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派出所/六一零惡人錄(7/11/09)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

  • 長林子勞教所副所長李金華對董連太的死負責

  • 內蒙古通遼市保康公安局惡警名單

  • 曝光內蒙古五原縣勞教所惡人

  • 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市國保大隊惡警辛國忠、於景豔

  • 滎陽市國保大隊趙衛東犯罪事實

  • 參與綁架甘肅金昌大法弟子部份人員電話

  • 寧河縣前國保支隊隊長高利生

  • 再曝鄭州市第一看守所張慧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 哈爾濱市「六一零」二零零九年六月犯罪記錄

  • 長林子勞教所副所長李金華對董連太的死負責

    自從中共邪黨利用勞教迫害大法弟子以來,李金華就擔任長林子勞教所一大隊大隊長,扮演「紅臉」。當時一大隊主要關押「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李金華表現出對他們的所謂關心,試圖給學員洗腦。2008年9月某一天,李金華到隊裏查看,法輪功學員董連太要求去醫院檢查,並陳述當地惡警隱瞞董連太體檢時的實際病情,強行把他送入勞教所的情況,李金華不讓董繼續說,並當眾威脅:「再說給你扔鐵椅子上」。

    董連太仍訴說當地惡警的做假行為,李金華將董連太強制銬到鐵椅子上(俗稱老虎凳),並違規使用械具,將坐在鐵椅子上的董連太雙手背到後面用手銬銬住,持續約4─5天,值班警察限制董連太上廁所,並利用普通勞教人員迫害他。

    董絕食抗議,遭長林子勞教所醫院姓那和姓馬的警醫等數次野蠻灌食,致董連太肺炎、發燒、呼吸困難直至病危。警察怕董連太死在勞教所擔責任,趕緊給辦保外送回家,回家後大約十幾日董連太含冤離世。

    李金華等人對董連太的死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揭開李金華的偽善面紗,希望能促其覺醒,勸其不要以為同其他惡警相比對法輪功學員好一些就可以心安理得了,自己當邪黨幫凶多年,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滔天罪業未來都得自己去償還。

    希望了解實情的人們提供詳細資料,以備以後查辦。


    內蒙古通遼市保康公安局惡警名單

    內蒙古通遼市保康公安局惡警名單如下:

    副局長張福順,2000年至2006年任副局長主管打壓法輪功,現已退居二線仍在公安局工作
    李富,1999年至2003年任國保大隊隊長參與迫害法輪功,現在交警大隊工作。
    肖忠,2004年至2006年任國保大隊隊長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在任期間有兩名大法弟子被勞教,現在公安其他大隊工作。
    殷維,2004年至2006年任國保大隊610主任在任職期間有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綁架關押勞教,現在此人已退居二線,在其他大隊工作。
    尹建國,2006年至2009年任國保大隊隊長多次抓捕大法弟子,現在仍在當國保大隊的隊長
    邵玉紅2005年末從司法局調來夥同公安局610派出所七八名警察抄大法弟子家時,偷盜大法弟子家的財物,2006年夥同一男警察偷走大法弟子價值五千元金首飾,此人在公安局治安股上班。
    宋守安,保康鎮中中心社區片警
    還有一個名字不詳,中等身材,三十多歲,任曾任保康鎮東大菊花片警,2005年是他親自跟蹤包斯琴並打來電話叫來多名警察非法綁架四名大法弟子,現在此人仍然公安局上班,具體大隊不詳。


    曝光內蒙古五原縣勞教所惡人

    內蒙古五原縣勞動教養所,是內蒙古西部區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基地,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有呼和浩特、包頭市、錫林郭勒盟、巴彥淖爾市、烏海市、阿拉善盟、赤峰市等地的法輪功男學員,還非法關押著北京市、河北等外地的法輪功學員。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特別殘忍,下面是部份惡警姓名,職務,警號,辦公室電話。

    內蒙古五原縣勞動教養所 電話:0478-524200 0478-5242049

    姓名 職務 辦公室電話 警號

    魏民選 所長 0478-5242000 1518000

    郝報喜 副政委 0478-5242002 1518003

    許強 副所長 0478-5242003 1518004

    楊建國 副所長 0478-5242004 1518006

    付萬壽 調研員 0478-5242005 15180

    楊富榮 調研員 0478-5242006 1518005

    郵寄地址:內蒙古五原勞動教養所或內蒙古五原縣1號信箱 郵政編碼: 015112


    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市國保大隊惡警辛國忠、於景豔

    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市國保大隊惡警辛國忠、於景豔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綁架,非法審訊,折磨大法弟子,不讓大法弟子睡覺。大法弟子對其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誣蔑大法。

    迫害十年,不少惡警現世現報,這裏我們鄭重警告:不要被惡黨欺騙,不要做中共的傀儡。珍惜自己的生命。


    滎陽市國保大隊趙衛東犯罪事實

    趙衛東,滎陽市國保大隊(610)頭目,一直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2007年調到國保大隊提升為國保大隊隊長後,更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並對學員進行勒索,直接參與多起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陷害等天怒人怨的惡性事件。以下是收集的部份案例,更多的還在收集中。

    例一:趙衛東一夥的610人員長期跟蹤滎陽市法輪功學員聶俊花(女,50多歲)不放。野蠻綁架大法弟子聶俊花,多次巨額罰款。現在聶俊花又被滎陽市國保大隊610和其它不明真相部門的人勾結未經正常法律程序判刑2年半,現被非法關押在滎陽三里莊勞教所。

    例二:2007年6月17日,在趙衛東的迫害下,法輪功學員李秦軍被非法勞教三年半,現被非法關押在新密市監獄,其勒索未果。

    例三:2008年7月9日趙衛東等國保大隊610人員無任何法律手續野蠻綁架滎陽大法弟子秦志祥 老瑞。 7月10日晚9點又到鄭州市上街區把大法弟子任豔君和胡愛敏抓走。

    例四:2008年6月10日,滎陽市國保大隊及索河派出所闖入劉河鎮窩張村李紅採家,看到有新唐人電視真相資料,帶走了她。本村李可花、吳清梅2人在十八里河勞教所被非法勞教1年。

    例五:2009年6月11日8點多,滎陽市國保大隊及廣武派出所周某等多人到任河村大法弟子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大法弟子的大法書和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又毀壞了師尊的法像;野蠻綁架了任車夫妻兩位大法弟子。

    例六:2009年6月14日下午4點鐘左右,六一零國保大隊惡警趙衛東帶領十幾個不明真相的警察開著多輛警車非法闖入高村鄉馬溝村法輪功學員張洪昌家,將正在交流心得體會的大法學員楊發林、秋珍、秋菊、榮玲、連枝、愛雲、荊環、趙美榮野蠻綁架到孫砦拘留所。

    以上收集的幾例只是趙衛東之流迫害好人的極少數案例的一部份。正告參與迫害法輪功的610不法人員、警察和各級官員; 任何對法輪功的迫害, 都會大白於天下, 給自己的未來帶來可怕的後果。任何參與迫害的人, 都逃不過天理、法律的審判; 立即懸崖勒馬,將功補過,才是唯一的出路。

    趙衛東電話 13700855767


    參與綁架甘肅金昌大法弟子部份人員電話

    6月22日參與綁架甘肅金昌大法弟子部份人員電話:

    尚可武---0945--8396069(辦公室)
    彭維平--13830591370
    嚴正武--13993583259


    寧河縣前國保支隊隊長高利生

    寧河縣公安局惡警高利生,任寧河縣公安局國保支隊隊長期間,迫害大法弟子。高利生曾為了迫害大法弟子劉素芝,而上跳下竄,迫使其丈夫與她離婚,還謊稱是為了劉素芝家庭考慮。據悉,此惡徒已經丟了國保隊的工作。


    再曝鄭州市第一看守所張慧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鄭州市第一看守所的前身八科是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管教幹部張慧助惡為虐,對大法弟子仇恨、迫害。她不僅運用低級下流的手段敲詐、勒索、騙錢,而且還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黑打手。

    張慧慣用殺人犯、吸毒販毒犯和經濟詐騙犯充當牢頭獄霸。這些社會渣子在張慧的縱容、唆使下,逼迫大法弟子負重勞役:磨錫紙、挑錫紙、做火機、裝機頭等,每天幹活長達十八個小時。經常以趕任務為藉口不讓吃午飯,有時只發一個饅頭;每頓飯從下板、排隊、打飯到吃只給十分鐘時間,可往往不到十分鐘她便吹哨,若吃不完逼你倒掉也不許再吃一口。由於長期低頭幹活,超負荷的勞累和營養不良,致使有些大法學員頭抬不起來,有些成了歪脖子,還有的老年大法弟子因裝機頭用力過度造成手指僵化,關節變形,多年來疼痛不能握拳。

    張慧敲詐、騙錢的手段更是卑鄙,她不希望家屬從所門口登記處送錢物,她常主動給家屬打電話,讓把錢物直接送她那由她轉交,這樣她為所欲為、明目張膽的多少錢她都敢吞。有時家屬送的食品和在所內買的代金券即小伙票,她常以學員表現不好為藉口不給本人而落進她的私囊。當大法學員離開看守所被送往監獄迫害時,所剩的現金和小伙票一概不退還給本人,快見面的時候張慧還讓另一管教給家屬打電話說:「某某要判刑了,允許來所見面,但是不要忘了給張慧帶些錢和東西。」

    張慧所管的監區經常發生群毆事件,特別對大法弟子更加狠毒。大法弟子王某某不放棄個人信仰,堅決不配合她的惡行她恨之入骨,常常赤膊上陣大打出手,她的口頭禪是:「你反動,就專你的政,我就是政府」。進她的辦公室必須喊報告,大法弟子不配合,張慧對其拳打腳踢。大法弟子高喊:「法輪大法好!」她更是氣急敗壞吼叫著打耳光、抓住頭髮硬往牆上撞,張慧還煽動號內的刑事犯對被打後有哭叫的,用骯髒的大便紙或衛生巾塞住嘴。大法弟子王某某抗議虐待和非法關押而絕食,張慧糾集惡人野蠻灌食,她讓犯人按住大法弟子的手腳,用粗管子硬往裏插,據灌食的一個人說這位大法弟子的胃很可能會萎縮。就這樣大法弟子王某某在張慧的淫威下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一年多下來,原本青春靚麗的大法弟子王某某竟被折磨成一個體質虛弱,表情呆板,失憶且走路時身體失去平衡的人。

    張慧助惡為虐。若上邊兒要來檢查時,她讓犯人統一口徑說:「我們這裏沒有打罵,沒有牢頭獄霸,全是人性化管理。」真是彌天大謊啊!

    在此,我們正告張慧和那些像張慧一樣作惡的人,善惡有報是天理,多行不義必自斃,蒼天有眼,勸君行善莫行惡。那些迫害修煉「真善忍」善良群體的人,你們的惡行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昭然於天下。只有棄惡行善才能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張慧電話:0371──65866036 (宅)
    13937132601 (手機)


    哈爾濱市「六一零」二零零九年六月犯罪記錄

    專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恐怖組織「610辦公室」,明裏暗裏操縱共產黨的各個職能部門來迫害一群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的好人。看看六月份哈爾濱市「610辦公室」的部份惡行,就能知道這個「610辦公室」的邪惡。

    哈爾濱「610」頭子李樹新於2009年02月28日,夥同南崗國保大隊和興路派出所等惡警綁架大法弟子栗志剛。6月2日,栗志剛六十多歲的母親被通知去南崗區國保大隊取回被惡警非法扣押的栗志剛的私有物品。因取回被非法扣押的民意麵包車,需國保大隊副隊長黃耀彬簽字,故栗母去找惡警黃耀彬,黃某無理由不給車,還兩次狠力推搡栗母並用惡語侮辱。

    6月6日,哈爾濱大法弟子高科在道外十二道街講真相時被道外區太古派出所惡警綁架。16日放回,20日左右,高科、高科的妻子及一位家中做客的法輪大法弟子被惡警闖入家中綁架到看守所,惡警欲對高科非法勞教一年。

    6月7日,哈爾濱市南崗區法輪功學員六十三歲的林君芬被惡警綁架。

    6月8日,哈爾濱市南崗區法輪功學員七十多歲的關雲卿被文化派出所夥同革新派出所惡警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資料和貴重私人物品,並被綁架到派出所。派出所要求關雲卿簽字,關雲卿沒有配合惡警要求。惡警逼迫關雲卿女兒交五千元錢後才放人。由於不法人員騷擾,年過七旬的關雲卿老人有家不能回,被迫流離在外。

    6月11日,哈爾濱國安局、哈爾濱市公安局共五惡警到方正縣,夥同方正縣公安局惡警,在幾天之內就將所謂案子提交檢察院、法院,完成對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紀保山的非法判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方正縣國保大隊王連春曾毆打紀保山。方正縣監獄6月16日通知家屬去見紀保山,說是17日紀保山將被送往呼蘭監獄。在方正監獄接見室家屬發現原本健康的紀保山已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在做送往呼蘭監獄前的身體檢查,稱其已得肺結核。6月29日,家屬去呼蘭監獄探望紀保山,獄方稱查無此人。

    6月11日,肇東大法弟子李東利在哈市火車站被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到鐵路看守所。家屬去要人也被非法扣押。

    6月16日,哈爾濱市道外法院對肇東大法弟子谷雲朋、李國軍進行所謂的公開庭審,法院周圍布滿了警車、便衣。劫持兩位大法弟子的警車駛向法院時,速度異常的快,谷雲朋、李國軍被強制在車子的座席底下,頭被罩著按在地上,穿著黃馬甲,雙手戴著手銬,雙腳戴著腳鐐。

    法庭陳述中,李國軍陳述了被刑訊逼供,法官無禮的向受害人索要證據,李國軍說:「沒有,打的傷都已經好了(二月十九日被綁架到六月十六日已四個月了),當時一群人打,有穿警服的,有沒穿的。」谷雲朋陳述當初被綁架時的所謂罪證是因被刑訊逼供才說的,當說到自己被扣在鐵椅子上,倒空被灌芥末油的經過時,話沒說完,檢察長便揮手制止並恐嚇他:「你不配合法庭,對你量刑是有影響的。」

    谷雲朋父母為他請了律師,說好做無罪辯護,律師因受到施壓和威脅:做無罪辯護就逮捕你,在出庭時違心的做了有罪辯護,檢察長問一句答一句,像是律師在受審。

    谷雲朋被哈道外法院非法判刑5年,李國軍被哈道外法院非法判刑3年,現送至哈市新建集訓隊迫害。

    6月16日,現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前進勞教所大法弟子趙玉霞。家屬去看望時,勞教所不讓接見。

    6月22日,哈爾濱邪黨公檢法合謀耍流氓手段,再次阻擾律師為法輪功學員栗志剛做無罪辯護。北京正義律師09年6月17日接到了南崗區法院「辦案人」宋成章的通知,稱將於6月22日上午9時非法審理栗志剛冤案,律師於6月22日從北京趕到哈爾濱,宋成章見到律師後卻說:市裏(指610及政法委)臨時通知說,這個案子是特殊案件,今天不開庭了,現在你們可以複印案卷了(曾數次被阻撓不讓閱卷及複印卷宗),並被威脅說:複印的卷宗,絕對不可以給媒體或上網發表。哈爾濱市南崗區法輪功學員栗志剛,於2009年2月28日在家中被破門而入的惡警綁架後,栗母為栗志剛聘請了當地律師被南崗區國保大隊隊長王立國及副大隊長黃耀濱恐嚇,律師被迫退出辯護。後栗母又為栗志剛聘請了北京正義律師為其辯護,又被哈爾濱公檢法以各種非法理由阻撓,在正義律師據理力爭下,法院表面上同意律師介入,可暗地裏勾結公安機關再阻律師介入此案。

    天滅中共在即,還在替邪黨行惡、迫害骨肉同胞的人們啊,清醒吧,不要做邪黨的殉葬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