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醒來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原本家庭狀況還可以,受九五年亞洲金融風暴衝擊,由於三角債務等原因,在和外地工廠做生意時,賠光了所有的積蓄不說,還欠下了十多萬元的債務。加上疾病纏身,如:慢性肝炎、急性闌尾炎、混合痔等。真個是貧病交加,因此對生活失去信心,曾寫下絕命書,想以騎摩托車製造車禍的方式來結束生命。當時,全家就靠妻子起早貪黑做點小生意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九七年,我夫妻倆喜得大法,通過修煉我們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我也開始打工掙錢,家裏的經濟狀況有很大改觀,每年還能還點債。可好景不長,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流氓集團,造謠誣陷,殘酷迫害法輪功。我們進京上訪,被惡警抓回送進監獄殘酷迫害。

在工廠上班被「六一零」人員及惡警綁架至洗腦班,家裏經常受到「六一零」人員及惡警的騷擾,妻子進京護法在火車站被惡警打得滿地亂滾、哀嚎不已,邪惡還不罷手;用穿著皮鞋的腳猛踢她的腰部、小腹及下身,妻子回家很長一段時間還直不起腰來;後來還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一次晚上,妻子在家和本村幾位婆婆一起學法,被抓到派出所一頓毒打,當場休克,惡警怕承擔責任就把她放回家。由於承受不住邪惡長期慘無人道的迫害,妻子最終被邪惡奪去了生命。她的去世對我的打擊太沉重了,我無法承受,從此不學法不煉功了,我的精神徹底垮了,時間一長還想重新組織一個家庭,甚至做了些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情。

作為一個得了法的生命,我在做修煉人絕不能做的事情的時候,我的內心是非常痛苦的。在這夢魘般的生活和內心深處極度痛苦與矛盾時,我的肝區隱隱作痛、便血等病症又出現,這時我驚醒了,危險在向我逼來,我把自己關在屋裏學法、發正念,發正念、學法。噩夢醒來時,真正的找到自己錯在哪裏,為甚麼會導致這樣?也真正的明白了我的生命是為法而來,我怎能痛失這萬古不再的機緣!

從此我開始走出去,和同修切磋交流,把自己溶於法中,認真做好師尊交給的三件事。每天後半夜三點多起床晨煉,打工做家務,還要照顧小孩,晚上學法做資料,到很晚才能睡覺,一個人每天總是忙的不亦樂乎。說句實在話,這個物質空間的身體還真有點累、有點苦,但我總是面帶笑容,成天樂呵呵。因為一個得了法的生命,心在法中,能走正走好最後的路,能做好師尊交給的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他心靈深處的愉悅是無以言表的。

因自己曾是個文盲,有很多要說的又詞不達意,在寫的時候,過去就像放電影一樣,讓我反思、提高,也就是修的一個過程吧。

儘管自身還存在很多不足之處,我會在法中修去它,用法的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走正走好最後的路。有偏離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歸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