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說:「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運有聯繫,命運事業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兇,該甚麼時候來也是註定的。過去太后(武則天)誅殺皇帝的宗族,宗子被送到大理寺審判應當死刑,宗子長嘆說:‘我既然免不了一死,何必污染了刀鋸!’半夜時,用自己的衣服領子上吊而死,到天亮時又甦醒過來,立刻又說又笑,又吃又喝,同在家裏一樣。幾天以後被殺,臉色神氣一點兒也沒有改變。當他剛甦醒的時候說:‘我剛死,冥府的官就生氣對我說:‘你該被殺死,為甚麼自己就來了?快回去受刑!’宗子問甚麼緣故,冥官把生死簿給他看,因為你前世殺了人,現在要報償。宗子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以受害時面無一點難色。」人來世間,何時出生,何時入土,看來早有定數,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行善積德,做惡造業,沒有不償還的。

貞觀年間,張寶藏任金吾長史,經常因為在朝值班結束,歸回櫟陽。有一次在路上碰到一個少年打獵,割下新鮮肉野餐。張寶藏靠著樹長嘆說:「我張寶藏年已七十,未曾吃過一次像這樣的酒肉,太可悲了。」旁邊有一個和尚指著他說:「六十日之內,官職會升到三品,有甚麼可嘆息的呢?」說完就不見了。寶藏很奇怪,立刻回到京城。

這時太宗得了痢疾很痛苦,很多醫生給治都不見效。就下詔書訪問殿庭中的左右大臣,有能治這種病的,一定重重賞他。當時寶藏也曾被這種病困擾過,就寫了一份奏疏獻出用乳汁煎蓽撥的藥方,皇上服了藥以後立刻就好了。下詔給宰相,授予張寶藏五品官。魏徵有意為難,過了一個多月也不擬文授官。皇上的病又發作了,詢問左右侍臣,「我以前吃了乳煎蓽撥的藥很有效。」於是又命令進獻此藥,一吃又好了。

因此皇上想想說:「我曾下令授予進方人五品官,到現在不見提升授官,甚麼原因呢?」魏徵害了怕,說:「奉詔那時候,不知是文還是武的。」皇上生氣說:「治好了宰相,不妨授給他三品官,我是天子,難道不如你嗎?」就嚴厲地說:「給他三品文官。再授鴻臚卿官號。」當時正好六十天啊。看來人生除了生死是命中註定的,官職、富貴也是註定的,難怪古人常說:「命裏有時終需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出自《太平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