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父給了我明慧網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

師父您好!

明慧同修及海內外大法同修們好!

今年的六月二十五日是大法網站明慧網創辦十週年,在我的修煉路上,明慧網也伴隨我六年了。感謝師父給了我明慧,給了我修煉上的一方淨土、救度眾生的平台。在此祝賀明慧網十週年之際,我也想把自己上明慧網、在明慧網伴隨下,在修煉中受益、昇華和逐漸成熟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們共勉。也希望有更多的同修重視明慧網在今天正法修煉中的意義和作用,大家共同圓容和利用好師父給我們的大法網站。

一、電腦與明慧網

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開始修煉大法的,修煉前和修煉後都有幾次專業從事電腦、搞設計的極好機會,但都被我推掉了。修煉後,因為師父法裏講到了電腦是外星人的東西,我沒有去領會法的內涵,卻走極端,看到電腦就不舒服,那時心裏非常排斥電腦。其實,這給我以後的修煉,特別是正法修煉某種程度上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進京證實法,那個炎熱的七月,我站在西單街頭,一位從深圳來的同修對我說:我要回深圳,看看明慧網怎麼說。那是我第一次聽到「明慧網」三個字,之前知道有大法網站,只聽說七月後被封鎖的很厲害。我問他:不是說上不去嗎?同修平靜的說:我能繞道上去,我電腦很好。我茫然的看著他,心裏有一種想見到「明慧網」的渴望,但我覺的那太遙遠了,不只是去深圳的路程,是我的心對電腦太陌生,所以,同修走後我也沒有去聯繫他、問問明慧網說了甚麼。

我後來在北京被警察綁架,被送回當地判教養。一路的關押、輾轉,失去了學法的環境,加上自己沒修去的人心,想早日圓滿的心,最後在勞教所裏跌了大跟頭,邪悟了還以為自己在法上。

等清醒過來後,痛定思痛中我反思自己,是帶著人心、帶著去圓滿的心,迷失了去北京的目地。當時,在看守所時夢中師父就點化我:我還在盼著再進京,一刻也不想在家呆,有同修給我送來一雙綠色的皮涼鞋。醒來後知道師父在點化我,但就是悟不明白。清醒後一下子明白了,是我把路走邪了,「綠鞋」「路邪」呀!除了自己個人修煉階段修煉基礎打的不好,沒真正實修外,對電腦的排斥,在邪惡鋪天蓋地而來時也失去了最佳的通過明慧網了解正法意義的機緣。

寫這些,是因為風風雨雨中,正法修煉也走過十年了。回過頭來看,才明白,師父早就給我們安排了具足能力的機會,是我自己冥頑不悟和人的觀念、喜好,擋住了自己的路,影響了救眾生的效率,也給自己修煉造成損失。

現在在我知道的同修中還有不重視上明慧網的,還有有怕心不敢上的。有的即使上明慧網很方便,也不重視讀明慧文章的。另有一種情況是電腦技術很好,卻還在認為電腦是外星人的東西而加以排斥的,人為的設置了障礙。其實,我們在法中知道,師父講了三界都是為這次正法而建的,人間現存的東西我們在證實法中都可善用、正用。

所以,等我從新開始修煉往回返的時候,我知道自己需要大量學法,多看同修的交流文章,讓自己今後能儘量跟上正法進程。那時,一週內我接到同修送來的師父九九年以後的講法和多期的《明慧週刊》,我一邊學著、讀著,一邊有了強烈的想上明慧網的願望。

二、明慧網與我

那時還是在老家,記得當時對一位同修講:我想寫出當地同修證實法的消息登到明慧網上去。同修老實的看著我笑,覺的太遙遠不可及了。

幾天後我回到外地的家裏,看到家裏常人用的而我從來不摸的電腦,我下決心用它上明慧網。當時真是甚麼都不會,連開關機在哪弄都不知道,家裏常人又不肯告訴,我也不敢說我想上大法網站。就這樣每天心裏惦記著,找時間就去開開機。一天,偶然的發現我從老家帶出了一本《明慧週刊》,那上面有登陸明慧網的辦法,我就試著上。到現在我都想不起來當時看到的是甚麼辦法,我怎麼上去的,因為以我當時的電腦「水平」肯定是甚麼辦法也不會看懂和使用的。是師父幫弟子突破了一個難關,舊勢力在這方面的間隔和破壞,一瞬間土崩瓦解了。當明慧網頁柔和的藍色調展現在我的眼前,師父在山中靜觀弟子與世人,那一刻啊,我的心無限的平靜:終於回到「家」了!

之後,面臨是自己得學會電腦知識的事,當時在所住城市接觸不上同修。不久,又回老家,也沒有找到能教這方面技術的同修。可我就是不放棄,就是想學,問不到同修,就兜著圈子問常人,結果啥也沒問出來。自己不懂電腦,問的問題人家懂的人反倒聽不明白,覺得怪怪的。還是師父慈悲弟子,幾天後,同修介紹一位外地技術十分好的同修專門來教我,這位同修在我這住了兩天,我是跟頭把式的緊跟,一頭霧水的記著筆記。從上網、下載、裝系統、裝各種軟件,到各樣的安全配置。說實話,除了把同修給裝好的電腦(我當時買了一個二手筆記本)照筆記會上網了,其它啥都沒學會。但我很珍惜同修無私付出教給我的知識,也很珍惜那記的很亂的筆記。雖然事後我再也看不懂那個筆記了,但我相信通過那次的強化學習,師父把某種能力打給了我。

一年多以後,又一位外地同修教會了我裝系統和各種軟件。從此,我能看懂各技術網站上的一般常用內容,照著明慧網給的《從零開始建資料點實用技術手冊》我開始給周圍的同修裝電腦,自己學會用蓮花代理下載影音文件。回頭看看,好像是水到渠成的事,看明慧上的交流文章,許多同修也都談到大法開智開慧的親身體會。我的體會是:一切都是師父給的,只要我們相信師父,有想突破的願望,就無所不能。

還接著說回老家外地技術同修來教我電腦技術。這位同修走後,同他一起來的一位同修就暫時住在我這裏。我們同被當地邪惡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同修通過各種方式聯繫,那段時間邪惡勞教所裏迫害很嚴重,我們就用多種辦法把《轉法輪》和師父九九年以後的講法送到裏面同修手中,鼓勵同修堅修大法,反迫害。裏面的同修也把迫害的真相寫出來,我們拿到後就整理,寫成揭露文章。那時我還不會打字,就筆寫,再由同修打字;或我口頭整理,同修打字記錄。有時一做一個通宵,連寫幾個報導也不覺的累。

等我再回到所住的城市,幾年下來,上明慧網、寫揭露迫害的文章,成了我幾年來證實法中的一個項目。多次與同修配合,持續報導、揭露邪惡對當地大法弟子的迫害,讓世人看到邪黨謊言、掩蓋下,表面的冠冕堂皇難掩暗地裏的陰毒殘忍。包括與外地同修配合。

在一次揭露一起震驚中外的對同修的迫害事件中,協調的同修把第一手資料轉給我與另一名同修。那些天,我們連續報導和寫評述,有時一個晚上一個人會寫出二到三篇文章,持續的揭露,使邪惡越來越難以招架,減輕了當事同修及家人的被繼續迫害。不久,參與協調的同修因在另一證實法的項目中遭綁架,使我失去了與正在揭露的迫害案中所在地同修的聯繫。我穩住心態,一面馬上呼籲營救遭綁架的協調人同修,一面繼續關注此事。沒有了第一手資料,就透過明慧網上當時的新近報導,找不同的角度堅持寫,而當地同修整體配合非常好,還有海外世界各國大法弟子的強有力支持、聲援,不久被迫害同修平安回家,邪惡之徒被繩之以法,後遭惡報。這件事的過程我所起的作用其實是很微小的,我想是師父讓我看到海內外同修整體的力量,大法的威力,使我從中深受啟悟。

而明慧網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震懾邪惡作用的巨大,可能遠遠超出我們平時的想像。僅舉我親身經歷的一例:一次,我在外地遭綁架,正念否定邪惡迫害中,到了傍晚邪惡的市國保大隊長說放我們走,當時同修的銀行卡在那國保隊長手中,不想給,同修據理力爭,國保隊長耍無賴說:這麼多錢,是法輪功給你的吧,我們要再調查,不能給你了。那隊長後背對著我,聽他狠毒威脅的聲音,我衝著他發問:你叫甚麼?在(明慧網的)惡人榜上吧?那傢伙後背一下僵在那,半天沒說出一句成型的話,接下來匆匆將銀行卡還給同修,催我們快走,別在他那城市呆,別讓他再見到我們。印證了明慧網鎮邪的威力。

三、我與明慧網

我最想對同修們說的還是我在明慧網中,看同修交流文章受益的感受。我的體悟是,明慧網是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塊淨土,師父給我們的在邪惡迫害下還能整體提高、整體交流的環境,所以對大陸弟子來說尤其應該珍惜、利用好。包括同明慧編輯的單線聯繫,在一些證實法的大的事情把握上更容易顧全整體,避免偏漏。

當初同明慧編輯有了聯繫,周圍卻聽到個別學員說明慧裏面有特務。有同修讓我幫忙問明慧編輯:明慧裏是否有特務。編輯明確回答:沒有。同修還是不相信。一段時間我為此困惑和苦惱,越想幫明慧解釋,越起亂。就在那個時候,有同修給明慧寫信反映當地一些協調人不在法上的事,大家就懷疑是我寫的,問我時,我說沒寫,可大家還是不相信。再後來,遇到一件大的在法上走偏的事,同修讓我反映給明慧,說幾次,我都不答應。同修無奈,把情況寫給明慧,避免了一次大的損失。過後我向內找,學法時看到師父說不敢面對矛盾、衝突也是一種私。我知道了,自己骨子裏維護自我、為私的根源才是自己長期陷入矛盾中的原因,自己理順了再看那重重看似複雜的矛盾,就簡單的多了,只不過是邪惡利用我們沒修去的人心,想在大陸同修和明慧網之間製造間隔,想干擾師父正法大局的部署。只要我們用法去衡量,去修自己,邪惡自滅。事後,覺的是我給她反映到明慧去的那位協調人同修,對我很信任。我為同修寬大的胸懷所感動,也進一步體會到師父的慈悲救度:所有事情的出現,就是師父安排來修我們的心的,不管那件事再神聖,也要修出純淨、慈悲的心才行。

在修煉中,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交流文章對我起的作用真的很大。師父講過中士得道在一個好的環境中也許能行的法。像我這種摔過跟頭,平時也很難保持住精進意志的弟子,就更不應該離開這個整體環境了。實際中,多少次,下載到當天的明慧文章,閱讀時,同修談的修煉過程中的體會,就是我當天、甚至當時要悟道和提高的。零五年年末,我覺得自己修煉上突破很難,像卡在哪了,有同修寫信告訴我背法吧,我答應了,但覺得太難了。這時明慧網上接連登出同修談背法的體會,使我信心大增,也悟到是師父在安排弟子如何修的更紮實,把法能學的更好,這樣一直堅持背法到現在。

還有,前一陣子,家裏的幾個同修矛盾重重,特別是我母親,我就看她修煉狀態不好,提醒了還不接受,我就想這樣掉下去不就白修了?得幫她呀。結果是談了就吵,不談看她更不在法上。那幾天,每天的明慧下載後,打開一看就是同修談修自己,在家庭環境中修好自己、證實法的體會。我就不願看、不敢看。沒辦法,眼前的魔難總得解決。一篇篇看,看的心驚肉跳。再學法,知道自己是放不下親情,魔難是我放不下親情的心造成的。悟到了,向內找了,知道了修自己,家裏的修煉環境好許多。所以,多少次,師父這種安排、拽著我往上修的歷程,讓我深深感動於師尊洪大的慈悲和法力,弟子唯有一心跟師父回家,救更多的世人回天國家園,也許才能略報師恩。

這樣,在我接觸到的同修中,我總是與同修交流上明慧網的話題,有困難的就想辦法幫忙解決,已經在上的,就互相鼓勵堅持每天都去讀一讀明慧的文章。即使不能近期就能解決上網問題的同修,也交流一下認真看每期《明慧週刊》的重要。這裏想說一個例子,雖然是極少的現象,但也說明長期脫離整體,加上自我膨脹的心,在修煉中帶來的損失。

還是我在老家學電腦時,一位外地的協調同修,到我老家的城市工作,他們夫妻在原來的城市同幾名同修一直配合,後來那些同修也過我老家的城市來看他們,接觸幾次後,我發現這些同修不看明慧文章,每週打印的《明慧週刊》也是發給其他不能上網的同修,自己不看。交流時他們總是說太忙,沒時間,有時間還不夠學法的呢。再接著交流,那位女同修說出的話很令人吃驚,她說,那些網上的交流文章是給修的低,學法悟不出來的同修看的,而他們自己學法就能悟到,不用看了。當時覺得她這話不在法上,我又修的不好,說服不了她,就找與她一起的同修,想讓他們幫幫她,但發現他們也都是大概一樣認識的。不久,那位女同修出事遭綁架,邪惡沒用動手,只嚇唬嚇唬,她就把她知道的同修出賣了,包括邪惡一直在找的一位同修,同修後來被迫害致死。那位出賣同修的女學員背叛法的行為,給法和自己修煉造成嚴重的損失,教訓慘痛。試想,如果她能淨心按師父安排的修煉路走,修去自我膨脹的心,包括對明慧網上同修切磋文章的重視,跟上正法進程。何以代價如此慘重?

四、願同修都來上師父給我們的大法網站──明慧網

明慧十週年,大法弟子跟隨師父證實法十年!十年的滄桑一瞬,大法造就的大法徒,偉大師尊的弟子,我可敬的同修們,在世間修煉、救度眾生中,創造了無數感天撼地的壯舉,每每看到明慧中的文章,我都會淚流滿面。如能看到師尊最新講法的消息,看明慧報導中登出的師尊近照,那種幸福,真是無以言表!有一次,在接到師父的新講法後,我都忍不住給編輯寫了感謝他們辛苦及時把法發到網上的信,可能是我人心太重了,編輯也是很忙,就沒回覆,但我還是很高興。在幾年的信件往來和證實法的配合中,實實在在的感受到明慧工作人員們的辛苦,他們對大陸同修的支持,默默付出,感受到他們的無私境界,這些都在激勵我前行。

我知道自己修的很吃力,與修的好的同修比,差距巨大,與大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更是相差甚遠,斷斷續續寫了這些,也是一種自我突破。就是希望能鼓勵還沒有重視上明慧網的同修,包括沒有重視看《明慧週刊》的同修,能突破阻力,都來利用、圓容好師父給我們的大法網站──明慧網。

最後,再次問師父好!師父您辛苦了!

問明慧同修好,感謝你們一直以來對我的幫助,祝明慧網越辦越好!

問海內外大法同修們好,你們的修煉體會和對明慧網的圓容使我受益良多,謝謝!

給師父合十!

給明慧同修及海內外同修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