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大陸弟子不宜開耗材店

針對同修「開耗材店,給資料點提供方便」談一點安全方面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更多的大陸同修清醒的認識到了自己應該肩負、承擔的責任,突破很多的外在困難和自身觀念等種種束縛,以不同方式使資料點在中國大陸遍地開花。

資料點在運作過程中,一個必不可缺少的環節──購買耗材,既是我們確保資料點正常運作、真相資料正常印製的重要條件,也是我們破除邪惡的迫害、在安全方面應該引起重視的一個重要環節。

多年來,根據正法進程的需要,我經歷了最初的建立個人資料點運作,到中間過程的參與本地區大型資料點工作,再到後來回歸到資料點遍地開花後的一朵小花,親身經歷、目睹了當地大多數同修在極其艱難的環境中,無論天塌地陷,都憑著對師對法的正信,正念正行,沒有讓當地真相資料有一天短缺,沒有在購買耗材的重要環節中有漏而給資料點帶來危險的歷程。這其中,有通過堅持不懈的學法,在法理上證悟後,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從大法中獲取智慧而行神事的根本因素,也有理智理解、維護遵循人中這一層理而符合人的表現狀態的行為所致。

但是,也聽聞親見了一些資料點被破壞、同修被迫害的血的教訓。

近期,得知有其它地區同修為了給資料點購買耗材提供方便,在電子城租賃櫃台買賣耗材;也聽說有同修正在進行這樣做的醞釀。其實,這種提供、購買耗材的方式隱藏著極其危險的因素,會給整體帶來不可預料的巨大損失。

在幾年的迫害中,有同修看到家庭資料點同修在經濟上付出很多,也看到有同修在購買耗材方面沒有經驗,或是還存有各方面的顧慮與怕心。就拿出自己的積蓄,在電子城租賃櫃台,或在某地開個專營耗材的門頭,以給資料點同修方便;同時也從中賺一點微薄的收入,解決自己的生活問題。

到同修開的耗材店購買耗材的同修,也有自己的想法:覺的是同修開的耗材店,買東西放心,有不會被騙的心理,更感覺不用「顧慮害怕」;也覺的這樣做可以幫助同修解決生活問題,一舉幾得。

個人認識,這是在有些同修中存在著一個誤區,就是對「善」,對「做好事」的偏頗理解;還有對待修煉中暴露出的人心,人念,採取了逃避的辦法,基點是站在人中。也忽略了在邪惡的環境裏,從中會給資料點同修,包括開耗材店同修帶來人身危險的很大隱患,會給救度眾生帶來極大損失。成為給邪惡提供難得獲取資料點數據的線索。

這方面的慘痛教訓已經很多。2005年,有一地區學員,在當地電子城租賃了一個櫃台。名義上是做常人的耗材買賣,實質上租賃櫃台的主要目地是賣耗材給資料點。這個櫃台是由幾個學員共同租賃的。櫃台在開始租賃的初期,在當地同修中就有一些爭議。有同修認為這樣做非常不妥,存在極大安全隱患;但是一部份同修被常人的「善」「情」帶動人心,堅持說:「這樣做有甚麼不好的,既給資料點同修提供方便,還可以解決同修的生活問題?難道我們的錢非得讓常人賺嗎?給自己的同修賺不更好嗎?」還有的同修認為提出「不妥」的同修有「怕心」,顧慮太多。

就這樣,這個租賃櫃台越開越大,經營的服務項目也越多,表面上看,確實在一段時期給一部份資料點帶來「方便」。這樣,表面上的「方便」給一些同修帶來了「歡喜」,「放心」。到電子城租賃櫃台購買過耗材的學員也有通過人傳人的方式,對其它地區資料點互相告知。最後,邊遠鄉鎮的資料點都來購貨。再發展,這個櫃台採取了遠地用貨車送貨的方式,表面上給鄉鎮資料點提供了更大的「方便」。

大約一年後,2006年3月的一天,這個租賃櫃台突然被國安查封,所有到此櫃台購買耗材的資料點,都不同程度的遭受損失,大批同修被綁架,也有同修被迫流離失所。被查封的那天,租賃櫃台負責送貨同修到一鄉鎮家庭資料點送耗材。因為這家中有明白真相的常人參與,接貨後幫助卸貨過程中,被跟蹤到此地的國安一同綁架。在非法審訊過程中承受不住,被迫供出了當地其他資料點學員;開車送耗材的一位同修被判重刑,其間遭受了非人的酷刑折磨,至今仍在監獄中承受巨難。在這一被迫害案例中,前後共有40多資料點同修被牽連非法綁架。損失是巨大的。

後來才得知,電子城這個租賃櫃台大約在開張一個多月後,就被當地國安跟蹤監視。但是邪惡陰險的國安特務並沒有動手,而是長期跟蹤,跟蹤了大約接近一年的時間,把所有到這個租賃櫃台買耗材的資料點情況基本掌握後,才一次性實施大規模綁架。

看看明慧網上的報導,這樣的事例在不同的地區不斷的發生。在某些地區,國安的盯梢、跟蹤甚至可以長達兩到三年,然後從一次性動手,嚴重的可以致使一個地區的講真相工作在短期內陷入癱瘓。

在邪黨迫害法輪功十年過程中,一直以來,邪惡的國安特務做事的方式是「放長線」。國安特務在手上掌握初步情況時不急於動手,他們會長期監控,當他們認為達到了目地時或應該向上級邀功請賞時才動手。

尤其是大陸資料點遍地開花以來,更使邪惡膽戰心驚。資料點運行的一個重要環節--購買耗材也就成了邪惡妄圖鑽空子的方面。知情人士曾經不止一次的透露訊息:電子城的生意老闆或幫工有的就是司法局、公安局的便衣臥底的。那麼我們同修在那裏開耗材店,經常有同修穿梭於店面,被跟蹤是輕而易舉的事。即使同修不出面,電話聯繫,也是很不安全的做法。畢竟同修開的耗材店本身就會引起當地「610」或國安的注意。

在人中,為了維持生活,開個耗材店無可非議。這是自己在人中正常的工作,符合於人中的理,邪惡不會注意的。但是一旦把心思用到資料點身上,把很多資料點同修大規模聚集到一起買賣耗材,在這樣邪惡的環境下,在人中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漏洞。給邪惡的國安提供了一個便於盯梢的「特定的位置」,一個使國安特務難得的獲取資料點數據的跟蹤線索。

但是,我們有些同修總是以目前還沒有「出事」為藉口來判斷事情的理智與否,並以此為「證據」來判斷事情的「結果」。感覺今天沒有出事,明天還沒有出事,那麼就開始大大咧咧了。不對自己負責,也不對他人負責。

這方面的慘痛的教訓,應該引起我們所有資料點同修的重視。也應該引起那些「好心」「善心」為資料點解決耗材問題而開耗材店的同修們的重視。怎樣正確對待修煉中出現的不正確狀態,從整體大局看問題,用在修煉中如何真正對他人負責,對法負責,對救度眾生負責的基點衡量權衡事情的是否可行。面對修煉過程中暴露出的人心,正念對待,真正找到安全的保障--發現人心,去除人心,破除自己的束縛,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在讓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每個環節中成就我們自己的威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