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七十八歲獨居老婦遭「六一零」綁架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5月25日早上7點30分,家住上海市普陀區清澗二村的獨居老人任秋玲剛剛起床,被一陣猛烈的敲門聲驚起,跑出來一開門,發現居委會治保主任符仁珍和民警蔣建中帶著一幫「六一零」惡警衝進屋來,幾個惡警說:跟我們到派出所走一趟,把事情說一說。任秋玲老人說:「我剛起來,衣服還沒有穿好,為甚麼要跟你們走?」

惡警二話不說拉著老人就走,把她從二樓拖下來,然後推進停在下面的警車,旁邊還有二輛黑色小車。接下來,留在屋裏的惡警就在沒有家人在場的情況下,私自非法抄家。惡警把家裏的電腦、打印機、手機、書籍等物品全部都抄走,這些都是他兒子鄧國平幾個月前出國去澳洲時留下來的私人物品。抄家的時候連空白信封,私人通訊錄,還有她兒子出國前,在去年給市政府、市公安局、信訪辦寫的要求政府給予出國護照,使自己和分開4年的妻子團聚的信件和相關政府部門的回信也全部給抄走。

任秋玲老人被帶到真光派出所後,又被帶到在北石路的區公安分局。惡警「六一零」接著就開始非法審問:「你是否去過銅川路的一個煉法輪功的人的家裏,是否從那裏拿過真相資料。」老人說:「我不知道他們是誰,我不認識你說的人。我在家裏學煉法輪大法,你們憑甚麼來抓我,國家有沒有法律。為甚麼我煉大法做好人都不能做了。」

後來,來了一個市「六一零」的頭子,男,將近60歲,臉又黑又長,腦殼扁平,兇狠的威脅道:「我要把你在家觀察一年,你到外地去必須事先告訴我們,這次考慮你年紀大,罰款2000元。」老人說:「你們抄走我家的東西,要給我收據,你們拿了我的錢也要給我收據。」這個「六一零」頭子說:「收據過二天給你。」(但一個星期過去後,甚麼收據都沒有。)「六一零」又問你是怎麼學的法輪功,老人說:「我04年得了腦梗,舌頭嘴都歪了,眼光都呆滯了。我兒子就叫我煉法輪功,結果我幾個月以後就恢復了健康。這麼好的功法還不讓我煉嗎?我在家裏煉功影響到誰了。」

當老人問這個市「六一零」頭子「你叫甚麼名字」時,那人心虛地說:「我可不敢告訴你,讓你們法輪功把我名字曝光啊。」顯然,這些人心裏太明白自己幹的事情多麼見不得人,卻還要昧著良心幹壞事,死心塌地跟邪黨走。

從早上到晚上,惡警輪番非法審問,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放回家,中間沒有讓老人閤眼睡過覺,老人被折磨的精疲力竭,差點導致生命危險。

對一個這樣的78歲在家獨居的,沒有多少社會活動能力的老人,邪黨也要花費那麼人力、物力,當作一個「政治任務」來完成,當作自己一個可怕的階級敵人來對待,可想而知,它自己是多麼脆弱,多麼不得民心,多麼害怕世間的任何正義力量存在。

那些良心尚存的,但為了自己的生存還在參與迫害的警察和其它工作人員,共產邪黨對法輪功這樣的迫害當中,你們應該清醒過來了,即使在你們自己不情願的情況下,參與了這些迫害,在不久的將來對這個邪惡的政黨最後大審判時,你們將會作為迫害的參與者一起受到正義的判決,給你們自己和家人造成巨大的不可挽回的痛苦。希望你們儘快脫離這個邪黨,做一個正常的有尊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