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人物速寫的寫作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對同修的專訪和特寫,是我們在真相報導中常用的、也是非常好的方式。真實的人物(特別配有照片的)本身就給人真實感和親切感,如果能夠寫好報導,會直接拉近和讀者的距離,讓讀者在走近人物的生活和內心世界的同時,不知不覺了解了真相。

人物特寫分為長篇和短篇的,短篇的稱為人物速寫,現在明慧網上的人物特寫大多是速寫的方式。所以這裏和大家探討的是如何寫好人物的速寫。這裏有幾個重點注意的問題,其實和其它報導也是相通的:

一、明確的主題。這是在採訪人物之前或過程中就要提煉出來的,要圍繞特定的主題去採集素材,才有可能寫出生動、可讀性強的報導。

要讓讀者知道你為甚麼要採訪這個人物,他的故事有甚麼與眾不同之處,為甚麼值得一讀。

在採訪中最觸動你的內容是甚麼,如果你要把這個人物講給朋友聽你會重點說些甚麼,那麼這個可能就應該是故事的主題。

二、結構邏輯清晰。每個段落都要圍繞主題按一定的順序展開。

三、簡潔,每一句話都要言之有物,刪繁就簡,每一句話沒有多餘的字,每一段沒有多餘的句子。這需要幾次的改寫才能達到,即使專業的記者也很少能把文章一蹴而就,而刪除冗長的部份,使文章精煉起來更是編輯的基本功。

簡潔而有表現力的語言要使用:短句子(主語+動詞+賓語),少用形容詞(很多形容詞基於一種個人感受,是模糊概念,是抽象概念,每個人的感受都不盡相同),多用細節(場景、外貌、心理或其它的描寫,為的是突出主題),多用動詞展現人物動作。

下面結合對《「真、善、忍」真好》(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六日的文章)的改寫,來說明上面的幾個問題。

本文標題《「真、善、忍」真好》比較吸引人,其實應該是這個特寫的主題,而且根據現有文中的素材應該突出「修煉者用慈悲、大忍喚醒了眾生」這個主題。突出這個主題有兩個主要情節:雅清寬容了老闆無端的發火,老闆轉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雅清在機場面對不明真相人的辱罵不動心,依然以微笑面對,在法輪功學員共同努力下,現在更多人明白了真相。但是後者在文章沒有舉出具體的例子。這和採訪寫作時主題不明、或者忽視重要的細節有直接的關係。

如果確定了「修煉者用慈悲、大忍喚醒了眾生」這個主題,能夠從新搜集到雅清在機場笑對怒罵的具體事例,那麼導語可以有兩種寫法。

一、用軼事手法導語把老闆發火事件寫在開頭:

雅清在洛杉磯一家公司工作,老闆也是一名華人。一天雅清整理好了資料,準備送給老闆。此時辦公室卻突然傳來了老闆對雅清的大吼聲:「我交代你辦的事情,為甚麼還沒有做好!」

同事們都對雅清投來了詫異目光。面對這一切,雅清心中卻沒有絲毫的不悅與尷尬,她面帶微笑把資料交到了老闆的手中,和顏悅色地問:「老闆,您要的是不是這個文件?」老闆接過資料,心中愧疚,甚麼話也沒講。

(上面的一些細節是根據常識推測,記者真正寫作時應該在採訪中獲取更多故事發生時的情況,用更多細節比如老闆發火時的神情等,讓讀者體會到自己就在事發現場。)

中午雅清要到銀行辦事時,老闆就在門口等她,真誠地對她說:「‘真、善、忍’真好。」(採訪中最好能得到以下細節:雅清看到老闆時的心理描寫,老闆當時的神情、語氣等。)

(接著的這一段應該提到老闆以前對法輪功的誤解,不寫誤解,沒有對比,就體現不出轉變。以及雅清使老闆轉變的更多事例和細節,否則一個事例還不足以使老闆根本的轉變。如果可能,記者也可以直接採訪老闆,讓他談自己轉變的心路。)

後來公司要招聘,老闆說:「要招人,就招法輪功學員。」

(上面是導語部份,區別於概況事實式的硬導語,這種導語稱為軟導語。特寫中大多採用軟導語。)

雅清的老闆在她身上見證了法輪功修煉者的善良與博大的胸懷,徹底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而這樣的故事還發生在洛杉磯機場,發生在更多人的身上。(這是核心段,接在軟導語的後面,寫出文章的重點、主題。)

後面再寫機場笑對怒罵的具體事例等。

二、用描寫手法導語開頭,描寫雅清在機場時的情景,比如:

在繁忙的洛杉磯機場,(甚麼樣的人群),一個(甚麼樣的,人物主要特徵)的婦女面帶著微笑,為乘客遞上真相資料。(遊客的反應)。

下面段落寫在機場笑對怒罵的具體事例。」

這裏是為了說明軟導語的兩種寫法,但本人覺得第一種導語是最佳選擇,因為發生在辦公室的故事更貼近普通讀者。

本文後面寫雅清如何擺正修煉和家庭關係部份不是主題範圍內的,容易沖淡主題,而且這種寫作角度是面對同修而非普通讀者。而雅清家人對她修煉態度的轉變是主題要表達的,可以用家人說的話直接寫出轉變過程,也可以寫出小故事,但這部份應該略寫。如果沒有精彩的引語和故事,那這部份都應該刪掉。

如果能夠挖掘出足夠的素材,那麼文章的結構就是從:雅清的工作、家庭、機場講真相、三個方面烘托主題。而且過程中要讓讀者走入雅清的內心世界:她為甚麼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為甚麼要堅持講真相?最後擴展主題:法輪功學員們十年如一日和平理性講真相,使世人對法輪功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雅清她為甚麼能為了講真相,忍常人所不能忍。這些在我們修煉者看來是普通的事情,而在普通讀者看來,可能是最想知道的事情,所以要站在讀者角度多問幾個為甚麼,用普通讀者的視角去探索修煉者人物的內心。

例如在揭露被迫害報導中,採訪同修在酷刑中為甚麼能堅忍不屈?為甚麼不恨警察?在迫害中依然慈悲對待他們?當然這些也要根據採訪的主題。但是在明慧的報導中,比較少見能夠挖掘出更深主題的,所以感覺很多報導看起來很相似,給讀者印象不深。

另外,也很少能見到非常突出的細節能烘托住主題的。比如寫酷刑的殘酷,只是簡單介紹出是甚麼樣的酷刑是遠遠不夠的,記得有一篇文章寫到幾根電棍同時電擊時的感受就像非常重的棒子打在頭上,這就是成功的細節描寫,讓人看後忘不了。

以上是個人在寫作上的一點兒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我們都希望明慧的報導和真相資料能儘快有一個質的飛躍,當然現在已經在昇華的過程中。但是現在離專業的水平還是有一定距離的。而我們媒體的目標還不止是達到真正的專業化,還要達到最好的水平,走出留給後人的路。那麼除了心性不斷昇華外,掌握基本寫作、編輯、攝影、排版的專業技能的問題已經擺在了我們的面前。只有方方面面的整體配合到位,才能提高真相資料的質量,才能更有力的去救度眾生。

也希望有這些專業技能的同修能寫一些提高技巧方面的文章,使大家儘快的整體提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