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注意安全的方方面面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注意安全」這個話題大家都切磋交流很多年了,也有很多同修在明慧網上發表過許多有關這方面的文章,說的最多的就是「注意安全」和「怕」的關係問題,一直討論到現在,可在修煉實踐中,我們發現至今仍有一些同修在這個問題上不是很清醒,還把「注意安全」和怕等同起來,看來這個問題大家多談幾次並沒壞處,不好的觀念要去除確實需要多交流,同時考慮到以前不管同修說的再多,總會有人「恰恰」就沒看到,所以我覺的把我的認識也寫出來,供同修參考,也是從不同角度圓容我們在整體上需要快一些成熟的一件事吧。

其實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有兩處談到了要「注意安全」,我認識到「注意安全」已是師父的法中定了的,只要是真修弟子,師父的法我們就得嚴格遵照去做了,在這個問題上已不是我們高興不高興、接不接受的問題,法只有如何去遵照做的問題,也就是說,不管誰自己認為自己怕不怕,都得必須注意安全。

那麼我們怎麼去注意安全,注意安全有哪些方面呢?這可能就是很多同修一直不清晰的地方,特別是才出來做證實法的事的同修,更需要這方面的經驗和借鑑。我接觸資料點工作已有六年多了,這些年多少有一些這些方面的經驗和教訓,今天就把它們寫出來,供同修參考,希望大家少走彎路,少受損失。個人經驗肯定有侷限,也希望更多有經驗的同修來補充、完善。

一、手機及通訊的安全問題

1、手機非常容易被監控和監聽,現在手機很多時候根本就是一個定位器和竊聽器,這個問題同修在網上已發表了大量文章,其中有很多專業性很強的,都分析的很好,我不再重複,但是不管邪惡如何流氓,監控、監聽到何種程度,我把手機電池取下來,它就啥招沒有了。因此在重要場合:同修開法會交流時,到資料點時,商議重要事情時,一定要取下手機電池(特別是公開號碼的手機),不是到那兒才取,是在到之前的很遠距離就必須取,當然有屏蔽很好的金屬網、金屬盒,手機放在其中也行。

2、和常人聯繫的手機與和同修聯繫的手機一定不能混用,也就是不能一個手機和卡既打常人的電話又和同修聯繫。因為一旦有緊急情況,只和同修聯繫的手機換機換卡就行(若能改手機串號,手機都可不換),但是混用的手機,換機換卡都沒用,常人的號碼是公開的,惡警通過別人查到你的號碼是輕而易舉的,另外和常人聯繫的號換起來也不方便。

3、同修聯繫的手機,以及同修家中公開的座機絕對不能對打,一定要在公話上去打對方的手機和未暴露的座機,而且不能長期在某個公話固定打,公話也要常換地方。

4、在公話上打同修的座機和手機時,一定不能說敏感詞,如:「法輪功」、「大法弟子」,「九評」等等,出現敏感詞的通訊工具會被自動記錄,頻次高的會被監聽。

5、同修的電話號碼最好記在腦子裏,記不住的,一定要加密存放,比如把某位或某幾位號碼加個數字、減個數字,或調換某幾位號碼順序,只有你自己知道,這就叫號碼加密。人名不能寫真名,一定要用別名、字母、或符號代替。

二、電腦的安全設置和上網安全問題

應注意的方面很多,我在這裏只說兩方面比較突出和普遍的問題

1、必須堅持使用隱藏加密盤

電腦的系統必須嚴格按《從零建資料點--技術手冊》來進行安全設置,有ZA防火牆、及國外的優秀殺毒、殺木馬軟件、有無影無蹤等清掃軟件,這些大家特別是安裝電腦的同修都知道,但隱藏加密盤很多都忽視了。

我不止在一個地方,看到新資料點同修的電腦,沒有任何加密措施,一句話「完全不設防」,一接電源開關暢通無阻進入系統,各種敏感文件,雜亂的放在桌面或公開的硬盤上,有的根本沒隱藏加密盤,有的有隱藏加密盤,但不用,或隱藏加密盤運行程序文件大搖大擺的以快捷方式放於桌面,這等於沒隱藏、不隱藏。

我建議教的同修一定要讓新手正確使用隱藏加密盤(特別是在家庭中或單位上公開使用電腦的),我們認為這是所有教學內容的第一步,在這個問題上最好對新手規定:必須用,沒有條件可講,這是對新手真正負責,其實一來就養成好習慣,以後就不會覺的麻煩。同時教同修對各類文件在隱藏加密盤中分類,歸類存放,這樣讓新手養成有條理性,找甚麼也好找,同時也安全。

同時建議給系統也設個密碼,一般人沒密碼是進不到你系統的。記的以前看到網上的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說她的筆記本電腦遺失在一輛出租車上,因為筆記本裏有很多敏感的東西,為這事她們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後來雖通過發正念及求師父幫助,度過危險:出租車司機拿去後電腦屏幕「一片亮」甚麼也沒看到。但我想同修的壓力和驚嚇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設個系統密碼,同時把所有敏感文件每天及時有序的放在隱藏加密盤中,即使筆記本不小心遺失了,也不會造成如此被動的局面,是不是她那個本本中也是「完全不設防」啊。

沒經驗不可怕,怕的是為掩蓋自己的懶惰、麻木和壞習慣,把「注意安全」說成是「怕」。

2、上網的安全注意事項

現在的破網軟件,不斷升級,也比較安全,只是想提醒同修,

a、用破網軟件不要長時間掛在網上;

b、下載大的音像文件一定要用蓮花代理配合使用;

c、上網的電腦不要供常人瀏覽、玩遊戲、聊天用,保持機器的乾淨。如果只有一台電腦,要用雙硬盤分隔開。

d、使用破網軟件退出之前,要先斷開網絡連接。

三、資料點的聯繫問題

1、資料點和學法小組要儘量分開

前些年很多地方這方面堅持的比較好,後來隨著遍地開花和環境寬鬆,大家就麻木了。說起保密,很多同修覺的好像已過時了,很多地方的資料點,同時也是集體學法點,人來人往,一旦出事損失慘重,很多資料點出事是因為學法小組被跟蹤包圍出的事,惡警事前並不知道有資料點,所以資料點和學法小組儘量要分開。

2、資料點上傳下接的聯繫儘量保持單線

資料點的安全原則是人知道的越少越好,上游只有個別協調人和技術同修知道,下游只有個別同修負責傳遞資料,在別的同修那兒對資料點的詳細情況不提、不回答,當然資料點的同修首先自己就不能抱著顯示心和歡喜心自己去宣揚。

3、資料點儘量不橫向聯繫,儘量學會自己解決技術問題,實在解決不了,對來幫助解決問題的技術同修,除原來就認識的外,不認識的,不問姓名、不打聽詳細情況,只做法理上的切磋和交流。

四、大法弟子人選的安全問題

注意安全也包括,資料點和重要項目人選的安全問題

長期不實修不理智的人是決對不能擔任這些重要責任的,即使其人一時表現出做事熱情,如何口稱「不怕」,我們都要冷靜對待。我們在各地都看到這樣的學員,長期不學法、不煉功,有的甚至還經常打麻將,但偏偏找協調人或技術同修強烈的要做各種事,做的過程中又表現出強烈的顯示心,爭鬥心,功利心等等,不修口,而且這樣的人都普遍聽不進勸告和意見,一個典型表現就是經常把「誰誰誰有怕心」掛在嘴上,後來這些學員無一例外的給整體造成了慘重損失,各地都有。我想,不用人情去維護那些人心和明顯的安全隱患,也是我們注意安全的一個方面。

五、注意安全,理智對待常人的參與

我們在很多地方看到資料點、耗材中轉過程中都有常人的參與,有些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有些是大家認為有很有正念的常人。這些年中我們也確實看到過有很不錯的常人,在某些時候的個別表現甚至比很多學員都還要像大法弟子,但事實告訴我們,在關鍵時刻,在壓力面前絕大多數常人是不能和大法弟子相比的,教訓和例子太多,我們不舉了,這不能怪他們。在這個方面我們從注意安全的角度有如下建議:

1、不能讓常人擔任任何證實法的主力,若有也應儘量和儘快淡出。

2、不管常人一時有甚麼好的表現,我們都絕不能因此生出歡喜心和依賴心,更不能吹捧他們。

3、做資料的同修,有條件不讓常人家人知道的儘量不讓其知道,常人有情,承受不了壓力,容易給大法弟子製造障礙,我們不告訴他們不是怕,不是不坦誠,是堂堂正正的為他們著想。

4、表現再好的常人家人,也不能把其當大法弟子對待,一是分的清裏外,不至於在他們面前講高,給他們明白真相造成障礙(我看到很多老年同修給家屬子女講不通真相,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把常人家人無意中當同修對待,講真相時說的很多是同修間才能說的「法理」),二是關鍵事情不在常人面前洩露,不讓他們在無意中造業。

六、集體活動的安全問題

集體活動包括人數較多的法會,有多人的異地講真相、發正念,還包括集體學法小組。

我知道有些地方也開了很多次人數較多的法會的,上百人的都有,有些地方出了事,有的地方沒出事,記的明慧網曾建議在中國大陸不開人數較多的法會,我想我們應該接受,不要等出了問題再來後悔。

對於有必要開人數較少的法會,我們在安全問題上有以下經驗:

1、人員的通知儘量口頭傳達,即使需電話聯繫見面,也要在公共安全的地方見面後(手機電池早已取掉)當面通知地點、時間等,決不能在電話裏說。通知後每個要與會的同修都要十分重視對會議地點,及自身的周圍環境進行高密度的發正念清場,提前幾天多清。到會後第一件事也是所有與會者也必須發正念,不做無聊的閒談。

2、開會的地方儘量選擇在有多條出入通道的地方,與會的同修分別在不同時間不同方向單個到達,走的時候也要這樣,單個有時間間隔的分不同方向走,絕對不能一窩蜂來,一窩蜂走,甚至大聲喧嘩和交流。

3、對從未到此的同修有熟悉的人接,接時見到後即保持距離跟進即可。有條件的可找邪惡不認識的同修在交通要道警戒,發現可疑的人或事在較遠距離即可以事先約好的方式通知大家發正念或及時疏散。

4、對開法會的地方及周圍在當天、最好當時不要發放真相或張貼不乾膠,某地曾因此出過事,有心做真相的同修可在以後來。

看到過很多次異地集體做真相、發正念出事,表面原因不一,根據歷次教訓,我們有以下經驗:

1、需多次去做的地方,一定不能放鬆事前發正念,有條件的地方可有更多修口好的同修參與此事的事前發正念,我們發現很多出事都是在幾次後,前幾次大家重視,發正念的多,後來次數多了就麻木不發了或發的質量不好了,跟著就出事了。

2、在異地做真相,若發現有很多異常狀態:比如開車的出現胎爆、被罰款等等,一定要暫停下來加強學法、發正念,並坦誠的找出自身需提高的心性問題,千萬不能在非常差勁的狀態下或為面子而強為,不急於一時,我所知道至少三次大的被迫害就是這樣發生的。

到異地或黑窩附近集體發正念也是這樣。

集體學法小組需再提醒一點:學法要用心,學法小組的人數不要太多。我知道某地一處集體學法多的可達四十多人,結果讀法的人少,大多數都在那睡覺,一是效果不好,二是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建議集體學法人數最好不超過十人,這樣大家都有可能讀的到,時間充足還可適當的交流,這樣的學法和交流才有實效。

結語

上面六方面的經驗,限於篇幅,有些不可能闡述太多的「為甚麼」,但都是同修在這些年中在實踐中得出的經驗和教訓,有些教訓甚至是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詳細的舉例和闡述一定能寫厚厚的一本書。但寫的太多,對新手來說好像一下到處都是框框了,一下記不住又會無所適從,所以我們只能簡略的提個醒就行了,一次知道一點,積累多了也就好了,前面的人吃過的虧、摔過的跟頭都希望後面的人不要再去吃再去摔。這就是交流的目地,這樣整體才能儘快成熟,暫時不理解的,先參考同修說的去做,同修決不會害你,只希望你少受損失,有些前面用了「一定」兩字的,那已是大家成熟的共識,不用懷疑,不要再猶豫。有些是前面是「儘量」的,那只是各地情況不盡相同,當然做到更好!

我們也想再次說一句:同修啊,注意安全決不是怕!(那些根本就不出來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的人不在我們這裏交流之例,躲在家裏不出來在陰暗中偷生,面臨被淘汰的危險境地,一點都不安全,這決不是師父說的「注意安全」)

我發現,大家都在交流把注意安全當成怕那種不理智狀態和錯誤觀念的表現本身,分析它的危害,分析它錯在哪裏,但不注意安全背後是哪些人心,形成它的真正原因大家並沒真正的去曝光它,我們總結那些老把注意安全當成怕的人無非就兩大原因:一是沒這方面經驗,沒經驗那就多聽、多看、多思考、多接受同修的經驗教訓吧,謙虛使人進步嘛。二是有人心,哪些人心呢?最主要的就是顯示心、懶惰心和怕心。怎麼講呢?我們下面就剖析一下:

因為我們在有顯示心的時候,老想證實自己,證實自己比別人「勇敢」,證明自己修的比別人好,「正念」比別人強,所以才有動不動說這人怕,那人怕,誰一提安全就把怕聯繫到一塊,有時根本就是不經思考脫口而出了。

我們在懶惰時,想:到外面找公話打,多麻煩呀,手裏提上電話就打,那多省事啊,懶惰伴著麻木,伴著僥倖,哪那麼容易就有事啊…電腦裏為甚麼非得要用隱藏加密盤啊?太麻煩了,我下下來的東西想放哪放哪,管他呢,反正現在沒出事,現在舒服就行,哦,你說我們不要這樣,要注意安全,那不是沒事找事嗎?我不高興,你煩我了,我就要說你是怕!

那麼把注意安全當成怕的人怕的是甚麼呢?其實這是一種名利心,說直白了:怕別人說自己怕,在同修面前端架子,要面子,也是為證實自己,這種狡猾的怕不敢自己承認,經常硬著頭皮做事,做事極端,對整體危害很大。

不管上面哪一種人心都是自私的,都是不考慮別人和考慮整體的,都是不理智的,人心不可能讓修煉者理智,都是需要我們分清它們,去除它們的。

記的我在一個地方看到一位新做資料的同修(簡稱新手吧)的電腦沒有任何防護和加密措施,當我向同修提出建議時,這位同修看也沒看我就說了三個字:「我是神」…我當時語塞了,我真的不知該怎麼回答,現在我想清楚了:同修啊,我們是修煉的人,我們能出來證實法,救眾生,能時時想的起自己是神,那真的了不起,但我想,我們應保持的神的狀態是怎樣的呢?我認為是無畏的,同時也是慈悲的,更是清醒和理智的,也是能聽的進別人的意見和建議,能時時向內找的呀。一位神的法器(電腦)裏,決不會是混亂無序的,我們在常人中修還得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我們還不能完全神通大顯的在這行神事,我們還有責任維護人的這一層理啊,要不然同修還花那麼多精力和時間來發明破網軟件幹甚麼呢?是吧?

同時我們知道,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真實的原因,當然是鑽了大法弟子心性上有漏的空子,但它們也不敢明目張膽的亂來,它們在人中幹壞事也得符合人的這層理,它們不敢讓你在那打坐腦袋就掉了,也得千方百計找個符合世間理的甚麼原因出來,比如惡警在大法弟子的電腦中查出敏感文件來,那不是你在人這一層中可被邪惡鑽空子的地方嗎?那不也是一個漏嗎?當然我們學法修心,發出強大正念從根本上否定邪惡的安排,那麼我們為甚麼還要允許世間的這些漏存在呢?說不定我們不注意安全的不理智狀態的本身就是舊勢力的一個邪惡安排,那我們為甚麼不同樣去否定它呢?怎麼否定?不就是在這一層表現為理智的注意安全嗎?。

通過接觸和觀察,我發現把「注意安全」和「怕」等同起來的同修不外就兩種情況:一、自己沒意識到的人心(如懶惰心、歡喜心、顯示心、名利心)太重。二、沒經驗。

有人心不可怕,大家通過交流,認識到它的危害,在修煉中修去就是了。沒經驗也不可怕,多聽走過來的同修介紹,注意就是了。我們今天在這裏就這兩方面和同修交流,希望對同修有所幫助,對整體的儘快成熟有一定促進。

我接觸資料點的工作已有六年多了,在這其間,經歷了太多的辛酸和困難,資料點一次又一次被破壞,曾經在我們身邊的同修很多至今被邪惡非法關押,受到殘酷的折磨,回想很多次的損失確實是不注意安全造成的,我覺的最難和讓人痛心的不是局勢的緊張,邪惡如何瘋狂,而是同修被人心蒙住,失去理智,根本聽不進意見和勸告,那是怎麼說都不聽,直至最後出事,我們也在開闢新點的時候遇到很多一點經驗都沒有的同修,有些你一說他就接受,令人欣慰的至今穩健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而且越來越成熟,而不願聽,或者不能堅持的,確實很多都出了事的,那真的是難以挽回的損失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