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王村女子勞教所野蠻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山東王村女子勞教所仍在野蠻迫害被劫持在那裏的大法弟子。勞教所惡人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強迫她們違心表態放棄信仰。勞教所還對大法弟子進行野蠻的奴役。

一、暴力洗腦

凡是進過王村女子勞教所的人都知道,一進勞教所首先遇到的是:惡人千方百計對大法弟子進行的「轉化」迫害。方法有:「學習」誹謗大法的所謂「文件」、看誹謗大法的光盤、寫所謂的「學習心得」、寫「保證書」、大會揭批、坐小凳、罰站、掛吊銬、不讓睡覺、不讓喝水、不讓吃飯、不讓大小便、吃不明藥物等。一開始由邪悟者做幫教,進而就是吸毒犯當幫教,倆幫一。幫教為了減刑,不擇手段對付法輪功修煉者,例如:

1、昌邑大法弟子於麗麗、陳振波被蒙頭吊起七晝夜不「轉化」,其惡警氣急敗壞,指使徐惠惠等人把其當拳擊袋打,用鉤針在脊背上橫豎亂劃,劃的滿脊背上道道血痕。惡警鄭金霞指使蔣麗霞與孫丹丹(吸毒犯)對陳振波進行毒打,把頸椎打壞,頭歪在一邊,一年多了還直不起來。用鉤針捅耳朵,鉤針捅在耳朵裏,拿不出來了,上醫院才取出來,結果捅壞了耳朵。

2、萊州大法弟子盧秀敏坐小凳子兩天兩夜不「轉化」,惡警鄭金霞指使蔣麗霞與孫丹丹(吸毒犯)叫喊:「一天不『轉化』打一天,兩天不『轉化』打兩天,直打到『轉化』為止。」兩個吸毒犯還挺賣力氣,拼命的打,打累了,休息一下再打,一直打了兩天。有一次,惡警宋麗娟見盧秀敏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來,佯問:「為甚麼躺在地上?」 盧秀敏說「被打的起不來了!」宋說:「不要胡說,誰見了?」接著就用高跟鞋跺腳面,直跺的一年多了盧秀敏還沒好。還有一次,指使一群吸毒犯對盧秀敏進行群毆,邊打邊問,寫不寫(三書)?由於盧秀敏不配合邪惡,其中一個叫王麗麗的吸毒者叫囂「找傢伙,打她個當門開瓢!」

3、湖北大法弟子曹玉香,冬天裏滿身潑上涼水在敞開門窗的房子裏凍了七天七夜,不准吃飯、喝水、睡覺。還有一次罰站兩天兩夜不准吃喝,但還擺樣子每頓「一菜一饃。」刑事犯劉文龍管著填寫吃飯記錄,一天填三次,不准落下一頓。

4、壽光大法弟子付文英,有一次由於沒完成強制奴役任務,被惡警石偉、孫振紅拽著頭髮往牆上碰,把頭碰破了不准說是被撞破的,只能說是犯了病,自己破的。

5、大法弟子孫懷森絕食抗議,吸毒犯蔣麗霞等用粗管子野蠻灌食一個月,灌的都是菜湯水。有一次遭受蔣的毒打,把頭都打破了,蔣怕別人看見,給她戴了個白頭套。

6、李小燕,二十六歲的大法弟子,由於不放棄信仰被吊了七天七夜,大小便也不放下來。有一次惡警孫振紅和吸毒犯蔣麗霞給吊著的李小燕脫褲子解手,有意不給把褲子提上,惡警宋麗娟見狀哈哈大笑,對其進行人格侮辱。

二、超量奴役勞動

勞教所為了賺錢,定額量一加再加。就拿纏線來說,根據每個人的身體狀況每人每天80-150個。不管分的多少,保證讓你在所謂的奴役時間內都完不成,這樣就形成了一個為了完成定額就必須得加班加點,把吃飯、睡覺、休息、大小便洗刷的時間都用來勞動了,還是完不成,就自然的延長了奴役時間。身體有病的和每天延長至十五、六個小時依然完不成的,那麼星期六、星期日(原本是休息時間)也就成了勞動時間,有甚者年初一還在幹。由於身體弱不能幹活,得到的懲罰就是不給吃飯或少吃飯。

三、瞞上欺下,內外勾結

1、每逢有檢查的來了一是改善生活,二是找人作假。只要一改善生活,炒菜見油有肉了,必定是有檢查的來了,檢查的沒來,早就準備好了,過後再把檢查改善生活多花的錢給省出來。檢查的來前,先找好人,編好怎麼說,怎麼問怎麼答,誰靠前誰靠後,事先都得安排好,以免把真實情況給暴露了。

2、只要誰有病了,他們的「愛心」立即出來了,積極的安排到王村183醫院去檢查,原因是檢查費、藥費都是自己付,拿甚麼藥醫院說了算,吃藥在他們的監視下吃,不吃都不行。不吃這藥還好些,越吃身體越壞,腦子越不清醒,眼越花,神智越糊塗。也不知給吃的甚麼藥。可他們的目的達到了:錢賺了,人被控制了。

山東省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惡警名單:

趙文輝 大隊長
趙麗麗 副大隊長
孫振紅 副大隊長
曾 敏 代班
石 偉 代班
宋麗娟 代班
趙紅梅 代班
鄭金霞 代班
五、猶大名單:
楊秀榮 濱州人
劉寶葉 鄭州人
劉京俊 日照人
蔡雲娥 鄭州人
周桂梅 萊州人
劉秀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