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洪兵生前被大慶監獄注射不明藥物(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大慶石油管理局採油七廠大法弟子朱洪兵(朱洪兵)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大慶紅衛星監獄非法關押和摧殘,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被迫害垂危的朱洪兵回家半年後,於2009年6月18日含冤離世。

朱洪兵遺體被火化時,頭蓋骨外面是白的,裏面卻是黑的,骨頭嚴重的疏鬆,不知是何種藥物所致。


遭受迫害出獄時的朱洪兵

在大慶紅衛星監獄裏,朱洪兵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後,當時就失去了知覺,醒來後,記憶力嚴重衰退,剛剛吃過的飯就想不起來了,告訴他,在廚房給你燒開水喝。他一會就會問,菜是不是燉糊了。你再告訴他,是燒開水呢。過兩分鐘,他還會問你,你在廚房燉的是茄子嗎?

大慶監獄不讓朱洪兵吃飯,又野蠻灌食,有一次把一碗奶粉灌進朱洪兵肺部,造成肺葉全都潰爛。

由於朱洪兵的身體遭到嚴重的迫害,由人抬出監獄大門。多種酷刑折磨,朱洪兵從監獄走出僅半年時間,便含冤離世了。

在朱洪兵臨走的前幾天,他的親人多次接到匿名電話騷擾,打探朱洪兵的身體現況如何。問他們是誰,他們不說,也不報姓名。問他們是幹甚麼的,也遭拒絕回答。

朱洪兵被監禁迫害前,在大慶採油七廠一礦綜合隊工作。2001年12月29日,朱洪兵正在單位工作,採油七廠惡黨書籍劉殿林與七廠一礦書記聶校輝(現都已離職),伙同七廠派出所惡警李坤、高曉東等,以「回訪」為名,竄到朱洪兵單位,逼迫朱洪兵等寫「保證書」、「悔過書」等,當場遭到朱洪兵的嚴詞拒絕。

李坤便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對朱洪兵強行搜身,在朱洪兵身上搜到用於講真相救度眾生的真相材料後,惡警李坤又帶人到朱洪兵家強行抄家,搶走部份用來講真相材料與大法書,他們又以此為「證據」,對朱洪兵非法判刑七年。

在監獄裏,警察不讓朱洪兵吃飯、睡覺、上廁所。五天以後,又按絕食處理,強行灌食,下胃管。有一次,惡人把一碗奶粉全灌進了朱洪兵的肺部,造成肺葉全都潰爛,導致後來心臟衰竭。

惡警常常指使犯人毆打朱洪兵。特別是監獄有上級檢查的時候,由於朱洪兵不穿囚服,它們抓著朱洪兵的頭往牆上撞,或往地上撞,不撞暈死過去,不罷手。

惡警還把朱洪兵呈「大」字型掛在牆上,三天放下來的時候,胳膊腫的比腿還粗,好幾天都不能正常走路。

2008年12月29日放出監獄的時候,朱洪兵已無能力行走,已無力走出監獄的大門,監獄惡警又不讓外面的親人進去接朱洪兵。後來有一個剛被釋放的犯人把朱洪兵從過道上背出了監獄的大門。2009年6月18日,被迫害垂危的朱洪兵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