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信仰真善忍 一家四人遭冤獄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明慧通訊員牡丹江報導)六十多歲的王愛芳,家住黑龍江省農墾總局牡丹江農墾分局八五一一農場。從二零零二年起,王愛芳和其女兒、兒子及媳婦,就不斷被中共警察綁架、關押,並遭殘酷的肉體迫害

光天化日在集市上遭綁架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黑龍江省農墾總局牡丹江農墾分局八五一一農場龍頭鎮派出所警察鄭連衝,以發真相資料為由,將六十多歲的王愛芳從鎮集貿市場上綁架到派出所非法審問;數小時後,鄭連衝伙同公安局的陳向軍等人,闖到王愛芳兒子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櫃,在甚麼都沒有翻到的情況下,又把王愛芳的兒子劉啟良和兒媳張秀英綁架到公安局;然後這幫惡警又闖到王愛芳的女兒劉桂華家,同樣一通亂翻,也沒有翻到一點東西,於是鄭連衝把自己的同學劉桂華也綁架到公安局。

由於警察在劉家沒有翻到任何東西,於是把從劉桂華家搜到的一個小背包,作為散發資料的證據,又從別處拿來一些塑料袋和書,再加上劉啟良家的四輪車,經過一番拍照,說是從劉家翻到的東西,作為所謂證據上報到公安局。

在這期間,派出所和公安局的警察欺騙王愛芳說:「你老太太這麼大歲數了,隨便說點甚麼,我們就放你回家了。」老人義正詞嚴地說:「你們無故把我們娘四個抓到這來,我們犯了甚麼法?」這警察一看這誘供,欺騙不好使,就強行把他們捏造的東西上交給檢察院,檢察院又把這所謂的材料起訴到法院。

法院非法開庭,檢察院的代公訴人張波當時就破口大罵,認為老太太沒有按他們的計劃說和做。四位被害人要求把事情說清楚,卻都被法官打斷,不許陳述事實經過,最後草草結束。

就在四位大法學員要走出法庭時,公訴人和法官們就開始互相埋怨,法官說公訴人:「你們幹的啥事,事情弄得不清楚,就催我們開庭,結果人家問你們啥,你們還答不上來,沒有證據,整那些玩意兒還叫人家看漏了,人家一說,你還當庭罵人,叫人抓住把柄了,叫我們怎麼說?」公訴人則狡辯:「你們應當按咱們商量好了的說。」這些話都被四位大法學員聽見,法警見之吆喝:「快走,聽甚麼!」

後牡丹江農管局法庭在沒有任何證據、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強行把劉家四人分別非法判三至四年有期徒刑。

四位大法學員提出上訴,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院來人核實,知道證據和證詞都是公安人員捏造的,就不再追問事實了。但是她們說:「知道你們現在這個事是冤枉了,不過冤枉你們就冤枉到底吧,除非你們法輪功修改法律。」說完扭頭就走了。於是王愛芳一家四口人被分別劫持到牡丹江監獄和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

王愛芳獄中遭迫害真相

王愛芳,女,今年約七十歲,八五一一農場家屬。王愛芳曾一身多病,冠心病、肺病、有時犯病全身無力痛苦的生不如死,嚴重的心臟病腦供血不足,使她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在她絕望之際有人告訴她法輪大法的美好,老人被病痛折磨了大半生,一聽到大法就覺得有了生活下去的希望。一九九八年得法後一身疾病不治而癒。為了感謝法輪大法的恩德,為了讓更多的人脫離病魔,她把大法的福音傳給了左鄰右舍和親朋好友,然而這樣的好人竟遭非法綁架。

王愛芳被綁架、非法判刑後,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集訓隊,這位老人為了證實大法的美好,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和在押犯人關係都處的很好。但是有一些刑事犯人受監獄的指使和利用,不斷地迫害大法學員,二零零三年四、五月間有一位姓黃的法輪功學員被惡人誣告,被警察迫害。學員四十多人實在忍無可忍,不讓獄警把人抓走毒打,獄警一開始來了三十多人要強行把黃姓學員帶走,大法學員們手挽手攔住警察不許打人。但獄警用電棍警棍亂打阻攔她們的大法學員,有些人頭上臉上被打得鮮血直流,最後還是被強行拖出去遭毒打,然後獄警回來問:「誰還有話敢說?」王愛芳老人舉手說:「我還有話要說!」獄警把老人拖出後踢了幾腳,事隔不久獄警把老人分到八監區繼續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一天晚上下半夜老人上廁所看到走廊裏躺著一片大法學員,個個身上都戴著手銬或腳鐐,就問值班的犯人:「這是怎麼了?你趕快把她們放了,這多難受,這大冷天的把人凍死了!」值班的犯人不敢放,叫老太太去找獄警,結果獄警來了問老人家:「你幹甚麼呢?」老人說:「你趕快把這些人都放了,這大冷天的躺在水泥地上凍死了,我看著難受,」獄警甚麼也沒說轉身就走了。

後來又把老人調到老年班,第二天老人看到一個叫肖玉芬的大法學員被毒打(後被迫害致死)老人手指打人的獄警李曉英說:「你怎麼打人哪?」李曉英聽後又打了肖玉芬幾個嘴巴。老人說:「你怎麼還打呀!」李曉英叫犯人把老人拖出去,鞋扔了,站在水泥地上反綁雙手站了一天。

二零零三年夏末。老人的二兒子去監獄看望苦難中的母親,監獄不讓接見,他找王副監獄長。王監獄長說:「煉法輪功的不‘轉化’不讓見」。其兒子說:「你們牆上寫的是一個月接見一次,我半年才來一次,你們也不遵守監規呀」。王說:「不行見就是不行見」。其兒子就說:「你們監獄挺黑呀,把人整死了都不能見一面,要不為啥不讓見」。這王頭目一聽氣壞了:「讓你見,讓你見」。獄警問:「怎麼讓見了呢?」這王頭目說:「不讓見不行了,你沒看都急眼了嗎。」

領著接見的獄警問其兒子:「要和餐嗎(就是在一起吃飯)」其兒子不知監獄的黑暗,同意了,交了一百三十多元錢買了四盒小菜(即市場上五元錢的盒飯)然後獄警讓其母口喊報告詞進屋才能吃飯。老人家便說:「報告犯人,我要和兒子接見」。這獄警一聽,這不是把我叫成犯人了嗎,氣得拉住老人就走,老人不幹說:「不是你叫我這麼說的嗎?你怎麼不讓我吃飯呢?」其兒子也說:「姐妹你也有父母,別這樣,她說不好你別生氣。」怎麼說都不行,最後還是被硬拉走了。錢交了飯沒吃成,獄警又不給退錢。老人的兒子臨走說了一句話:「我記住你的警號了,我到司法局告你去!」這女警害怕了,無奈用四個塑料盒裝了幾樣菜給老人送去了。

張秀英獄中被迫害真相

張秀英,女,今年約四十五歲,小學文化,八五一一農場二十四連農工劉啟良之妻。張秀英因看到婆母王愛芳修煉後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也加入了法輪大法修煉的行列。

張秀英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綁架、非法判刑後,被劫持到哈市女監集訓隊,遭受了毒打,一次被惡徒打的眼睛青腫,一個月後才消。

張秀英後被非法關押到五監區,遭獄警指使的刑事犯打罵、折磨,被逼碼小凳、挨凍、不讓睡覺。一次,惡警用電棍毒打大法學員們,並連續兩天強行拖出去挨凍。

哈爾濱大法學員趙亞倫被凍了一天後,晚上幾個刑事犯還把她衣服扒光,埋在雪地裏很長時間。當時那些看守大法學員的獄警懷裏抱著取暖器具,有的手、臉還都被凍起泡,而被惡徒冰凍迫害的大法學員一個凍壞的也沒有。善惡有報的天理是誰都不得不承認的。

一次下半夜,張秀英被允許進屋睡覺時,一有良心的「包夾」犯人用自己的身體給她凍的冰涼的雙腳取暖。張秀英慈悲的對那包夾說:「謝謝你,不用這樣,我沒事的。」那包夾說甚麼也不幹,一邊哭泣,一邊說:「凍壞了,凍壞了。」後來在大法的感召下,這個「包夾」犯人也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

連續兩天的冰凍迫害,大法學員們拒不配合邪惡命令,不出去,但是監獄出動了六、七十人,強行往外拖人,大法學員們都不出去,有一個獄警拿起一個塑料凳把大法學員馬愛喬的頭一下打了一個大三角口子,鮮血立即流滿全身,有的大法學員上前阻止獄警行惡,結果獄警蜂擁而上,用電棍、警棍、塑料軟管一齊暴打大法學員,大法學員們被打的滿身滿臉是血,被拖出監舍外挨凍,連續六、七天才結束。

在遭受了三年的殘酷迫害後,張秀英和婆母王愛芳才出獄回家。

劉啟良,男,今年四十五歲,八五一一農場二十四隊農工。劉啟良得法後做事處處都能為別人著想,鄰里之間關係和睦,就是這樣的好人,二零零二年四月一天正在家裏修車,無緣無故就被八五一一龍頭鎮派出所的片警鄭連衝、陳向軍等綁架,陳向軍在把劉啟良綁架到龍頭派出所後,所長李寶軍等和劉啟良認識的人都躲出去了,讓寶清派出所三個人把劉啟良毒打一頓。然後把他拉到農場公安分局非法審問。之後,劉啟良被當地公檢法非法判刑四年。

的劉啟良飽受四年冤獄迫害後於二零零六年出獄。

劉桂華遭受的迫害真相

劉桂華,八五一一農場二十四連農工。劉桂華因從小在農村長大,在長期的農業生產中累得一身病,坐骨神經痛更是她難以忍受的病痛,有時真的是痛不欲生。

一九九七年初,劉桂華去一親屬家,看到火炕上一本《轉法輪》,書皮很好看,順手拿起來看了看,覺得書中說的道理很好,從此她走上了修煉的路。她明白了如何做人,她的病也不治而癒。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流氓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後,劉桂華屢遭邪黨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劉桂華進京說公道話,被北京前門派出所警察綁架、毒打,因中共的連坐的邪惡政策,八五一一農場書記李利和公安局的趙丹親自坐飛機把她從北京帶回原籍,並強行逼其親屬拿出所有費用。包括他們遊玩,逛商店、下舞廳、就連手紙錢都由她的親屬出,共計五千元。沒開收據,只是寫了一張進京費用表,簽字的是趙舟。劉桂華所在連隊書記王立田以找回劉桂華為名騙取劉桂華親屬七百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下旬,負責監視劉家人的農場員工張榮景(現搬至寶清縣)看見劉桂華在家看書,便報告了八五一一農場公安分局的鄭連衝,(鄭和劉桂華是同學)鄭連沖和趙舟等人連夜開著警車闖到劉桂華家非法抄家,劉的丈夫不讓翻。鄭連衝等惡警就將劉夫婦強行綁架到八五一一公安局,關進看守所,並指使在押犯人迫害他。劉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患有癲癇病,惡徒藉口他是裝的,更狠毒的打他,經過四十多天後才放他。而把劉桂華關押了九十多天。

邪惡的萬家勞教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因有同修被綁架而受牽連的劉桂華再次被陳向軍、趙舟等綁架進看守所。陳向軍、劉利等人以同修的一份詢問筆錄作為迫害她的證據,強行把她劫持到臭名昭著的萬家勞教所。在萬家勞教所,劉桂華同許多大法學員遭到難以想像的殘酷迫害:打罵、人身侮辱、碼小凳、不讓睡覺,這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情。惡警為了「轉化」劉桂華,曾經把她的兩手捆綁起來,倒吊在柱子上,一吊就是兩天兩夜,連大小便也不放下,要拉褲子裏,就將髒褲子脫下包在她的嘴上,還用膠布將嘴封住窒息她。劉桂華曾絕食三十天反迫害,惡警就用暴力灌食迫害她,用膠管往食道亂插,弄得疼痛難忍,不讓灌就毒打,打得她全身都是傷。平時經常不讓睡覺,夏天站在太陽下曝曬,冬天光腳站在地上。

一次,獄警們圍著打一個不肯灌食的老年大法學員,劉桂華大喊一聲:「不許打人」那些惡警們一愣神的功夫,已經絕食十多天的她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抱起老太太往外跑。那些愣神的獄警們明白過來了,蜂擁而上,醫院的院長照她臉上打了一拳,立時鼻口出血,又一腳把她踢倒,直到打得她昏迷不醒,三天沒有知覺。這類的事情發生過很多次。直至二零零一年末,在萬家勞教所遭受了一年痛苦的劉桂華才被放回家。

再度入獄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劉桂華與母親、哥嫂又一次被綁架,在那暗無天日的惡黨統治下的社會,無處伸冤,她又一次受到了共產黨的迫害,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七日被管局法院判刑四年,關到哈爾濱女子監獄。不想,她剛邁進監獄的大門就被獄警毒打一頓,原因是她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經歷集訓隊邪惡迫害,劉桂華後來又被關到五監區。

劉桂華不承認自己是犯罪,所以不報數,不穿囚服,獄警就叫包夾她的犯人毒打她,用電棍電她、凍她七天。劉桂華為制止這些邪惡的迫害要求找獄長談話,揭露獄警們的罪惡,沒得到允許。後來獄警再打她,她把電棍搶下來扔了,一群武警上來,要往死裏打她,副大隊長陶淑平說:「別動她,一會她還有用。」然後對她說:「你不是要找獄長談話嗎?讓她們領你去。」結果劉桂華被她們關進小號,推到小號裏說:「你不要找獄長談話嗎?在這談吧。」惡警端來一盆涼水放在露天的小號裏的水泥地上,然後扒去她的衣服褲子、鞋襪,套上一肥大囚服,雙手被銬在鐵欄杆上,不許她上廁所,每天只給一小碗玉米粥,不吃飯就用開口器把嘴支上,插胃管強行灌食,折磨了二十幾天後才放她出小號。

從小號出來,五監區副大隊長陶淑平又把她用手銬銬在監舍床頭上,早上五點一直到半夜十二點,才讓睡覺,每天給兩個饅頭,二十多天後要過年了才放開手銬,這時的劉桂華已經是骨瘦如柴了。

過了年,劉桂華的二哥從家鄉來看她,副大隊長陶淑平按監規讓見了,但接見後,陶淑平和獄警李某找劉桂華談話。劉桂華認為自己不是犯人,不說自認犯人的報告詞,也不進屋,陶和李在屋裏等了很長時間,一看她還是不說報告詞,開門就在大廳裏把她一頓毒打,劉桂華的臉打青了,眼睛打腫了,很多人實在看不下去,都敢怒而不敢言,打完後陶說:「這回也讓你接見了,你也應該服從我們的管理了,你還不領情,太不像話了。」。劉桂華說:「讓接見是法律上明文規定的,不讓接見是你們在違法。」

獄中這種迫害的事情太多了,一直延續到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她出獄為止。

兄妹倆講真相再遭綁架

劉啟良、劉桂華出獄後以賣對聯為生,過程中,他們把自己幾年來遭受的迫害真相告訴還有一點善念的人們。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劉啟良又被八五一一農場二十四連長陳志友的叔叔陳忠運惡告給陳志友,陳志友雖然是劉啟良的同學,但為了個人自身利益,給公安局的陳向軍打電話惡告劉啟良。

一月二十五日晚,八五一一農場公安局、治安股股長「六一零」頭目陳向軍及王劍輝、李兵、司機王某等人,在陳志友的帶領下,闖進劉啟良家非法搜查、抄家,陳向軍還拿出一張空白搜查證,添上一個破壞法律實施的莫須有的罪名,然後把劉啟良雙手銬上,拽出大門,開始毆打。

五天後,陳向軍拿著三張拘留證,強迫劉家簽字。劉家拒簽,陳向軍自己就把家屬的名字簽上。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劉桂華到龍頭鎮賣對聯,講真相,也遭人惡意告發,被寶清縣龍頭鎮派出所副所長郭連海綁架。

後劉啟良兄妹與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被惡警劫持到密山市連珠山鎮農管局看守所。

後她和哥哥及另兩位大法學員一齊被惡警綁架到農管局看守所,惡警然後又拼湊了一些所謂的材料,農墾法院從四月至五月八日先後三次對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都因證據不實、事實不清中宣布休庭。五月十二日,農墾法院秘密開庭宣布,非法判劉家兄妹四年徒刑,另兩位法輪功學員三年徒刑。四名大法學員提出上訴。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牡丹江農墾總局中級法院在上級壓力下,無視事實及律師的有力辯護,硬是維持一審判決。

法院人員還無恥地說:「知道你們現在這個事是冤枉了,不過冤枉你們就冤枉到底吧,除非你們法輪功修改法律。」

劉桂華在農墾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因被迫害致病,被看守所送到管局中心醫院外科,被診斷為液氣胸,醫生認為有生命危險,要求家屬辦理保外就醫,家屬找到國保大隊要求保外就醫,警察一邊欺騙劉桂華簽字同意出院後果自負,一邊背地裏與監獄聯繫,騙取劉桂華勉強吃了幾口飯,然後把四名大法學員分別劫持到牡丹江監監獄和哈爾濱女子監獄。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哈爾濱女子監獄查出劉桂華病重不收,農墾看守所長王平一看各處都不收,最後將劉桂華弄到哈爾濱監獄中心醫院,哈監中心醫院說「沒有生命危險」。哈爾濱女子監獄只好留下劉桂華,但很快就下病危通知書,當時劉桂華吃飯就吐,被診斷心臟移位、肺器官失去功能。監獄逼家屬交醫療費,家屬拒絕,並要求馬上保外就醫,監獄只好同意保外就醫。

由於多年來被惡黨殘酷迫害,劉桂華的身體器官功能嚴重失調,加上生活困難,至今她的身體未能恢復。據了解,劉桂華目前身體極度虛弱,不能幹活,肺部疼痛。

希望那些迫害過她的人能良心發現,不要再騷擾她,幫助她度過難關。在這裏我替她謝謝所有關心過她的人。

直接迫害責任人:
電話區號為(0467)
陳向軍:(宅)5085857 手機:13199425068
李斌:(辦)5085211
李偉:5086507
趙舟:5185986
八五一一公安局值班室:5085239
公安局長:5085220
教導員:5085940
農場書記:5085203
牡丹江管局公安局長辛連軍(宅)5061818 (辦)5062508
副局國振福:5062038 5062011
國保大隊長劉利:(辦)5060395 5062319 手機:15946676499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