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之心當速去

對本地一些問題的淺見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以下所談內容,和本地局部或較多同修有關,進而可能影響本地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和救度眾生的大局。我在其中,有責任說出個人見解,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關於色慾心

某日,看一同修幫其他同修修電腦。電腦硬盤裏,常人下載的「成人片」赫然可見。聽同修說,類似的情況不止一個兩個。常人在物慾橫流的今天,道德急速下滑,而作為大法弟子的我們,有責任「截窒世下流」(《洪吟二》〈普照〉),不能跟著常人道德下滑的洪流漸行漸遠。從另一方面說,一台大法弟子用來救度眾生的電腦,一件神的法器,摻雜著那骯髒的東西,達沒達到應有的純淨?會不會影響救人的工作和效果?

近日還聽說,一位年近半百的女「學員」,因以往的錯誤,仍在糾纏比自己兒子大不多少的男學員,目地還很明確。以前聽到這樣的事情,總有厭惡之心,不想多談。然而,被色慾帶動的學員危不危險?因為情,視他人危險而繞開,是私,所以一定要說。同修們咱們都知道,十年的迫害,尤其是早期,在漫天的謊言、巨大的外部壓力下,在孤獨寂寞中,如不從學法中樹立正念,就容易在同修間產生依賴、尋求慰藉的情,不注意修掉的話,會轉化為色慾。一些走出來很早的同修,忽略了這方面的修煉,被舊勢力抓住藉口迫害,就包括近期本地被迫害的事件,不也與此有關麼?其實明慧早有文章彙集成冊指出這類問題,但這類物質仍在本地表演,是不是舊勢力在利用這個骯髒的物質毀掉學員、在同修之間製造妒嫉和間隔,干擾本地同修救度眾生呢?

色慾之心當去,當速去!

二、關於某輔導員

沒見過某輔導員,但聽說,周邊和本地同修多有到某輔導員家「取經」的、調整狀態的、學習技術的,多年不斷。那些到某輔導員家的同修啊,你們想過沒有,某輔導員沒有經濟來源,要負責你們吃飯,常年下來經濟上有沒有壓力?不間斷的和同修切磋、做飯,某輔導員和家人同修有沒有時間學法?有沒有時間煉功?況且作為煉功人為別人著想,和平時期洪法都不在人家吃飯,現在佔用同修大量時間就心安理得了麼,前些年某輔導員被迫害的幾乎失去人身,難道沒有我們的因素嗎?

某輔導員修的紮實、容量大等諸多大法弟子的優點,大家都佩服。但作為以往的輔導員也好,甚麼也好,協調是強項。在正法修煉時期,帶出更多有大局觀、法理清、正念足的協調人、協調好本地需要配合的事項,才是發揮最大作用的著力之處,哪怕是暫時利用一下別人的「崇拜心」。反觀現在,大量「具體」事務纏身,對某輔導員發揮協調作用已經形成干擾。要知道,具體事務很多人都可以分擔做,協調可不是人人都行的。

從另外一方面看,很多人去「求解」,「聽聽某輔導員怎麼說的」,對於某輔導員來說,有沒有證實自我的心?有沒有常人「領導觀念」的殘留?或者是「不好意思」拒絕?

三、關於真相資料來源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細談起來還有爭論。因為前幾年那個x報,全市同修分歧很大。現在看來,做x報難道對了麼?個人認為,08年關於奧運的一些內容,已部份抵消著其他同修講真相的作用,這和2002年那次教訓多麼相似?難道非得這樣損失才能停止?目前x報較少了,又有「自由亞洲電台」的錄音帶出現,當成大法弟子大面積講真相的材料。

關鍵是證實自我的強烈執著,已經蒙住了智慧的眼睛。光盤的問題也是一樣。我們現有的人力物力有限,很多地方覆蓋一次要很久,那為甚麼不多做那些系統講真相、更有普度作用的內容呢?目前,本地同修有兩種類型需要提醒。一種是自我強、有主見,有能力編排真相;一種是沒有自我,不加思考,盲目的發,面對問題想不起來對照大法來衡量和思考。如果前者自己編出點甚麼給後者,豈不是像x報那樣了?

說到底,是不是選擇的問題?面對明慧把關的真相成品和自己編排的東西,選擇哪個?面對眾生感受和自己感受,選擇哪個?面對救度眾生效果好和效果一般的,選擇哪個?面對足金和開金,選擇哪個?

四、關於依賴心

這個心在本地表現的很強。因為想方便、怕麻煩、圖省事,從而對協調人、對商家、對信箱、對技術同修形成強大的依賴。依賴心的危害是遇到過關,首先一念想到的可能不是師尊和法,而是同修,這是個根子上的問題。沒有對人的依賴心的時候,那一關、那一難,可能求師尊加持、在法中正悟(當然也包括同修提醒),即使一時做的不很好,也是自己走過來的,自己證悟法理的過程,是自己修過來的依賴別人拿意見、搭順風車,自己修了沒有呢?

假如沒有協調人可以依賴,那還走不走自己的路、救不救度眾生?假如沒有「自己的」商家可以依賴,那還知不知道到哪裏買耗材?假如沒有信箱可以依賴,會不會找明慧的週刊網址?假如沒有技術同修可以依賴,還做不做真相資料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