害大法、是假的。中原油田「六一零」的惡徒知道後說:「她住了這麼長時間醫院,頭腦還不迷糊,一定要給她加大藥量。」新鄉精神病院在收到中原油田「六一零」的指使後,把她手腳綁在床上,強行給她灌入大量不明藥物,導致巨黎黎四天昏迷不醒。第四天,醫院將她「過電」弄醒後,她牙齒鬆動、胃出血、頭暈、肝痛、小便失禁;後來口中長期苦澀、記憶力明顯下降。巨黎黎清醒時,就給其他病人家屬、醫護人員講法輪功真相,時常還照顧兩個和她住在一個房間的較重的病人。其中一個開始不知道吃飯,上廁所不會用紙、提褲子,巨黎黎都幫她。這個病人的父親流著淚說:「你是個好人,你沒有病,是他們太壞了,害你。」

那麼,四川資陽的精神病院的領導們為何要搞一次這樣的唱歌比賽?是哪個領導出的主意?為何中共的頭頭們偏好這一口?中共的歌、「樣板戲」,有一種砸爛一切,痛恨世界的一切的狀態。對精神病人的康復和治療是沒有任何好處的,肯定會加重他某方面的偏執。按道理來說,一個健康的心理狀態應該是情感和情緒比較調和,人和人之間互相尊重、互相關愛,這是一個健康的狀態。可中共在病人還沒出院時,就用組織精神病患者來唱革命歌曲向社會證實該醫院的治療效果,說明甚麼呢?那不正說明,在中共眼裏,只要能為中共唱歌就是正常人,反之就是不正常的了。這正常嗎?這不也是中共末日的徵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