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師點化子春修道 愛子難捨前功盡棄(二)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仙師知道通過三次點化,杜子春對人世間的錢財已無貪念,放下了修煉人最難放下的利益之心,修煉的機緣也已成熟,所以就引子春入道修煉。

仙師拿了三個白石丸和一杯酒給了杜子春,讓他趕快吃下去。仙師又拿了一張虎皮鋪在內屋西牆下,面朝東坐下,告誡杜子春道:「你千萬不要出聲。這裏出現的大神、惡鬼、夜叉或者地獄、猛獸;以及你的親屬們被綁著受刑遭罪,這一切都不是真事。你不論看見甚麼慘狀,都不要動不要說話,安心別害怕,那就絕不會對你有甚麼傷害,千萬要想著我這些囑咐!」

仙師去後,杜子春向院裏看,院裏有一個裝滿了水的大甕,此外沒看到甚麼。道士剛走,杜子春就聽見外面人喊馬叫震天動地,只見滿山滿谷都是士兵,旌旗飄飄,戈矛閃閃,千乘萬騎蜂擁而來。有一個人自稱大將軍,身高一丈多,他本人和他的馬都披著金鎧甲,光芒耀眼。大將軍的衛士就有幾百人,都舉著劍張著弓,一直來到屋前,大聲呵斥杜子春說:「你是甚麼人?大將軍到了怎麼竟不迴避!」有些衛士還用劍逼著杜子春問他的姓名,還問他在做甚麼,他都一聲也不吭。見他不出聲,衛士們大怒,一聲聲喊叫著「殺了他!」「射死他!」杜子春仍是不出聲,那個大將軍只好怒氣沖沖地帶著隊伍走了。

過了片刻,又來了一群群的猛虎、毒龍、獅子、蝮蛇和毒蠍,爭先恐後地撲向杜子春要撕碎他、吞食他,有的還在他頭頂跳來跳去張牙舞爪,杜子春仍是不動聲色。過了一會兒,這些毒蛇猛獸也都散去了。

這時突然大雨滂沱雷電交加,天昏地暗伸手不見五指,不一會兒又有大火輪燃燒著在他左右滾動,光在身前身後閃耀,亮得眼都睜不開。片刻之間,院子裏水深一丈多,空中雷聲隆隆電光閃閃,像要讓山峰崩塌河水倒流,其勢不可擋。一眨眼的工夫滾滾的浪濤湧到杜子春的座位前,他仍是端端正正坐著連眼皮也不眨一下。

接著那位大將軍又來了,領著一群地獄中的牛頭馬面和猙獰的厲鬼,將一口裝滿滾開的水的大鍋放在杜子春面前,鬼怪們手執長矛和兩股鐵叉,命令道:「說出你的姓名,就放了你,如果不說,就把你放在鍋裏煮!」杜子春仍不說話,恐嚇、威逼都不能動搖他的修道之心,可謂堅如磐石。

這時鬼怪們又把他的妻子抓來綁在台階下,指著他妻子向杜子春說:「說出你的姓名,就放了她。」杜子春還是不作聲。於是鬼怪們鞭打他的妻子,用刀砍她,用箭射她,一會兒燒,一會兒煮,百般折磨慘不忍睹。他妻子苦不堪忍,就向杜子春哭號道:「我雖然又醜又笨,配不上你,但我畢竟給你作了十幾年妻子了。現在我被鬼抓來這樣折磨,我實在受不了啦!我不敢指望你向他們跪伏求情,只希望你說一句話,我就能活命了。人誰能無情,丈夫你就忍心不出聲,讓我繼續受折磨嗎?」他妻子邊哭邊喊又咒又罵,杜子春始終不理不睬,因為他深知這一切都是對他的考驗,不能為眼前的幻化所動,修煉中只要照著師父所說的去做才能圓滿。

那位大將軍見杜子春不說話,就說:「你不說話,我還有更毒辣的手段對付你老婆!」說著命令抬來了銼碓,從腳上開始一寸寸地銼他的妻子。妻子哭聲越來越高,杜子春還是連看也不看。大將軍說:「這個傢伙有妖術,不能讓他在世上久呆!」於是命令左右,把杜子春斬了,然後把他的魂魄帶著去見閻王。閻王一見杜子春就說:「這不是雲台峰的那個妖民嗎?給我把他打入地獄裏去!」於是杜子春受盡了下油鍋、入石磨、進火坑、上刀山所有的地獄酷刑。然而由於他心裏牢記著那位仙師的叮囑,咬著牙都挺過來了,連叫都不叫一聲。

杜子春人嚇不得,鬼欺不得,雷光電閃,妻子考驗均不動心。即使掉了腦袋,游走地獄,上刀山,下火海,也謹遵師囑,絕不開口。地獄的鬼卒沒了辦法,向閻王報告,說所有的刑罰都給杜子春用完了。閻王說:「這個傢伙陰險毒惡,不該讓他當男人,下輩子讓他做女人!」於是讓杜子春投胎轉世到宋州單父縣的縣丞王勸家。杜子春轉世為女子,一生下來就多病,扎針吃藥一天沒斷過,還掉進火裏摔到床下,受了無數的苦,但杜子春始終不出聲。

轉眼間杜子春長成了一個容貌絕代的女子,但就是不說話,縣丞王勸的全家認為她是個啞女。有些人對她百般調戲侮辱,杜子春總是一聲不吭。縣丞的同鄉有個考中了進士的人叫盧生,聽說縣丞的女兒容貌很美,就很傾慕,就求媒人去縣丞家提媒。縣丞家藉口是啞女,把媒人推辭了。盧生說:「妻子只要賢惠就好,不會說話又有甚麼關係呢?正好給那些長舌婦作個榜樣。」縣丞就答應了婚事。盧生按照規矩施行了六禮,和杜子春辦了婚事。兩個人過了幾年,感情非常好,生了一個男孩,男孩已經兩歲了,十分聰明。盧生抱著孩子和她說話,她不吭聲,想盡辦法逗她也不說話。盧生大怒說:「古時賈大夫的妻子瞧不起他,始終不笑,但後來妻子看見賈大夫射了山雞,也就對他無憾了。我雖然地位不如賈大夫,但我的才學比會射山雞不強百倍嗎?可是你卻不屑於跟我說話!大丈夫被妻子瞧不起,還要她的兒子做甚麼!」說著就抓起男孩的兩腿扔了出去,孩子的頭摔在石頭上,頓時腦漿迸裂,鮮血濺出好幾步遠。

杜子春愛子心切,一時間忘了仙師的囑咐,不覺失聲喊道:「啊呀!……」聲還沒落,發現他自己又坐在雲台峰的那間道觀中,他的仙師也在面前。這時是黎明時分,突然紫色的火燄竄上了屋梁,轉眼間烈火熊熊,把屋子燒毀了。仙師說:「你這個窮酸小子,可把我坑苦了!」就提著杜子春的頭髮扔進水甕裏,火立刻就滅了。仙師說:「在你的心裏,喜、怒、哀、懼、惡、欲都忘掉了,只有愛你還沒忘記。盧生摔你孩子時你若不出聲,我的仙丹就能煉成,你也就能成為上仙了。可嘆啊,仙才真是太難得了!我的仙丹可以再煉,但你卻還得回到人間去,以後繼續勤奮地修道吧!」說完給他向遠方指了路讓他回去。臨走時,他登上燒毀的房基,看見那煉丹爐已壞了,當中有個鐵柱子,有手臂那麼粗,好幾尺長,那仙師正脫了衣服,用刀子削那鐵柱子。杜子春回到家後,非常悔恨他當初忘了對仙師發的誓,想回去找到仙師為他效力以補償自己的過失。他來到雲台峰,甚麼也沒找到,只好懷著惋惜悔恨的心情回來了。

(出自《太平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