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女醫生的冤屈事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零九年六月的一天,法輪功學員劉延梅熬過了三年多的冤獄時日,終於回到了她的家鄉──山東省沂南縣蒲汪鎮大溝村。消息不脛而走,村裏不少好心人在看望她時,禁不住談論和回想起她這些年來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而慘遭中共人員摧殘的那一樁樁特別冤屈的事兒。


劉延梅母子

坦蕩上訪橫遭厄難

劉延梅本是沂南縣蒲汪鎮大溝村的一名女醫生,今年四十七歲。中共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劉延梅得法修煉才不長時間,善良淳樸的劉延梅天真的認為只要江澤民知道大法真相便能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劉延梅怕說不清楚,便把自己由病危絕望到煉功重生的親身經歷寫成信以送往北京交給江澤民。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劉延梅拿著寫有「真善忍」的小橫幅和給江澤民的一封信踏上了天安門廣場。當劉延梅在天安門廣場被抓捕後,劉延梅對警察說:「這封信寫著我親身受益的事實,請你轉交給江……」

隨後劉延梅被帶到沂南駐京辦事處,警察把她銬在鐵椅上長達四十八小時。時任沂南縣蒲汪鎮鎮長的王安國到駐京辦事處劫持劉延梅回沂南時對她說:「萬萬沒想到,不是親眼所見,我不相信,你這個一身病的廢人還上了北京。」

在途中沂南縣蒲汪鎮的政府人員將劉延梅的手銬在車架上,由於手被定位,身體斜吊著,腳不能完全著地,這種殘酷的折磨使她昏迷了一夜,到了沂南縣蒲汪鎮的政府人員才把她放下。

投入沂南縣看守所遭非人折磨

劉延梅被非法關入沂南縣看守所後,遭到沂南縣看守所警察劉之傑的殘酷折磨。他強逼劉延梅人站在監室內,手伸到監室門外(監室大鐵門上邊特製一個小型鐵窗),將劉延梅的雙手從鐵窗中間分開,然後用力一拉,再用手銬將手銬在一起,銬緊後死命地向外拉,劉延梅在監室內不由自主地被拉的頭直碰鐵門。劉延梅的頭也不知碰了多少次大鐵門,她直覺著天旋地轉,頭昏腦脹,她的手腕皮也剝了,手銬鐵牙都勒進肉裏去了,疼的劉延梅全身顫抖,警察劉之傑這才罷手。警察見劉延梅咬著牙強忍著不吭聲,就罵劉延梅,再拉手銬鮮血就更往地下流了,於是便脫下皮鞋,兇狠地往劉延梅手背上打……劉延梅當時滿身血淚,在沂南縣看守所警察人性全無的摧殘中劉延梅默默的承受著。

轉到大王莊鄉洗腦班遭摧殘失去記憶

後劉延梅被又轉移到大王莊鄉(現已合併到蒲汪鎮)政府洗腦班,白天罰坐冰涼的地面上,晚上遭毒打。他們恐嚇劉延梅丈夫:「若劉延梅不罵師父和大法就判刑送大沙漠。」劉延梅丈夫是地地道道的農村老實人,在大王莊鄉政府幹部恐嚇威逼中,丈夫恐怕劉延梅被判刑,向來支持劉延梅煉功的丈夫失去理智的以種種手段威逼劉延梅罵師父和大法。

劉延梅對丈夫說:沒有大法我還有命嗎?你都忘記了我是你背到煉功點才能活下來的嗎?然而受大王莊鄉政府人員恐嚇的丈夫已完全失去理智,生生的把自己的小拇指剁去一截。

丈夫的鮮血噴撒在地上,大王莊鄉政府幹部莊乾德的棍棒落在劉延梅的頭上,莊乾德邊打邊吼。劉延梅當場被毒打致昏死,等劉延梅活過來後,大腦神經已經受傷,她失去了記憶,甚麼也不知道了。

劉延梅回到家後,整天坐在那裏,面目表情痴呆,不言不語,不知道吃喝。丈夫嚇壞了可又無計可施,心中也知道只有大法才能再次救劉延梅,趕緊把大法書請出來讓劉延梅看。劉延梅反覆機械的翻看著《轉法輪》,終於有一天她能辨別出《轉法輪》中的字了,她抬起頭,這才發現頭上有天、有太陽,她的記憶才開始復甦。她問到丈夫自己這樣多長時間了?丈夫告訴她將近半年了。

傳播真相二度蒙冤入獄遭酷刑洗腦

劉延梅腦部神經創傷恢復後,不斷的向世人講述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實,然而卻因講真話被投到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劉延梅被非法勞教時,歷經勞教所警察非人酷刑折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她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最後經山東濟南武警總隊醫院查體後,他們看著劉延梅不行了,怕擔責任才放人。回家後劉延梅堅持學法煉功,身體逐漸恢復正常。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劉延梅與沂南縣埔汪鎮金泉溝村(原鬥溝村)法輪功學員杜永蘭(女)二人結伴散發真相資料時,被湖頭鎮派出所警察於營沂公路城子村段綁架。劉延梅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間,曾多次被警察劫持到醫院,被強行注射不知名的藥物迫害,導致身體非常虛弱。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劉延梅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被轉到濟南市「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二大隊」非法關押遭酷刑洗腦:

熬大鷹:在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劉延梅因喊「法輪大法好」被熬大鷹,連續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然後轉為半熬夜,半熬夜持續折磨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份劉延梅回家。即使不讓劉延梅睡覺的時候,但在警察的造假記錄裏,卻有著這樣的記錄:十點睡覺,六點起床。

餓刑:在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二大隊,二大隊大隊長孫娟用「餓刑」折磨劉延梅,她規定送飯的不給劉延梅飯吃,餓上兩天後再給飯吃。自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到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這段時間裏,只給一點點飯,整天處於飢餓狀態。但勞教所警察有造假的手腕。在不給劉延梅飯吃的情況下,警察孫娟、孫群麗指使犯人記錄劉延梅每天吃了多少飯菜。

封嘴: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劉延梅被綁在死人床上很長時間。因喊「法輪大法好」,劉延梅被警察用膠帶連頭加嘴被纏封了數十層。膠帶把劉延梅的頭髮大把大把的往下粘,造成劉延梅嚴重脫髮。

因劉延梅不穿囚服,警察便用繩子把劉延梅捆在鐵椅子並把劉延梅的口用膠帶封上。劉延梅在椅子上被捆綁了九天九夜,腳腿腫脹得很厲害,開頭兩天還覺著疼痛,後來就麻木了。

限制大小便: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不放棄,勞教所警察不讓劉延梅上廁所大小便,在沒辦法的情況下只能拉尿在褲子裏,身上、小房間裏是又臭又難聞。

劉延梅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她丈夫曾三次去濟南探望,但勞教所均不讓見,最後一次,一惡警竟咆哮:不「轉化」休想見人。

二零零八年劉延梅的父親去世,家人給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打電話,警察撒謊說:「早跑了,這裏沒這個人。」家人正沉浸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中,又不知劉延梅的下落,家人心急如焚,悲憤交加,度日如年。

初衷不變究竟有何因由

劉延梅在遭受不法人員一次次的打擊和折磨後初衷不變,依然堅持著對「真善忍」的信仰,究竟有甚麼因由?這得從她得法前後身心變化說起。

劉延梅,四十七歲,中專文化,家住山東省沂南縣大王莊鄉大溝村,以行醫為生。幼時不慎落入井中,命雖活了下來,但肺被嗆壞了,留下了咳喘的毛病並常年怕冷。自那以後劉延梅整年的打針吃藥,成了名符其實的藥簍子。結婚後逐步出現乏力、胸悶、呼吸困難等症狀,後來大量吐血,一天三、四次。八八年經沂南縣醫院、沂南縣中醫院、莒縣醫院等多家診斷為肺心病、肺氣腫。隨著病情惡化,劉延梅不能幹活,連飯都不能做,以打點滴、吃藥維持生命,家中一年收入的五分之四全部用於治病,病魔折磨的劉延梅生不如死。九八年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喝了半瓶甲胺磷農藥,想一死了之,結果又被大莊醫院搶救過來。

九八年年底,她的病情再次惡化,胸骨已經變形,前胸胸突明顯,她只能半仰臥躺坐,再次送莒縣醫院治療,莒縣醫院的大夫對劉延梅的丈夫說:「她這病已經惡化,住院也治不好了。」鄉里鄉親都忙忙活活購年貨、過大年,而劉延梅的丈夫卻忙著給劉延梅準備後事,那時劉延梅才三十七歲,一家人甭提有多難過了。

記得最後一次掛吊針時,因手腳多處血管都已經不能扎針了,本村的兩位大夫費了好大事最後扎在頭上才掛上吊針。劉延梅受夠了罪,對掛吊針的醫生說:「以後我死也不掛吊針了。」年幼的兒子看著病危的母親為此賦詩一首:「三九嚴冬天,凍地如鋼磚,慈母有病疾,痛苦心心酸。」

九九年正月初一,正在劉延梅絕望等死的時候,本村的法輪功學員給劉延梅送來寶書《轉法輪》,那時劉延梅身體腫脹且十分虛弱,手也拿不了書,眼睛也看不清,丈夫便念給劉延梅聽。聽後劉延梅想去煉功點,可自己又無法走路,只好由丈夫背著到了煉功點,就這樣背了三、四次後,劉延梅生活就完全能自理了,能洗衣做飯,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劉延梅絕處逢生後常說:不修大法就沒有今天的我。丈夫心懷對大法的感恩,曾感慨的說:「誰都不煉了咱都得煉啊。」

與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劉延梅從病危絕望到修煉獲新生,真是死生兩重天啊。父老鄉親您想想看啊,如果一個讓您脫胎換骨重新拾回新生命的好功法,您面對其受到栽贓誤解時,您會不會發自內心的去告訴您的朋友們真實究竟呢?您會因為中共的打壓而放棄告訴您身邊的人嗎?您會因此沉默不願讓身邊的人也受益嗎?古人云:受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當法輪大法和他們的師父遭到誣陷誹謗時,當是非混淆、黑白顛倒時,那些親身受益的法輪功學員能不站出來講明真相為之鳴冤嗎?而且法輪功學員告訴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而擁有美好的未來,這是對他人的關愛和負責,請您一定要珍惜這善緣和福音啊。

附相關電話:
大溝村書記王安臣 家0539-3528358
鬥溝書記聶佃學 家0539-3521386
湖頭鎮派出所 0539-3881010
浦汪鎮派出所 0539-3721023
沂南縣公安局 0539-3222020、辦公室0539-3221238
馬成龍家 0539-3223401
沂南縣「610」及公安局人員手機、宅電,
朱萬利手機:13181226878
李寶鑫手機:13188705094
沂南縣公安局總機0539---3232110
沂南縣公安局辦公室0539---3221238
沂南縣公安局長辦公室0539-3221007,
沂南縣刑事警察大隊0539---3221751
沂南縣拘留所0539---3221763
沂南縣610的電話:0539---3259610
縣610頭目:李孝峰:13854959994,
國保大隊長:馬成龍:13573945281
公安副局長兼610主任薛允波:13605497379,其妻於守梅:13864952296,宅電:3223296
公安局長朱茂臣,
副局長劉長傑:13355062666  13505395666  宅電:3228596
副局長:杜繼亮:13953961628,宅電:3224261,
110大隊長:杜以昕:13608995858
杜以昕宅電:3228098,
110副局長:王桂金:13954916800,宅電:3225339,
看守所所長:黃幫濤:13853988069,辦公室電話:3221763,宅電:3228539
副政委:李中生:13505492396,宅電:3222681,
刑警隊長:尹傳東:13605497358
尹傳東宅電:3224177,
610警員:薛克華:13563956665,13385491089,
110隊長:薛克偉:13608995788,宅電:3221859,
看守所:
王志軍:13054912936,宅電:3223557
楊立濤:13697800903,薛秀娟〈薛允波的妹妹〉:13153915661,宅電:3225806
監管大隊:朱紅:13705394498,宅電:3255958,黃海連:宅電:3272286,劉志成:13869999502,宅電:3251876,尹紀兵:13969948053,宅電:3255739
李尚亮:13082650946,宅電:323917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