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為治本 直道是身謀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包拯,字希仁,北宋時安徽廬州人,他自幼學習經史,仰慕古代聖賢所為,有「報國安民」之志。先後任開封知府、監察御史、樞密副使等職,「性峭直,立朝剛毅」,一生為民請命,是百姓心目中的「包青天」, 堪稱我國歷史上的清官典範。

忠於職守 秉公執法

包拯任監察御史時,倡導任人唯賢,對禍國殃民的貪官及庸碌無能的昏官大加彈劾。著名的事例有:七次彈劾貪官王逵。王逵任荊湖南路轉運使時,驕橫跋扈,欺壓百姓。宋仁宗把王逵貶到了池州,不久就又提拔起來,任為江南西路轉運使。包拯聽到任命的消息,立即上書彈劾說:王逵在前任上,就苛政暴斂,民怨沸騰,應該得到嚴厲的處罰,而不能提拔重用。宋仁宗於是把王逵改任為淮南轉運使,包拯還是不同意,連續七次上書彈劾道:如果任命王逵這樣的酷吏,等於給當地百姓帶來一場大災難,在包拯的堅持下,宋仁宗罷免了王逵的職務。

三次彈劾外戚張堯佐。張堯佐是張貴妃的伯父,在張貴妃的請求下,宋仁宗把張堯佐提升為三司使。包拯指出宋仁宗一再超擢張堯佐,任人唯親,不合大宋法度,並分析其背景是後宮干政、個別大臣曲意奉迎,宋仁宗只好收回成命。轉眼到了第二年正月,宋仁宗經不住張貴妃一再請求,再次下旨擢升張堯佐。包拯再次直諫,指出張堯佐平庸不稱職,請皇帝另選賢能,大臣們也紛紛支持包拯。張堯佐見狀,感到眾怒難犯,當即表示不接受委任。宋仁宗再次收回成命。這年八月,張貴妃多次向宋仁宗提出封張堯佐為宣徽使,一日宋仁宗早朝前,張貴妃特意送到宮門口,說:「皇上今日不要忘了封宣徽使之事啊。」金殿之上,宋仁宗果然又一次降旨。可御旨一下,包拯馬上上奏。這一回,宋仁宗打定主意,堅持己見,說:「張堯佐並無大過,可以擢升。」包拯諫駁道:「各地官吏違法徵收賦稅,鬧的民怨紛紛。張堯佐身為主管,怎說是無大過呢?」宋仁宗嘆了口氣,婉轉說道:「這已是第三次下旨任命了。朕既貴為天子,難道擢任一個人就這麼不容易?」包拯聞言直趨御座,高聲說道:「難道陛下願意不顧民心向背麼?臣既為諫官,豈能自顧安危而不以國家為重!」張堯佐站在一旁,聽的心驚肉跳。眾大臣又紛紛襄讚包拯,宋仁宗又沒有合適理由反駁,氣的一甩手回到宮裏。張貴妃早已派人在打探消息,知道又是包拯犯顏直諫,所以等宋仁宗一回來,她馬上迎上前去謝罪,宋仁宗斥責說:「你只知道宣徽使、宣徽使,就不知道包拯他還在當御史!」

規諫君主 以德施政

包拯無論是平時,還是遇到天災、星變之時,都上疏宋仁宗,既對宋仁宗本身的過失提出指正,又對治國安民的大計提出建議。他特意上了一道《進魏鄭公三疏札子》,把唐朝魏徵的三篇奏疏抄錄給宋仁宗,希望宋仁宗能像唐太宗那樣,成為「英明好諫之主」。他上書天子應有的德行,「明聽納,辨朋黨,惜人才」,一方面興利除弊,一方面要選賢任能。他在奏疏《乞不用贓吏》中指出「廉者,民之表也;貪者,民之賊也」,意思是說,清廉是人民的表率,貪污則是危害人民的盜賊。主張用人要用忠直廉明的君子,他為因觸怒權貴被貶的范仲淹等人嗚不平,並建議重新起用他們。對於貪贓枉法者,則嚴懲不貸,並且永不錄用。他的建議多被宋仁宗採用,使貴戚宦官不得不有所收斂,聽到包拯的名字就感到害怕。

包拯還多次上疏推行善政,提出「寬民利國」,以保百姓福祉。他採取了一系列「薄賦斂、寬力役、救荒饉」,治理水患,興教辦學等措施,並督促各路行政機關能夠盡職為百姓謀福。他下令,凡各庫的供品,以前都是各州攤派的,這對百姓的負擔很重,現在都要變成與百姓公平交易。他請求宋仁宗支義倉米賑濟災民,使他們不至於流離失所,並請求真正放免民戶欠負的賦稅等。宋仁宗接受了包拯的建議,曾任命他專門負責「放天下欠負」,結果一次即除放各種欠負一千二百萬。史載包拯:「公所蒞職,常急吏寬民,凡橫斂無名之人,多所蠲除」。

一心為民 清正廉潔

包拯為了防止權貴們找他「走後門」,乾脆完全斷絕了與高官顯宦及親朋故舊的私人書信往來。有來「走後門」者,無論是高官權貴,還是親朋好友,一概拒絕。而是把官府的大門向百姓敞開。他在權知開封府時,按以前的制度規定,凡是告狀不得直接到官署庭下。包拯作出了新的規定:大開官府正門,凡是告狀的,都可以進去直接見官,直接面陳案情,任何人不得阻攔刁難,杜絕奸吏。於是呈現了「前陳曲直,吏不敢欺,是非明辨」的局面。

包拯嚴於律己,生活儉樸,「飲食器用如布衣時」。他的「不持一硯歸」的故事廣為流傳:他出知端州(廣東肇慶)時,端州的特產──端硯聞名天下,當時的權貴、大臣、學士們都以家中存有幾方端硯為榮。而包拯直到離開端州,也沒有帶走一方端硯。傳說包拯任滿後,端州男女老幼萬人空巷來碼頭相送,攜物相贈,都被包拯一一謝絕。有個人便將一塊最上等的端硯用黃布包好,悄悄放進艙內,想包拯到了地方也就收下了。包拯的船不久就到了羚羊峽,本來風和日麗的天氣此時卻風起雲湧,大浪不止,幾乎快要將船給淹沒了。包拯下令停船,暗自詫異:「我包拯在端州清淡如水,如何惹的天公這般動怒?」於是命人將行李查看一下。果然,發現了一件端硯。包拯將端硯扔進江中,硯一落江,頓時風平浪靜,雲開日出。隨後,就在端硯下沉的地方隆起了一片沙洲;包裹端硯的黃布,順流而下,後來成為沙灘。這便是傳說中的「硯洲」、「黃布沙」或「墨硯沙」。當地人請名匠雕刻了對聯紀念,對聯上書:「星岩朗耀光山海,硯渚清風播今古」。

包拯一生光明磊落,「與人不苟合,不會偽辭色悅人」,「不愛烏紗只愛民」,贏得了世人的敬仰,婦孺皆知其名。他寫在府衙中央大廳牆壁上的那首明志詩:「清心為治本,直道是身謀。秀幹終成棟,精鋼不做鉤。倉充鼠雀喜,草盡兔狐悲。史冊有遺訓,毋貽來者羞」(《書端州君齋壁》),可以說是他一生人格精神的寫照。從這首詩中,我們也可以看到包拯的做人道德準則和為民造福的決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216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