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獎名主持人:港府阻絕文化營養的罪過至大(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被譽為「世界第一秀」的神韻晚會原定二零一零年一月廿七日首次在香港演出,由於香港政府配合中共打壓,拒發演出簽證予神韻藝術團的六名關鍵技術成員,逼使主辦單位不得不於香港當地時間二十三日(星期六)中午沉痛宣布:「神韻藝術團無法如期在香港演出。」

連續三年觀賞神韻演出、今年依舊充滿期待並且將於三月下旬、連續第四年觀賞神韻演出的台灣知名電視新聞專業和藝文界耆老、金鐘獎名主持人高信譚先生表示,對此事件感到滑稽荒唐。他認為香港政府心裏有鬼,所以如此胡來,他呼籲香港政府想清楚,「神韻」代表中華文化,說不定十年八年內,神韻就會在北京上演,這個藝術演出是世界的潮流,你香港政府怎能阻擋得住?


台灣知名電視新聞專業和藝文界耆老,金鐘獎名主持人高信譚

原定從本(一)月二十七日開始在香港演出的神韻晚會,由香港法輪佛學會、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時報三個團體聯合主辦,邀請美國神韻藝術團來港。神韻晚會受到各界愛好藝術人士的歡迎,七場演出的七千七百張門票於零九年十二月二日開始公開發售五天即已全部售罄。

拒發關鍵技術人員簽證迫使演出取消 手段丟人而且貽笑大方

高信譚說,七場七千多張票五天就賣完,證明很多人想看神韻演出,香港政府耍弄手段迫使演出取消,眼前看來好像只是少看一場表演,可是從實質以及長遠的眼光來看,損失很大,因為一葉知秋,由此可見漸從小地方開始閉塞,然後越來越閉塞,無異慢慢拒絕文化營養,文化也就慢慢滅亡了,因此他希望香港政府應把拒絕神韻關鍵技術人員簽證的理由講清楚,因為這是閉鎖香港人民吸收文化營養的機會,罪過將有多大,港府官員應該捫心細想。

高信譚認為港府推說「這些技術人員可在香港當地聘請」是很無聊而又滑稽的藉口,理由看似冠冕堂皇,其實是故意刁難,同時把責任推給神韻藝術團:不是我不准演出,是你們自己取消的。事實上是個最丟人的理由,丟人在貽笑大方。

高信譚說,稍有思想判斷力的人都清楚這理由太過牽強,談不上可否取信於人,每個藝術團體是個整體團隊,都有她獨特的技藝,尤其關鍵技術人員不但需有豐富的經驗與長時間默契的培養才能適時抓住那個效果的竅門,一般的技術人員或許懂得那個技術,但是絕對無法做出那種反應和感覺,高信譚說,我們尊重香港甚至世界各地的技術人員及其專業,但相信所有技術人員,包括香港的技術人員都心知肚明這個專業道理,所以香港政府找的這個理由才會這麼貽笑大方和丟人。

二零零七年澳洲首都堪培拉神韻晚會演出前,中使館的官員給每位議員寫信,詆毀晚會,告訴他們不要來看,豈不知反而起到事與願違的宣傳效果,把這些議員都吸引了來看晚會。該年四月五日,新西蘭綠黨國會議員、外交事務發言人凱斯﹒洛克(Keith Locke)致信祝賀神韻藝術團在奧克蘭演出,並譴責中共干擾。數十位準備觀看演出的社會各界要員證實接到了類似電話,都按原計劃參加晚會。

港府有責任講明背後那隻黑手是誰

高信譚獲悉這訊息時表示,有信心就不害怕,沒有信心才會害怕,他認為香港政府這個行徑表現出來的就是個「怕」,是心虛的表現,他送給香港政府智、仁、勇的三字諍言,說清楚:究竟是你香港政府心裏害怕,還是中國(中共)政府害怕,是在害怕甚麼。高信譚認為任何講不清楚的事情,背後定有說不出的陰謀,因此他鼓勵香港政府「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高信譚說:「如果不是你錯,那你也必須講明背後那隻黑手是誰,好讓人民了解。」

年年不錯過神韻演出的高信譚表示,自己沒有任何觀念成見或政治動機,觀看神韻感覺心靈非常純淨,聽神韻藝術家的歌聲是人生最大享受,他感嘆中共允許人民酒色財氣,但卻害怕中華文化與忠孝節義的高尚道德,他認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高信譚說:「一國兩制前的香港自由繁榮有目共睹,歷史證明,是凡開放過的民心是絕對堵塞不住的,勉強堵塞住到最後只有爆發,堵得越緊爆發得越厲害。」

高信譚說:「我每年必看神韻,今年還要去看,太太也要去看,(神韻)是極為傑出的表演,非常優美動人,所以希望香港議員和政府官員都去看看神韻,開開你們的眼界,開開你們的心胸,不要再限制。」

高信譚先生背景簡介:

高信譚連續二屆獲得金鐘獎「電視新聞節目主持人獎」,曾任中華民國駐土耳其大使館秘書、文化大學副教授、電視台專題新聞主持人,著有《小亞細亞孤燈下》、《向壓力說再見》等多部書籍,應邀至各地演講達二萬多場,是台灣知名電視新聞專業和藝文界人士。

他自神韻藝術團第一次造訪台灣演出,便即欣然購票進場觀賞,連續三年不曾缺席,盛讚:「神韻演出好得無以復加,美得難以言喻,觀看後有如久旱逢甘霖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