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黑監獄 邪惡集中營

——揭露武漢市江岸區諶家磯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武漢江岸區諶家磯洗腦班,位於武漢市偏僻之地,靠長江邊上,此地原是武漢冶煉廠的一座廢棄的子弟小學,後於二零零零年三月被武漢市江岸邪黨區委「六一零」用來作為迫害大法學員的黑窩。

諶家磯洗腦班的人員是從武漢邪黨各級組織、公檢法機構和政府部門調來,用邪黨歷次政治運動中積累的各種邪惡手段,逼迫被綁架的大法學員放棄信仰,但沒有起到甚麼作用。

最初把持洗腦班的頭目是江岸邪黨區委「六一零」副主任李英傑。李英傑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開始,就積極參與迫害,以利用這場迫害運動撈取政治資本,他四處收集各種惡毒的整人方法,將邪黨各勞教所中那些殘忍的、沒有人性的整人手段,「引進」洗腦班,還把惡人龔良漢等弄到洗腦班組成所謂「幫教團」,用最惡毒的方式折磨迫害大法學員。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原武漢市工商銀行堤角分理處的女職員李軍峽,被武漢市江岸區「六一零」惡警從廈門綁架回武漢,再次非法關押到「諶家磯洗腦班」,李英傑指使龔良漢、邱紅(洗腦班做飯的)、鄧啟和(洗腦班司機)等使用暴力手段折磨李軍峽,不讓睡覺,罰站、逼迫看誹謗大法的資料,不停寫所謂「思想彙報」、「交代問題」,刺激她、辱罵她,惡人將李軍峽四肢分開銬在床上長達十多天,銬子都深深的紮進肉裏,骨頭都露出來了,兩腳脖子上的肉都是黑的,李軍峽四肢無法活動,口渴想要喝水,惡人邱紅、鄧啟和竟然拿起小便盆給她灌尿喝。最後李軍峽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五月,胡紹斌接替李英傑出任江岸區委「六一零辦公室」主任,胡紹斌和李英傑一樣,都是靠迫害法輪功起家的既得利益者,深諳中共邪惡的基因,胡紹斌從默默無聞爬到武漢市「六一零」的處長位置,最終坐上江岸區委610辦公室主任,靠的就是陰險毒辣。

胡紹斌四處放言:「六一零」就是當今的蓋世太保,掌握監獄,可以調控一切軍、警、司法、公安、特務等,可以任意抓人、關人。二零零四年五月,當時在武漢市610科長的胡紹斌指使武漢市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把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黃詠梅迫害成殘廢,胡紹斌逼黃詠梅妥協,黃詠梅不從。胡紹斌就唆使惡人李為、龔良漢等連續十天十夜不讓黃詠梅睡覺,並將黃詠梅吊銬在兩張鐵床上五天六晚,黃詠梅被吊得小便便在褲子裏。龔良漢等還使勁往兩邊拉兩張鐵床,如同五馬分屍,黃詠梅差點暈死過去,雙手的主要神經被拉脫損傷,最後被迫害成殘廢,生活不能自理。胡紹斌卻說:「死了往火葬場一甩,就說你自殺。」

要想讓洗腦班維持,必須有心狠手黑的邪惡之徒充當打手,胡紹斌通過對大法弟子的折磨來選擇那些狠毒的惡人,他時常撕下偽裝親自督促打手行惡,從中觀察挑選惡毒之人。為了穩住自己的六一零主任的地位,撈取迫害本錢,初到江岸區委610辦公室主任位置上的胡紹斌,就插手「諶家磯洗腦班」。

大法學員吳碧玲被綁架到「諶家磯洗腦班」,胡紹斌親自安排給吳碧玲灌食,讓自己的司機兼打手張劍帶頭,親自挑選惡人鄧啟和、邱紅(女)、姚紅(女)、江明亮(保安)、詹才旺(保安)等將吳碧玲按住,用毛巾捂住吳碧玲的鼻子,用筷子、牙刷等東西撬吳碧玲的牙,惡人還不停的打吳碧玲的臉,掐吳碧玲腮幫子。為了發洩,惡人還給吳碧玲灌辣椒水,其邪惡程度令人髮指。胡紹斌幾次欲非法勞教吳碧玲都沒有得逞,最後胡紹斌利用手中權力開後門,把吳碧玲弄進勞教所。

二零零七年三月,大法學員張偉傑被綁架,胡紹斌為了阻止張偉傑寫申訴信使出各種手段。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當張偉傑的第二封申訴信發出去後,胡紹斌氣急敗壞的親自帶著惡人市六一零的左大文、司機兼打手張劍、區六一零副主任何某、保安江明亮、詹才旺,對張偉傑大打出手,逼問張偉傑申訴信是怎麼發出去的,張劍叫道:「把我們的醜事都說出去了。」胡紹斌叫囂:「打死他!打死他!」並讓這幾個打手把張偉傑按倒給胡紹斌下跪。胡紹斌聲稱:「我跟省市領導反映了,對待張偉傑就是要重拳出擊。打死他!」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中石化長江燃料武漢分公司漢陽新五里油站副經理盧晉被劫持到「諶家磯洗腦班」,當天遭到惡人鄧啟和毒打。盧晉遭惡人殘酷毒打的消息被公布到海外網站上,胡紹斌惱羞成怒,帶著自己的司機兼打手張劍到洗腦班盤問盧晉被打之事都跟誰講了,怎麼傳出去的消息,見盧晉不回答。胡紹斌再次撕下偽善的面具,親自坐在那看,點名惡人動手毒打盧晉。

原深圳發展銀行廣州海珠支行營業部經理汪宇清,2009年3月被從廣州勞教所劫持到諶家磯洗腦班。胡紹斌為轉化汪宇清,指使惡人索漢華、戚春芳、楊正香等,使出最凶殘的手段折磨汪宇清,全力「整」汪宇清,不讓睡覺。

多年來,胡紹斌到全國亂竄,在廣東、西藏等地四處活動,到處吹噓自己如何做「轉化」,編造假經文,造謠、誹謗、仇視大法,在這場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中,雙手沾滿血債,武漢市幾起迫害大法弟子的大案,幾乎都有胡紹斌參與。胡紹斌竟還時常吹噓:轟動全國的彭敏一家案子就是他擺平的。真是不打自招。這筆血債一定會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