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劈人」極刑到「劈胯」酷刑 【明慧網】

從「劈人」極刑到「劈胯」酷刑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九評共產黨》引用遇羅文的文章《大興屠殺調查》,對文革初期紅衛兵的殺人方式有多種描述:「……當時殺人的方法五花八門,有用棍棒打的、有用鍘刀鍘的、有用繩子勒的,對嬰幼兒更殘忍,踩住一條腿,劈另一條腿,硬是把人撕成兩半兒。」

是甚麼樣的仇恨能促使人做出這種野蠻的行徑?把孩子劈成兩半的殘忍,正是中共的階級鬥爭挑起的階級仇恨的極致展現。人性,在紅衛兵小將身上蕩然無存。

文革結束了,中國人的夢魘並沒有真正的過去,禍害世人的中共邪靈還在以另一種方式對中國人進行著迫害

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中共濫施的酷刑不勝枚舉,「劈胯」就是中共諸多酷刑中的一種。

據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報導:現年五十一歲的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大法弟子孫洪昌,於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點左右,被撫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關勇等七、八名警察綁架到清原鎮派出所。當天夜間十一點開始,關勇伙同六名警察對孫洪昌酷刑折磨,主要兇手就是惡警關勇。

眾惡警對孫洪昌拳打腳踢一個小時之後,用電棍電擊孫洪昌的小便處,然後用拳頭猛力打他的小便處。還覺得不夠狠,就開始用「劈胯」酷刑折磨孫洪昌。就是將孫洪昌右腿扣在鐵床上固定住,用雙手劈孫的左腿(受過此刑折磨的人,腿就被劈殘疾了,被折磨的人疼痛難忍,痛苦難以用語言表達)。關勇嫌劈的不得力,就說:「你們去找兩根木棍,再買寬膠帶來。」

東西拿來了,他們用寬膠帶從上到下緊緊的將木棍纏在孫的腿上,不讓腿打彎。然後再把孫的右腿扣在床上,關勇用雙手劈孫洪昌的左腿過頭。每一次都長達一、二個小時,疼的孫洪昌大叫著昏過去多次。派出所周圍的居民都聽到了孫洪昌的慘叫聲。就這樣一直折磨到第二天凌晨五點鐘。警察們在折磨孫洪昌的過程中還不時的叫囂:「我們就是沒有人性,你媳婦就是被我們打死的。你死了,我們也就是再花上二千多塊錢。」

三十日晚上,他們又對孫洪昌拳打腳踢一番後,再一次用「劈胯」酷刑折磨,同時還猛踢孫洪昌的左腳。關勇等人一邊折磨一邊問孫洪昌:「疼不疼?」酷刑折磨使孫洪昌左腿全部青紫,腫的很粗,不能站立和行走,只能躺著。

三月三十一日,孫洪昌被抬著關進了清原縣大沙溝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孫洪昌腿痛的難忍,每一天都在痛苦的呻吟中度過。五月九日,清原看守所電話通知家屬送一千元錢給孫洪昌治病。家屬聽說生命垂危,就到天橋派出所要人。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孫洪昌的左腿完全傷殘,左腳明顯的萎縮,比右腿、右腳明顯細了很多,左腳趾頭彎曲。

這一類中共不法人員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消息在明慧網上報導出來的非常多,每一次看時都讓人感同身受。這些殘酷的酷刑時時在發生著,十年來莫不如是。那麼,是甚麼原因促使這些警察丟失了起碼的人性,對大法弟子肆無忌憚的行惡呢?

關勇們敢直言「我們就是沒有人性」,令人震驚。不單單是因為他們說出了實話,還在於他們竟然敢毫無顧忌的說出。說人沒有人性,是一句很重的罵人的話,指的對像當然就是披著人皮卻幹著畜生勾當的人。而關勇們毫無理智地喊出這樣的話來,不只是在發洩,還有一點點炫耀的意味,表達的是更加殘忍的肆無忌憚的獸性。

從「劈人」致死到「劈胯」致殘,能說明中共進步了嗎?當然不能。劈人是殺害人的肉體,劈胯則是撕裂人肉體的同時荼毒人的精神。這殘害人肉體與精神的「劈胯」酷刑絲毫不遜色於「劈人」的極刑。這群沒有人性的東西對他人的生命看的極輕,他們享受的正是「劈胯」把人折磨得死去活來的過程中帶給他們自己的樂趣。國保大隊長王興傳說的話正證實了他們視生命如草芥的心態:「煉法輪功的給打死了也沒人償命,當初還不如把孫洪昌給打死了」。

從「劈人」到「劈胯」,中共的罪惡一脈相承。

把人的腿劈開來,為了達到極度的折磨人的效果,竟然用木棍和腿綁死在一起,狠命地把另一條腿掀過頭頂。施加刑罰者的喪心病狂是不言而喻的。是甚麼原因促使關勇們做到這一步?他們的人性怎麼在迫害大法弟子時完全的喪失了?是誰豢養了這樣一群毫無人性的警察?那麼他們就只會對大法弟子們濫施酷刑嗎?在我們的祖國存在著這樣一群人,不正是我們華夏民族真正的威脅和悲哀嗎?

從另一個角度看,大法弟子所承受的酷刑何以如此巨大和慘烈?他們所秉持的精神、所堅持的信仰中是甚麼可以頂得住如此殘暴的一個國家政權的打壓?

能夠支撐他們走過迫害,這其中的生命真諦不正是世人應該探求和堅守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