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派出所/六一零惡人錄(6/7/09)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

  • 中共吉林省政法機關召開所謂的維護穩定計劃騷擾、打壓民眾

  • 大連市監獄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 綁架濟南市槐蔭區大法弟子李桂珍的匡山派出所的惡人

  • 福建省寧化縣公安局惡警

  • 山東省曹縣惡人

  • 四川德陽監獄、楠木寺勞教所惡人

  • 四川省彭州市隆豐鎮惡人劉光華的惡行

  • 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惡警曲劍波

  • 陝西陝西棗子河勞教所惡警胡新奇的罪惡

  • 中共吉林省政法機關召開所謂的維護穩定計劃騷擾、打壓民眾

    2009年5月31日下午2時,中共吉林省政法機關召開了所謂的「維護穩定工作會議」,會議由副省長金振吉主持,吉林邪黨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李申學作部署,要求2009年11月末為止,全省9個市地州的各級政法機關、基層組織對法輪功「重點人員」實行全程跟蹤、人盯人跟蹤。


    大連市監獄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大連市監獄現從今年一季度起,監獄長李曉民、副監獄長張孝玉、政委孟佔波與押送的辦案單位及各監區長簽訂所謂轉化大法弟子的協議,監獄的報紙中已經登出,所謂的轉化率要達到百分之七十,因此各監區中隊長就安排犯人嚴加看管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利用犯人打罵、體罰大法弟子,用各種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各監區的中隊長親自參與洗腦轉化大法弟子。二監區的大法弟子吳博正在絕食抗議一中隊長馬洪馳對他的迫害。二監區長劉換奇、劉守賓採取各種手段參與轉化大法弟子。

    監獄強迫大法弟子每天參加長達十二小時的勞動,並且時常加班、加點,對拒絕參加勞動的,剝奪接見親人、打電話等權利。

    大連監獄通訊地址:大連市甘井子區姚工街300#  郵編:116037
    監獄長:李曉民,副監獄長:張孝玉,政委:孟佔波


    綁架濟南市槐蔭區大法弟子李桂珍的匡山派出所的惡人

    6月4日下午4點左右,濟南市槐蔭區大法弟子李桂珍在匡山被惡警綁架並非法關押在匡山派出所,於當晚十一點左右被非法抄家。

    附匡山派出所惡人名錄:
    匡山派出所:        0531-85968012     85968447
    匡山派出所惡所長李貴剛:他是真正的幕後元凶,直接受命於槐蔭六一零,操縱著匡山派出所的一窩惡警,策劃迫害方式。
    副所長張繼忠:該人邪惡、狠毒。
    副所長高寧:30歲,惡黨黨員,大學文化,為人邪惡狠毒。
    副所長馬東:30多歲,面皮白,鷹鉤鼻,目光陰狠,邪惡狠毒。
    惡警梁保國、華殿清、武文博:曾瘋狂毆打大法弟子。

    邪惡女警胡春雨:三十多歲,為無恥、下流之徒,曾夥同槐蔭「六一零」的女惡警殘酷迫害匡山大法弟子張世航,抽打張世航的面部,將張世航捆綁在床上,用橡膠警棍擊打張世航的胸、腹,作為一個女人,竟用電棍電擊張世航的陰部和肛門,全無人性。

    濟南市槐蔭區公安分局
    總機:0531--85986000
    電話: 0531-85601614
    辦公室電話:0531--85601644、85601654、85601646、85601649、85605110
    局長:韓磊
    副局長:賀立坤、王建平、孫野青
    政保科:劉玉厚,姬長軍 電話:0531--85990204、85083246
    槐蔭區610辦公室主任劉文起 辦: 0531-87589278    ,小靈通 0531-2277610
    濟南市610辦公室電話:0531-82038134
    劉國榮 副主任 0531─82038103, 82868818, 13969093610


    福建省寧化縣公安局惡警

    近幾年來,福建省三明市寧化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長黎根雲和國保大隊蔣新根專職迫害大法弟子,具體迫害事實如下:

    2007年11月4日上午,寧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蔣新根帶6名幹警非法到張玉清(女,大法弟子)家抄家,搶劫去光盤23張,真相資料230份。與此同時,林業局公安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邱寶森(男,32歲)。2008年5月中旬,寧化縣法院非法判邱寶森四年;非法判張玉清三年,送清流林領勞改農場。

    大法弟子謝時仁,男,農民,駕駛員,住寧化縣城郊鄉瓦莊村,2008年9月上旬拿《風雨天地行》光盤給隔壁農民看,有三個農民看了,被惡人舉報,看了光盤的三個農民都被寧化縣公安局抓,被關押逼迫他們供出光盤來源,後寧化縣公安將謝時仁綁架關押,2009年2月謝時仁被寧化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送清流縣林領勞改農場。

    2008年5月份,寧化縣泉上鎮中心小學優秀教師江月娥因教學生背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寫的《洪吟》詩詞被人舉報。「610辦」(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國保大隊興師動眾的非法抄了江老師的家,並且要江老師家人脅迫她放棄信仰。江月娥老師是學校最受學生愛戴的老師之一,她教的學生品學兼優,家長對她評價很高。610辦及國保大隊抓著學生不放,要他們「揭批」他們愛戴的老師,並且脅迫那些已經退出邪黨少先隊組織的學生佩戴「紅領巾」宣誓重新加入少先隊。

    江月娥老師被非法關押15天後,邪黨組織天天上門騷擾、威脅,美其名曰「關心」「幫助」,實則威脅其放棄信仰,同時派人日夜監視,假期也要天天去學校做早晚簽到。為了打壓江老師,不讓其教書,要她去打理學校的花草,還降她的職稱和工資。

    2008年12月8日上午,寧化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黎民根雲,國保大隊蔣新根等十多人闖入大法弟子楊身珠(女,69歲)家中,說有人舉報發傳單,以檢查為名,搶劫個人財產《轉法輪》、護身符等。


    山東省曹縣惡人

    山東省曹縣縣610辦公室電話;0530-3215610
    縣610辦公室頭目金新軍手機;13869795333
    縣法院刑事庭長郭愛波手機;13365308611
    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科長李兵,王俠,邵殿偉,安呈華


    四川德陽監獄、楠木寺勞教所惡人

    四川德陽監獄10大隊,管教:王雲五, 隊長:羅明
    犯人:楊雙全 楊麒麟。郵編618007
    四川楠木寺勞教所所長:楊春林(男,新華勞教所調入),王所長(女,也從新華勞教所調入),郵編642100。


    四川省彭州市隆豐鎮惡人劉光華的惡行

    劉光華是四川省彭州市隆豐鎮綜治辦主任,自任職以來一貫緊跟邪黨,夥同彭州市610邪惡組織和國安特務組織,主動積極破壞大法與迫害大法弟子,把隆豐鎮的大法弟子列出二十幾個重點,長期監視、跟蹤、不准他們上蓉(成都)、進京,每到節假日或邪黨兩會必去騷擾,不准他們出門,並先後非法綁架了數名大法弟子到拘留所、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六日(農曆),隆豐鎮九九村大法弟子羅萬秀和彭州市水電局大法弟子陳貴芬在彭州市桂花鎮講真相,被桂花鎮派出所非法綁架,並通知隆豐鎮去領人,惡人劉光華把這兩位大法弟子直接綁架到彭州市拘留所迫害,在途中惡人劉揚言:真想把你倆倒在河裏淹死算了。到了拘留所剛下車,惡人劉光華就打羅萬秀幾耳光,陳貴芬後來被轉到洗腦班迫害幾年。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彭州市丹景山鎮大法弟子卿光蓉、隆豐鎮金山村大法弟子黃菊芬在隆豐鎮菜市場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向元芝舉報,劉光華把她倆非法綁架到彭州市洗腦班迫害四十多天。

    二零零八年五月,隆豐鎮九龍村大法弟子李吉慧向湖南疾控中心來彭州賑災人員講真相,被舉報,惡人劉光華立即帶人到李吉慧家抄家,並非法綁架了李吉慧,搶走電腦、複印機和其它大法資料。惡人劉光華積極整理黑材料,夥同彭州市邪惡組織610將李吉慧於二零零九年二月枉判十年重刑。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農曆),隆豐鎮九九村大法弟子張家瓊、羅萬秀和紅旗村大法弟子靳良芳去桂花鎮,被桂花鎮派出所綁架,惡人劉光華去接人,在桂花鎮派出所他毒打大法弟子張家瓊、罵羅萬秀「又有你這老東西。」接著把三位大法弟子非法綁架到彭州市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六點過,惡人劉光華到彭州市隆豐鎮西北村,綁架了大法弟子李代英(女,七十多歲)、李永蓉(又名胡國芬)、王維萍、席文秀、陳貴芬、唐光蘭,並非法抄家,掠走電腦、複印機還有賣菜的錢二千多元,並將李代英送到彭州市洗腦班迫害,其他五位大法弟子被關進市拘留所迫害。

    李永蓉家屬去要人,惡人劉光華說:交五千元錢,寫了保證才放人。非法拘留期滿全部轉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從五月十六日起,所有大法弟子就全部絕食抗議,包括先期被關在這裏的大法弟子譚順敏、靳良芳都一起絕食反迫害,直到命危,才被放回家。


    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惡警曲劍波

    圖牧吉勞教所惡警曲劍波迫害通遼54歲大法弟子劉景河。


    陝西陝西棗子河勞教所惡警胡新奇的罪惡

    惡警胡新奇,從99年7月20日至2003年3月,任陝西棗子河勞教所二大隊教導員,在這期間緊隨中共及江氏集團對大法弟子進行了種種極其邪惡的迫害,罪惡累累。2003年後任管理科科長後,仍利用其職權迫害大法弟子。如有些大法弟子由於身體狀況,醫生認為不適合勞教,而此惡警敢擅自決定接受等等。

    在2009年4月26日那天,棗子河勞教所二大隊全體人員都到不遠的一家藥材加工廠去幹活,這個活又髒又累不說還伴有大量灰塵和有毒氣體。那天剛好是惡警胡新奇帶工,到現場後,他強迫拒絕幹活的大法弟子陳敏敢、高世遠坐在他所規定的地方不許走動。當陳敏敢拒絕這種迫害安排時,此惡警惱羞成怒,把吸毒的勞教人員(組長)叫來,唆使他們毆打陳敏敢,並揚言一切後果他來承擔,還說像陳敏敢這種行為就是到期了也別想走。

    胡新奇在公開場合的言行再次暴露了其本人和棗子河勞教所的邪惡本質,他們是踐踏法律和敗壞人類的罪魁禍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