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燭光夜悼反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明慧記者馮道生華盛頓DC報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在美國國會山與華盛頓紀念碑之間,法輪功學員以燭光排出「正法」和「Falun Dafa」以及一千五百餘人的燭光方陣,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國大陸同修,揭露並呼籲制止迫害。夜色映襯下,整個場面莊嚴、肅穆、祥和。

正如一首歌中所唱,「一點點燭光,一曲曲悲歌,訴說著修煉者的英雄悲壯。一點點燭光,一首首史詩,他講述著修煉者的慈悲堅強。」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在美國國會山與華盛頓紀念碑之間,舉行反迫害十週年燭光夜悼。

活動主持人黃祖威博士說,每年的七月二十日之前,法輪功學員都會在這裏舉辦這項活動,揭露並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在十年的迫害中,經過核實的已有超過三千名法輪功學員被奪去生命。但是由於法輪功學員堅持講真相,越來越多的人已經了解了發生在中國的迫害事實。今年的集會上,公開演講反對中共迫害的美國國會議員也超過往年。我們相信,隨著人們了解真相,中共的邪惡就會被世人認清,它在國內外就無法繼續行騙,迫害也就無以為繼。

來自芝加哥的馬老太太,雖然已過了八十八歲的生日,但是精神不輸年輕同修。「我六十歲的時候,人家都說我像八十多歲。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八十多歲的時候,人家都說我像六十多歲。」馬老太太說:「如果人們都按照‘真、善、忍’做人,人類社會就會美好。可是中共卻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人。所以我要盡力來反對迫害。」

今年八十六歲、退休前曾在國內某大學教授法律的周先生,曾花了很多錢學過十多種氣功,但是效果都不夠理想。「我五十多歲時身體已經很壞了,連走路都不穩。」周先生說:「修煉法輪功後,我身體確實變好了,可是那麼多同修卻因為修煉而被害。其實,就算是按照中共的憲法和法律,在中國修煉法輪功也是合法的,因為法輪功是信仰,修煉者只是要做好人、鍛煉身體。我當然要來(反迫害)。」

修煉兩年多、來自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傑厚姆(Jerome),曾在小時候希望能像中國的和尚那樣到深山老林裏修煉。「修煉法輪功後,我不再酗酒,剪去了披肩長髮。現在與可愛的妻子有了個兩月大的孩子。」傑厚姆說:「我非常感謝法輪功,他讓我不走極端,能夠平衡好我的修煉和生活。所以我希望告訴中國人:我真的非常感謝中國博大精神的文化,希望中國人能夠認清中共的本質。」


來自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傑厚姆(Jerome)參加華府反迫害燭光夜悼活動

來自德國的王女士則表示:她在清華大學的同學很優秀,導師的評價很好。可是,這位同學卻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功,被判刑八年。「我非常希望立即結束這種迫害。」王女士說。

最近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著名宗教心理學學者孫延軍教授也來支持該活動,他表示:「在如此殘酷的迫害下法輪功學員之所以能夠堅持和平理性反迫害,是因為他們對‘真、善、忍’的信仰。很多人甚至被奪去生命也不放棄自己的信仰,是因為有比生命更可貴的東西。」

從澳洲來華府旅遊的瓊安(Jonnane)和同伴從燭光夜悼現場經過。教授瑜伽的瓊安對打坐頗有興趣,對純潔的燭光也是情有獨鍾。看到這個場面,她最強烈的感覺就是平和。兩人都頻頻用相機留下這莊嚴祥和的一幕。原本不了解法輪功的他們聽到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深感震驚,並對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表示支持。

在國防部工作的萊斯卡(Lesca)被悠揚的音樂和解說所吸引,來到現場,站在路邊靜靜地觀看。他連連感嘆這場面優美祥和,不同尋常。原本對法輪功並不了解的他,聽到「真善忍」時,非常贊同,對發生在中國的迫害感到不可理喻。萊斯卡表示回去後,要上網閱讀,進一步了解法輪功。

對燭光夜悼感到好奇的辛蒂(Cindy)走過來問這是在做甚麼。當了解了這是反迫害十週年之際,法輪功學員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國大陸同修,揭露並呼籲制止迫害時,她感慨不已。辛蒂認為,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會給人們帶來災難。她希望社會和美國政府都能採取行動,不讓共產黨危害社會和人類。離開前,辛蒂感謝法輪功學員為她講解,並表達了對反迫害的支持。



背景簡介: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引發全球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活動。事實證明,這場迫害不僅針對法輪功學員的「真善忍」信仰,也在試圖泯滅所有人的道德原則和精神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