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淺談「正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讀了《明慧週刊》第三九零期《正念正行 四次牢獄之災被善解》後,對同修能在魔窟中用大法賦予的正氣、「用最大的聲音」、在受難中仍講真相救人的超常表現,和其魔難得以善解的結果很受鼓舞;但與此同時,對這位同修在否定舊勢力的基本認識上產生了疑問,想在此提出,以進一步真正明白師父的偉大法理,共同走好以後的光耀宇宙的助師正法之路。

同修文章中說,有一次,他被舉報送到看守所十五天,「心想這是師父讓我來這裏救度有緣人,是師父安排我來救人來了。平時還沒有這個機會呢。就覺得我來這裏是來講真相的。沒有被迫害,也沒有反迫害的念頭,只有救人的念頭。」他在四次被抓、被放中,「不管到哪,我都想這是師父安排我救有緣人。」有一次是被一個女的舉報,但警察沒抓他,他文中說:「我同樣悟到,就是這樣安排我被舉報,安排國保大隊來人卻不抓我……我想是師父安排這種方式打開她的心結。最終救了這個生命!」

我想切磋的問題是:無量慈悲的師父會把他的弟子安排到邪惡的看守所等魔窟中去「救度有緣人」嗎?為救度眾生幾乎耗盡一切的我們偉大的師父會讓一個生命(如那個女的)去採用將毀滅其生命的「舉報大法弟子」的罪惡來「救度這個生命」嗎?

我覺的雖然這位同修做的是「無私無畏」,可是他卻沒有認真學好師父關於否定舊勢力迫害的法理,而邪惡就利用了他「對法認識的不足」這個空子,在兩年內給他強加了四次魔難。可他卻一次又一次的不悟,不自覺的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遭受了不該承受的痛苦,甚至被魔欺騙的還把邪惡的迫害強加在師尊身上,認定是「師父安排」的!這種對師父的大法的不嚴肅和錯誤理解,如還不立即糾正,繼續滋養邪惡,後果怎堪設想?!

師父關於對舊勢力全盤否定的法已經講了快十年了。在被迫害中,師父時時刻刻都在保護著弟子!我從千萬位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中,從自己切身的歷次魔難中,深刻的、真切的感受到、並實實在在的得到了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每當看到同修們(也包括自己),由於遵照師父大法的法理,正念正信、正悟正修,闖過了舊勢力設下的那一道道邪惡大關,迎來了柳暗花明時,深切的感受到大法鑄就的新宇宙生命的純正時,真是由衷的驚嘆大法的神奇殊勝和洪大神威,禁不住熱淚沾襟!

而在看了這位同修四次被抓、被放的文章,再聯想到目前許多仍在受著邪惡各種迫害的同修,在難受之餘,我更看到了我們共同存在的、必須立即解決的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我們呀,太不識寶了!太不聽師父的話了!太不珍惜師父賜給我們的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了!

其實,師父在講法中,早已明明白白的告訴了我們這場邪惡迫害的來由,教給了我們怎麼樣去針對它、否定它、直至排除它的種種應對法理,指明了一條通向圓滿的成神之路!一切的一切,盡在法中。天機盡洩,任何絕招,只要你真心要,就能得到!在人類過去幾千年的歷史中,也留下了許多修煉的書,可謂汗牛充棟。但本本都是越看越糊塗,越看越不知道從何下手。但即使這樣,也仍不乏有志之士,捨世緣去求道。師父曾告訴過我們:「過去那個修煉的人用繩子爬進去之後,把繩子割斷,就在洞裏修煉,修煉不出來,就得死裏頭。沒有水、沒有食物,他就是在這樣一個極其特殊的環境下採用的一個特殊的修煉方法。」(《轉法輪》)可是修來修去,修的還不是自己。想想這些,真是慚愧。正如一句古話:「人在福中不知福」。如今的我們,師父給了真經,理白言明,不給我們打半點兒含糊,還給了我們法輪、氣機,天天有師父法身呵護,時時有大法指路!與古人修道的恆心、決心、環境、條件比一比,真是沒半點兒悟性!為何還不立即奮起直追,在法上精進呢?!由於迷戀於紅塵的虛幻,著眼於現實的利益,忘了眾生的期盼,漠視師父的苦度,向道的心不誠、不堅,缺乏一種如飢似渴、即使廢寢忘食也不為過的、發自內心返本歸真的渴望去學師父的法,去修自己的心。不是修煉人的狀態,當然理解不了師父的法理。正是由於我們的心不誠,意不堅,加上輕慢、懶惰、放不下的私情……等等,被舊勢力所利用、所加強,從而不肯去精心領悟法理,不敢去勤於實修,致使迫害歷經十年,仍在繼續,眾生仍處於受難之中!足見精進、正悟,何等關鍵。

比如說,本文中提到的這位同修,如果在第一次被迫害之前、或當中,能夠正悟到師父的法理,向內找到自己被邪惡鑽空子之所在,是因為我們有漏才給邪惡有了迫害的藉口,如果這時能夠迅速在法中歸正和彌補,在思想中全盤否定邪惡迫害,我想可能就不會招來以後的魔難。本文提到的同修把迫害錯悟為是師父給的救人的機會,他願意要,就招來了四次魔難。師父早在零三年大紐約講法中講了一位大法弟子在監獄中放下自我,講真相救人的壯舉。結合當時的背景,我認為這位大法弟子絕沒有在心中認定是師父把他安排到那兒去的;他是切實遵照了師父反覆講給弟子的關於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反迫害,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偉大法理:「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那位大法弟子當時金剛不動的言行就是對邪惡迫害本身的否定,是在否定迫害的正念下的對邪惡的震懾,走的是師父的正道!

當然本文談到的同修是零六年才得法的,能做到如此堅定,實屬很難得了!但是,重要的是我們在此切磋的是法理,目地是共同提高,走好以後的助師正法路!如果我們把看問題的著眼點從單純的他表現出的「沒有怕心,甚至還覺得自己在救人,自我感覺良好」,移到大法弟子應該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正確基點上看一看:在他四次被抓、被放的過程中,有多少眾生對邪靈的恐懼又被刷新,再受毒害?使其被救度的難度又加大了多少?大法因之又蒙受了多少羞辱?師父為善解他的魔難,又增添了多少苦難的承受!而更為嚴重的是,如果被迫害到牢獄的學員思想上都「沒有被迫害,也沒有反迫害的念頭,只有救人的念頭」,都把牢獄視為「是師父安排來救有緣人的機會」,那還有何「反迫害」之理?邪惡完全有理由更加肆無忌憚的加以迫害了!這是正悟嗎?是正念正行嗎?我認為只能把其看成是由於沒有認真學好大法而帶來的本可避免的損失,值得從中接受教訓。但好在由於他已修出的對大法的堅定而得到的四次善解,實為師父的洪大慈悲!

如今,特別是在學了師父最近《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後,我更覺的我們一定要百倍重視學好大法、修好自己的重要性。讓我們儘快了卻人心,修去後天觀念,做好三件事,竭盡全力的、虔心的去實踐師父偉大神聖的佛法真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