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大學校友劉丹慘遭四年折磨(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畢業於佳木斯大學的大法弟子劉丹女士於2005年10月被黑龍江省雞西市惡警綁架,折磨了五天四夜。還在醫院輸液時,劉丹又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直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隨後於2006年1月被非法判刑4年,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到了慘無人道的折磨。

為了抵制迫害,劉丹在獄中被迫絕食三年多,目前身體狀況非常差,常感到胸悶、胸痛、呼吸困難,典型心臟病症狀。


劉丹上學時的照片(資料)

劉丹個子不高,長得白白淨淨,家住雞西市小恒山礦。被綁架時劉丹才29歲,未婚,正值一生中最美好的階段。

五天四夜的酷刑折磨

2005年10月24日,黑龍江省雞西市國保大隊、雞冠區分局焦陽(女)、張偉、王偉軍等四人闖入法輪功學員劉淑蘭家,當時劉丹回家探親,到劉淑蘭家串門,惡警將劉丹等人綁架到雞冠區公安分局野蠻折磨五天四夜,在第二看守所兩次生命垂危被送醫院搶救。

事發當天,惡警將劉丹綁架到雞冠區公安分局。惡警王偉軍將劉丹雙手背銬,讓其長時間面牆體罰,並用污言穢語謾罵。夜間,又將劉丹的雙手高高的倒扣在鐵門上,綁上雙腳,人只能彎腰頭朝下,此種姿勢讓人疼痛難忍(演示圖1)。之後,王偉軍強迫劉丹摁指紋,劉丹不按,他就讓劉丹鑽到凳子底下,被劉丹拒絕,王偉軍一腳把劉丹絆倒,劉丹的頭部重重的撞擊到地面上,然後王強行把劉丹的雙腿並在一起,頭貼在雙腿上,用凳子壓在劉丹的背上,王坐在凳子上一上午(演示圖2)。


演示圖1


演示圖2

25日下午,張偉將大法師父的照片用皮筋綁在劉丹的腳下,劉丹趁他不注意,將照片藏在後背。張借搜照片之際,強行將劉丹外衣扣子扯下兩個。晚上,焦陽知道此事後,對劉丹進行侮辱,在有多名男警察在場的情況下,將劉丹的衣服掀起至胸部,狠毒的掐劉丹的肚子,讓她說照片在哪裏。王偉軍配合焦陽將劉丹踢倒在地,把劉丹的雙腿分開,將劉丹的臉摁在地面上進行毒打(演示圖3),直到焦陽在劉丹的背部發現照片後才停止。焦陽知道劉丹是未婚女子,下流的說:她是黃花閨女。


演示圖3


演示圖4

26日下午,雞西市公安局惡警劉加學練過武術,他折磨劉丹時,抓住劉丹肘關節處的穴位,用力狠狠的掐、捏,使劉丹心跳加速,快至休克狀態。這種疼痛讓人一分一秒都難以承受,劉加學卻反覆折磨劉丹多次。其間劉丹高呼「法輪大法好」。劉加學掐、捏累了休息時,還不知廉恥地說:我就愛聽你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

劉加學的同伙(不知姓名),大約20多歲,用皮帶狠狠的抽打劉丹的手心、手背,將她打倒在地,又抓住她的頭髮拽起來,讓她的頭靠著牆,彎腰體罰(演示圖4)。這時劉丹的身體已極其虛弱,幾次倒在地上。他又揪住劉丹的頭髮將其拽起,拿著皮帶繼續惡毒的抽打劉丹全身。導致劉丹全身青腫,面部、手部的淤血嚴重,頭髮也被抓掉很多。劉加學及其同伙的狠毒,讓現場的一名警察都不忍心看而離開。

劉丹被毒打後,見飯食就噁心,每天只喝少量的水。26日晚上,連續兩天被酷刑折磨的劉丹身體已經極度虛弱,王偉軍還不讓劉丹睡覺,把劉丹雙手背銬在暖氣管上,一直到凌晨4點鐘。雞冠區分局惡警張偉見到劉丹後,趁劉丹不備,向劉丹的太陽穴多次猛擊,穿著皮鞋踢劉丹的臉和身體。

27日分局姓解的司機將買來的飲料「激活」強迫劉丹喝下,劉丹喝不進去,飲料全洒在劉丹的身上。後來解某又拿來了牛奶,捏住劉丹的鼻子強迫她喝,導致牛奶洒在了劉丹的衣服上,幾次未成功才住手。

在看守所,二次生命垂危

劉丹在雞西市公安分局遭受了五天四夜的折磨,惡警謊稱劉丹是部裏通緝的,在零口供的情況下,2005年10月28日,將她劫持到雞西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剛到二看時,劉丹就感到頭痛、噁心,腹痛,出現生命垂危症狀。到10月30日,雞冠區分局才來人把劉丹送進市醫院搶救,做了頭部CT和腹部超聲波檢查,住院期間被插胃管灌食。幾天後又被送回看守所。

11月11日,劉丹無法進食,又出現生命危險,再次被送進市醫院搶救,使用了心電監護儀,插胃管灌食。

住院期間被非法勞教

11月24日,還在醫院打著點滴的劉丹被非法勞教三年,劫持到位於哈爾濱的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原省戒毒中心)。劉丹因為五天四夜的折磨,胃出血,體檢不合格,被勞教所拒收。雞冠區分局把劉丹扔在勞教所的醫院裏治療。

勞教所惡警梁雪梅對劉丹進行監控洗腦,劉丹絕食抵制,每天都被四、五個惡警和一、二個犯人拖來拖去的灌食,一天灌兩三次,門牙被撬出了幾個豁口,牙齒也鬆了,灌食用的勺子給撬彎了,她的嘴、舌頭、口腔都破了。每次灌完食,她的衣服、頭髮、臉都被豆粉或菜湯弄得濕漉漉的,臉上一點血色也沒有,還有幾道被手指甲劃過的新傷痕。看著她遭受的折磨,連犯人都哭了。

劉丹胃出血,而且食道也壞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勞教所惡徒們還給劉丹下鼻管,讓她遭受更大的折磨。劉丹曾說過:「一個叫劉瑩的護士給她下鼻管,灌進去的豆粉和胃液一起吐出來,結果吐出來的比灌進去的還多。該護士不死心,隔幾個小時又給她下了一次鼻管,結果灌進去的又都吐出來。第二天,一個姓周的護士又給她下鼻管,她堅決抵制,鼻管插了5、6次都從嘴裏出來,還差點插到氣管裏,鼻管拔出來時沾滿了鮮血,管上滴下的鮮血沾滿了衣襟。就這樣仍不住手,又讓一個姓王的護士從另一個沒受傷的鼻孔下鼻管,結果用注射器從胃裏抽出來半管血。」

勞教所惡警每天給劉丹點滴4、5瓶藥,她的血管不好,經常一次點滴就得紮7、8針。她的胳膊、手上全是針眼,青一塊紫一塊。

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參與灌食的惡警有:呂麗新、梁雪梅、張春景、馮遠慧、劉銘、呂管教、黃管教、王丹、司帥等。

二十四小時監控,非法判刑四年

因為劉丹的身體狀況,勞教所要求雞冠區分局把人接回來,雞冠區分局把劉丹推給了雞西市恒山區公安分局。恒山分局副局長孫孟山拒絕接人,把此事又推給了劉丹的家人。12月7日,劉丹被父親接回家,只住了一宿,第二天恒山分局就派人到她家進行二十四小時監控,並讓她父母簽字擔保。劉丹母親是開診所的大夫,這麼多警察在她家嚴重影響診所的生意。無奈,劉丹的父親找親屬在恒山區九坑租了一個房子,把劉丹送到了那裏。十多個警察又在那裏二十四小時監控,限制劉丹的人身自由,劉丹的親戚去看望也要受到嚴格盤問。

為了達到迫害劉丹的目地,惡警網羅罪名,操控雞冠區惡黨檢察院於2006年1月6日非法起訴,1月12日,雞西市警察突然闖進劉丹家,無所顧忌的把身體極度虛弱、無法行走的劉丹用被子包上,抱下樓,劫持到雞冠區惡黨法院非法開庭, 13日(第二天)判決就下到了本人手裏,劉丹被非法判刑4年。從這麼快起訴到判決看,完全是內定好了的一次陰謀,而且連正常合法的上訴機會都沒有。

因為劉丹的身體情況,只能先在家休養。農曆新年前,住進劉丹家隔壁的十幾個警察及監視劉丹行蹤的攝像機、報警器之類的東西全部撤出,又由雞冠區南山派出所的警察每天到劉丹家一次,繼續監視劉丹的行蹤和身體情況,強迫劉丹父親簽字保證其女兒不得離開居室。

二十天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

2006年3月,劉丹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為抵制迫害,她絕食抗議。惡警教唆犯人肖立華、張靜、高紅等利用灌食之機折磨劉丹,每次都要把她綁上,用膠帶把她的嘴封住,或扯著頭髮摔她。更為可恥的是,為了羞辱法輪功並迫害劉丹,惡人拿出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逼迫劉丹去坐。

劉丹的身體被迫害的極為虛弱,邪惡之徒只得將她轉到病號監區,由殺人犯李桂香包夾。李桂香對劉丹打罵不止,每次灌食時,李都指使犯人商曉梅加入大量的大蒜,用開口器將劉丹的嘴支住撐大到極限,而且每次都要撐一個多小時,以此來折磨迫害劉丹,導致劉丹的口腔和嘴角出血、腫脹。

2006年11月29日至12月9日,包夾趙麗、張芳清、周鳳麗、修淑芬等人對劉丹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當時,劉丹在女子監獄醫院302室,室內無監控設備。劉丹身體極度虛弱,趙麗、周鳳麗強行將寫有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罪的囚服讓劉丹穿上,並將她從床上拽到地上碼坐(編注;碼坐是一種酷刑,要求坐在地上或矮小的凳子上,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全身不能動)。劉丹拒絕,並高呼「法輪大法好」,趙麗、周鳳麗用膠帶封住她的嘴,將劉丹一隻手向上,另一隻手向下,大背銬的樣子捆在一起,又用毛巾和襯衣繫上,同時口中不停污言穢語,大肆謾罵劉丹。

劉丹本來身體很虛弱,加上如此折磨,心臟病發作昏迷過去,小便失禁,甦醒後躺在地上嘔吐不止。犯人張麗榮看劉丹一會兒清醒,一會兒昏迷,怕承擔責任,想找犯人護士,修淑芬不讓,爭執很長時間後,才將劉丹抬到床上,將嘔吐的髒物藏了起來。犯人護士羅玉梅來測血壓,發現血壓特低,問劉丹這種情況多久了,趙麗搶著說才這樣。隨後趙英靈(監獄醫院院長)、張秀麗(教導員)、於英民(大隊長)都來了,叫囂「誰讓她躺著,到地上碼坐!碼坐到晚上十點!」趙麗於是將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劉丹拖到地上碼坐。

有了趙英靈的命令,趙麗等人更加瘋狂的迫害劉丹,幾乎每天都強迫劉丹在地上碼坐。有一天劉丹兩手被綁在床邊,嘴上用膠帶封住在地上碼坐二十四個小時。

12月2日上午,張芳清告訴趙麗說:劉志強(監獄長)、鄭傑(大隊長)到了對門303室了,劉丹聽見了高呼,希望得到幫助。張芳清、趙麗、周鳳麗心虛,害怕曝光,卻不就此停手,反而變本加厲的折磨劉丹,用強制的手段讓她噤聲。惡犯將劉丹的雙手在後背繫上,高高的吊在床沿上,使劉丹蹲不下去,又站不起來,張芳清將劉丹的頭髮揪下來,捻成細繩往劉丹的鼻子孔裏、耳朵眼兒裏塞,同時還罵著下流話,迫害近一天時間,犯人護士來灌食的時候,才將劉丹抬到床上。

以後每天趙麗都將劉丹從床上拖到地上,拳打腳踢,毒打一番,再吊上劉丹的頭髮,拽下來的頭髮滿地都是,打耳光,用力踩劉丹的光腳,向後使勁擰她的雙手。劉丹被吊起來嘔吐不止,趙麗用紙把嘔吐物塗在劉丹的臉上、脖子上、耳朵上,再將手紙塞到劉丹的胸前,趙麗還將劉丹的襪子蘸上嘔吐物往劉丹嘴裏塞。

為了制止迫害,劉丹告訴值夜的包夾隋麗娟找於英民隊長,趙麗得知後不讓找,劉丹又告訴值夜班的王洪志,但是他們根本就不報告隊長。無奈劉丹又向獄政警察呼救,獄政警察是專管犯人違紀的,見劉丹被綁在地上碼坐,嘴上封著膠帶,卻視而不見。趙麗因此更加肆無忌憚的迫害劉丹,並叫囂:迫害你們法輪功沒人管,劉獄長說了明年攻堅專門轉化法輪功,誰也幫不了你。

12月9日,於英民值班來了,劉丹講了自己被迫害的經過,讓於英民看自己腫得像饅頭一樣的雙手和胳膊,及嘴上臉上被趙麗抓破的痕跡。趙麗得知後在走廊裏大聲叫道:「如果於隊長換包夾,偏向法輪功,我就找劉獄長告於大隊。」

善惡有報,蒼天有眼,其後迫害劉丹的幾個惡犯都相繼受到了上天的懲罰:修淑芬在折磨劉丹的當日就被刑事犯張麗英毒打一頓;趙麗肺結核又進一步加重,經常咳嗽不停,瘦得像骷髏;周鳳麗心臟病發作,連續多日疼痛難忍,睡不著覺;張麗榮現右側面癱,眼睛閉不上。

絕食三年多,身體狀況非常差

2007年11月14日,劉丹感到噁心、胸悶、氣短、呼吸困難、臉色、口唇發青,犯人護士商曉梅為劉丹測心電圖,心電圖異常,隨後趙英靈、於英民、姜婷(包組幹警)來看劉丹,趙勸劉吃飯,劉丹說:「我因被打才絕食」。趙英靈竟信口雌黃,當著眾人的面說:「誰打你了,沒人打你」。而且謊稱劉丹只是有些心律快,堂堂一個院長難道連個心電圖都不會看?

劉丹目前已絕食抵制迫害三年多,身體狀況非常差,常感到胸悶、胸痛、呼吸困難,典型心臟病症狀。雞西善良的父老鄉親們,請伸出援手,幫助劉丹早日走出魔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