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人酷刑 優秀護士梁秀蘭被非法判八年(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梁秀蘭在自家樓下剛要開啟摩托車上班,突然衝過來一輛車,從車上竄下來幾個人,把梁秀蘭包圍、綁架。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中共邪黨公檢法互相勾結,秘密非法判梁秀蘭八年徒刑。

一年多來,四十三歲的遷安市中醫院優秀護士梁秀蘭,三次遭到中共邪黨國保大隊惡警綁架,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非人酷刑,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梁秀蘭

梁秀蘭一九九八年前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她按 「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以「愛心、耐心、細心、責任心」對待每一位病人。

梁秀蘭在家中是一位好妻子。她丈夫原也是警察,先後得過四次腦血栓導致腦癱,處處需人照看。梁秀蘭承擔起了家裏、家外的一切事務,從不說苦和累,在她的精心照顧下,丈夫的病情得到了好轉。

梁秀蘭這樣一個好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遭惡警多次綁架,她曾被綁架到洗腦班、公安局迫害,遭惡警電棍電擊、搧耳光等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被多根電棍電乳房、陰道

二零零八年五月,梁秀蘭再次被惡警綁架。惡警浦永來在酷刑折磨她時,惡狠狠地說:「整死你算你自殺,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曝光我們更願意,領導好知道我們幹工作了。」

說著,浦永來把梁秀蘭兩手一邊一隻銬在兩把椅子上,浦永來和一惡警每人拿一根電棍,另一個惡警按著她不讓她動,惡人不分地方的電擊她,她疼痛得頭撞在地上,當時頭上就起了比拳頭還大的包,看不見眼睛了。惡警浦永來不管這些,拽著梁秀蘭的頭髮繼續電擊,一直到電累了為止。

梁秀蘭的手腕被手銬勒進肉裏,鮮血直流,手腕馬上腫了。當時惡警浦永來累的睡了一覺。


電擊酷刑示意圖

第二天下午,惡警哈福龍又帶兩個人,把梁秀蘭帶到施刑地方繼續折磨,一惡徒拿電棍猛電梁的下身,還電她的陰道、腳心等處,另一惡徒電她的脖子、乳房等處。梁秀蘭被折磨的遍體鱗傷,惡警哈福龍則魔鬼般地哈哈大笑。(上圖為演示圖)

深度昏迷仍被非法開庭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前後,梁秀蘭再遭遷安市國保大隊惡警浦永來、哈福龍、唐國強等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迫害。她為了抵制迫害,絕食抗議,多次被野蠻灌食,並遭受各種沒有人性的迫害,梁秀蘭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看守所害怕出現人命不要她,國保大隊浦永來等惡警不放人,將她轉到洗腦班繼續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是國際護士節,遷安市惡警將處於深度昏迷、骨瘦如柴、面部已經完全脫了人像的梁秀蘭從洗腦班抬到遷安市法院,在四小時左右的所謂庭審中,被迫害得不省人事的梁秀蘭一動也不會動,生命垂危。檢察院的周文慶、王文,法院的馮小林、趙文路,洗腦班頭目楊玉林等,仍按所謂的程序「自述」著,場面荒唐又令人悲憤。法院沒有通知家屬旁聽。非法開庭後,遷安市看守所和洗腦班都不敢留人,將梁秀蘭送回家。

再遭綁架 被非法判刑八年

梁秀蘭身體剛恢復後,才開始到中醫院上班,家裏的生活剛剛穩定,就又一次被遷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中午飯後,梁秀蘭走到自家樓下,剛要開啟摩托車上班,突然衝過來一輛車,從車上竄下來幾個人,把梁秀蘭包圍、綁架。

當時梁秀蘭的女兒恰好也在樓下,攔著惡人讓他們放了自己的媽媽。這些惡警不但不放,還破口大罵,並要將梁秀蘭的女兒一起綁架走。

周圍的居民實在看不過眼,對惡警說:她還是個孩子,你們抓她幹甚麼,放了她!並告訴梁秀蘭的女兒趕快跑,她女兒這才得以走脫。後來證實,綁架者是遷安市國保大隊的警察。

幾天後,梁秀蘭的六十多歲的老母親和正在上學的女兒去公安局要人,公安局人對一老一少出口不遜,把倆人罵出公安局。過了幾天,梁秀蘭母親和弟媳又去公安局要人,公安局有關人員避而不見,後來就都跑了。九月二十日梁秀蘭的母親和弟弟到看守所給梁秀蘭送棉衣,看守所拒收。看守所不讓見人也不要東西,卻要了兩千元錢。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中共邪黨公檢法互相勾結,秘密非法判梁秀蘭八年徒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