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中國舞老師:三年看神韻 都有新驚喜(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明慧記者蘇青綜合報導)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底特律歌劇院連續上演二場精彩晚會,給這個著名車城的觀眾們帶來盛大的藝術饗宴。觀眾中不乏藝術界人士,他們被純善、純美、純真的神韻藝術所感動和傾倒,讚歎不已。

中國古典舞老師:三年看神韻 都有新驚喜


中國古典舞老師妮娜•薛女士

大底特律東方藝術學校副校長,中國古典舞老師妮娜•薛女士已經連續三年看神韻的演出了。一月二日,在底特律歌劇院裏,薛女士表示:「我心裏特別激動,看神韻的演出一年有一年的驚喜,有不斷地發現,太漂亮了,太美了。我特別羨慕整個舞台的服裝,服裝做得非常的高雅和清淡,這是很少在其它團體中見到的。天幕背景特別漂亮,和整個舞台的服裝、色彩非常吻合,特別入眼,就是能抓住觀眾的眼睛。音樂非常動聽,總的給我的感覺是舞蹈家們不僅是用肢體在跳,而是用心在跳。他們的感情、心態特別入神,出神入化,我看得非常激動,看得我眼淚都快出來了。舞蹈家們這麼年輕,看得出來又特別用功,看的出來他們花了很多的功夫,這樣日復一日的練習,特別不容易。」

在談到具體的節目時,她說:「我最喜歡的節目背景是綠和黃,舞蹈演員們的服裝也是綠和黃,綠顏色看上去非常柔和。而且扇子的設計和布局是在不斷地變化,扇子舞可以說是變化無窮,擺的造型和版面都非常新穎,這是我以前沒有見過的,從沒見過這麼好的扇子舞。一般的扇子舞就是變點花,一點造型,而神韻舞蹈的扇子舞變化特別多,各種組合令人目不暇接。一般的舞蹈我都能知道下面要幹甚麼,我作為一個職業舞蹈老師,我會知道舞蹈編排會是甚麼樣,但神韻的舞蹈可是不一樣,真的看不出來,每個變化都讓你想不到,所以很驚喜,很能吸引住人。非常佩服編導的水平,演員的表現力也非常好。」

「我還喜歡藏族舞,藏族舞有高原色彩,男演員很奔放,跳得剛勁有力,恰到好處;而女演員跳得特別瀟洒和自如,淡藍和粉紅色的服裝顏色非常搭配,導演在構思方面是有很高的水準。這是我們很難得一見、世界一流的演出。」

薛女士進一步表示:「神韻的舞蹈氣氛特別好,是因為每個舞蹈的人很多。我一直跟我的學生說,中國的舞蹈一個是民族味,一個就是氣勢,氣勢很拿人,沒有一個整群的、集體的、水平相當的演員們在一起,水平是很難表現出來的。而神韻的演員們跳得特別整齊,又年輕靚麗、賞心悅目,男女配合氣勢特別大,這麼多的舞蹈演員,幾十人在上面跳,配合得非常好、又恰到好處,誰都沒有搶別人的戲,每個部份都很精彩、很協調,看上去很舒服。藏族舞是很難跳的,藏族舞的味道是高原特有的,漢族學習是很困難的,有剛有柔的恰到好處,不是很軟、也不是很野。」

「《燈舞》也是非常好的,把中國新年的喜悅心情都表達出來了,燈籠是要玩的,否則表達不出這種意境,而且用燈籠做各種各樣的動作,男舞蹈演員們的動作非常好,連續地前軟翻、後軟翻、轉身跳技巧很高,基本功的表現、加上舞蹈的語彙、舞蹈的意境,展示了舞蹈的主題、民族味道,這是很難得的。」

最後,薛女士說:「很高興神韻又帶來了全新的舞蹈,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民族的東西,一般團體都做不到他們這麼全面和完美的。我知道神韻一定不會讓我們失望的,特別感謝神韻在這個新年之際再次讓我們看到中華民族的宏大,真高興他們能把中華文化發揚得這麼好,讓我們中華民族感到驕傲!」

舞蹈公司主任:感謝神韻帶來完美演出


特地從溫莎趕來底特律觀看神韻演出的布魯斯•亨特

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底特律的演出也吸引了河對岸加拿大溫莎市的藝術家。布魯斯•亨特,底特律-溫莎舞蹈公司的執行主任就是其中的一位。他特地從溫莎趕來觀看神韻。

亨特先生風趣地說:「我是足球迷,本來要看足球賽的,但我無論如何不能錯過了神韻,就來了。真是不虛此行啊。請允許我代表大底特律地區的舞蹈界歡迎神韻藝術團的到來,並感謝神韻為我們帶來完美的演出。」

「我個人是非常非常喜歡神韻的演出,我特別被節目中所傳達的信息所感動,比如我們都追求誠實和真相,我對這個信息感受特別強烈,而且我喜歡神韻用這樣一種方式將這種信息表達出來。」

「我自己作為舞蹈演員,作為舞蹈演出的製作人,我能體會到神韻演出的背後有很多的付出,很多艱辛的勞動,所以才會有神韻這樣輝煌的結果。」

「具體地講,神韻的色彩非常華麗;演員們運用手絹或圍巾或長袖的技巧使得舞蹈非常美麗。我還特別喜歡神韻的動態天幕,這是我從來沒有用過的,讓我感到很奇妙。神韻的音樂非常美妙,早先我和神韻樂隊的指揮聊了聊,了解到神韻的樂曲都是自己原創的,看來神韻藝術團裏邊有人才啊!」

芭蕾舞教師:從神韻的表演中學到了很多


專業芭蕾舞教師謝莉卡•泰迪女士

神韻演出的底特律歌劇院是本地頂尖的藝術表演中心,它本身又是一個提倡和推廣舞蹈和表演藝術的場所。底特律「心靈的表達」舞蹈學校就坐落在這裏。

謝莉卡•泰迪女士(Shellika Tate)是該舞蹈學校的創始人之一,也是主要的芭蕾教師,她是慕名來觀看神韻的。作為專業芭蕾教師,她有很多的感慨:「我非常喜歡神韻節目的顏色,十分明快和乾淨。」「我就是在底特律本地長大的,從小就學練芭蕾。我很喜歡中國古典舞,我覺得中國古典舞更有表達性,手法更豐富,也更多地運用了一些小的道具,比如手絹。而且中國古典舞有高難度的跳躍,使得舞蹈更賞心悅目,更能表現文化因素。」

泰迪女士讚歎說,「天幕的運用也是很有創造力,尤其在演唱的時候,把歌詞內容用中英文同時打在天幕上,這種表達方式使整體的效果更好。天幕也不是我想像中傳統的天幕,它是動態的,隨著情節的變化而變化,實際上,它變成了舞台的一部份,是活的。它就像一個大大的道具,非常特殊而有效。」

「作為一名舞蹈老師,我從神韻的表演中學到了很多東西,比如中國古典舞可以講述一個故事,這樣一來,一個舞蹈就不僅僅是一個機械的舞蹈,她就有了一個故事,就包含了文化的因素在裏面。神韻的中國古典舞裏的故事表現得非常鮮明,非常容易讓人理解。」

「神韻的舞蹈有很高的技術難度,這不僅僅表現在跳躍上。比如說藏族《為神歡歌》這個舞蹈,演員們要甩動長長的袖子,這樣的舞動很美,但難度很大,不光是擺動和控制長袖的動作,還得避免踩到誰的長袖而摔倒,既要讓長袖來表達舞蹈,又不能讓長袖成為累贅,這個就要很多的練習。」

泰迪女士最後說:「神韻對道具的應用也是值得我學習的地方,無論是芭蕾還是現代舞,它們對道具的應用遠遠不夠。那些道具在神韻演員的手裏非常富有表達性,尤其在流水型的舞蹈表現中,它能帶來一種特殊的韻味。這種感覺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