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邵陽國保同時綁架五名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湖南邵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糾集北塔、雙清、大祥三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於四月十八日早晨六點多鐘同時綁架大法弟子、搶劫財物。現查明:北塔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大法弟子王五秀,搶走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及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將大法弟子王五秀綁架至新邵縣看守所至今非法關押。

雙清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大法弟子雷麗華,搶走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及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將大法弟子雷麗華綁架至邵陽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

大祥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大法弟子龔德元、顏淑洲夫婦,搶走電腦、打印機及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將龔德元、顏淑洲夫婦綁架至邵陽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5月25日又非法逮捕他們夫婦倆,至今不許親屬接見。

現在邵陽「六一零」惡人李奇玲等又開始迫害龔德元、顏淑洲夫婦在邵陽醫專讀書的女兒龔顏,強迫她看中共邪教誹謗法輪功的錄像、強迫她寫保證書。邵陽醫專積極配合「六一零」惡人威脅:龔顏如不寫保證書就不許她讀書。有正義感的師生很反感學校不分是非的做法。

湖南邵東大法弟子羅同春,於四月十八日早晨八點左右在家中被綁架。據目擊者說,一輛黑色的轎車開到邵東縣他家門口,把他綁架,並搶走了他家的三台電腦的主機。現羅同春被綁架到邵東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

邵陽醫專邪黨頭子 粟平均 電話13973989978
邵陽醫專校長 宵小芹 電話13807399311
湖南邵陽綁架關押大法弟子的惡人名單:
邵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
綁架關押大法弟子王五秀的惡人
邵陽市公安局北塔分局07395231868
局長:鄭亮13973987616政委:魏敏13387398333
副局長:肖輝13973909269李林志13973919131
國保大隊  07395233358
大隊長:謝超15907393528 教導員: 陳立雲13973586878
劉雪姣13574998251
新邵縣看守所所長:謝洪超13349692736
綁架關押大法弟子雷麗華的惡人
邵陽市公安局雙清分局
國保大隊07395229969
大隊長:蔣定方
邵陽市一看守所所長:蔣同清13973967048邵陽市北塔區徐勝祥
綁架關押大法弟子龔德元 顏淑州的惡人
邵陽市公安局大祥分局
副局長:何小春
國保大隊0739-5312270
大隊長:吳東邵
教導員:陳笛
陣積良 尹洪峰
邵陽市大祥區湘印機社區陳蘇聯07396616003
邵陽市二看守所所長:伍姣龍 副所長:汪從進0739-6983424
趙東13973970075

通過以上消息,可見這是一場有預謀的綁架案。

古德雲:「寧動千江水,勿擾道人心」,善惡有報是天理,法輪功學員是實踐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修煉人,卻無辜遭中共迫害,他們之所以冒著被抓、被打、失去家庭與工作、甚至寶貴的生命仍堅持向人們講清真相,是為了揭露惡黨的欺世謊言,讓人明辨是非,不受矇騙。只是真心希望善良的人們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從而有一個遠離邪惡的美好未來。

縱觀歷史,凡是當權者無道,宦吏暴虐,則必多天災人禍,黎民塗炭,永無安寧之日。天災人禍絕不是偶然的,眾所周知,「人權惡棍」的江澤民從1999年7月20日公開誣蔑、迫害法輪功開始,全國各地的天災(缺水、斷電、風、雹、沙塵暴、蝗蟲、非典、南方雪災、水災、旱災、四川大地震)、人禍(重大交通事故、火災、爆炸、中毒、流行疾病、嬰兒毒奶粉、黃賭毒泛濫)也開始了。 這是上天對人的警示。「人無德,天災人禍。」如今,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遭受著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迫害,成為千古奇冤。眼下的天災人禍,都是由於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所致,迫害還在繼續,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在承受著無數的磨難,而中國各地的天災人禍也日愈頻繁。

《九評共產黨》詳盡而透徹的講述了共產黨的魔教本質。今天在迫害法輪功的慘無人道的暴行中,中共的許多官員、警察利用手中的權力,綁架、毒打和非法勞教、判刑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從而引來了他們可悲的下場。「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們的所有罪行都已記錄在案,面對正義和法律,你們犯下的每一樁罪惡,都難逃人間法律和天理的懲罰。

迄今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公開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的人數已經超過五千六百萬,天滅中共在即,行惡者應唾棄邪黨,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趕快「三退」保平安才是明智之舉。

所有迫害法輪功修煉人的中共官員與其追隨者,多行不義必自斃,自己遭惡報,還殃及家屬跟著受害。時至今日,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者時有發生。明慧網經常刊登許多因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的事例,惡報,並不是我們想看到的,寫出來也只是警示世人。並不是幸災樂禍,而是真誠的為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謊言欺騙、成為助紂為虐的幫兇,而深感惋惜。上天慈悲於人,大法弟子講真相救度世人,再三給人以機會:工作無法選擇,善惡可以選擇啊。你們雖然是搞的這門工作,但你們應該拿出自己應有的良心與道德,不要再助紂為虐。誰沒有父母、兒女,誰沒有家?同是中華兒女,流著同樣的血脈,他們的信仰沒有錯,為何要受如此打壓?要知道,大法弟子講真相的目地是為了向此地民眾揭露邪惡,制止迫害,使當地的眾生知道大法好,從而能夠得到一個美好的未來,這些修心向善的老百姓絕不是在「搞政治」。自己動腦筋想一想:這些無槍無炮,無權無勢的老百姓如何去奪權?而江氏集團的獨裁統治,消除異己,剝奪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殘暴鎮壓,大法弟子也只是反迫害,爭取自己的合法信仰權利。法律是制裁人的行為的,不要用來制裁法輪功身份或信仰思想,其實,你們採用的愚民政策,欺騙得一時,欺騙不了永遠。我相信總會有一天,事實真相會顯露出來,你們怎麼去面對未來?!希望這些無知的被中共利用迫害大法的人快快醒悟,停止迫害法輪功,彌補罪過,為自己與家人留條後路。

下面僅從無數事例中選幾則身邊因果報應的實例,希望能令仍在追隨惡黨對大法行惡者深思和警醒。

◎邵陽武岡市村書記張縱偉遭報死亡

湖南邵陽地區武岡市馬坪鄉萬山村惡黨書記張縱偉在二零零八年九月下旬患肝腹水死亡。附近老百姓都說,他是遭了惡報。一年前,也就是在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張縱偉打電話舉報兩位講法輪功真相的老人,使兩位老年大法弟子遭受非法勞教、酷刑等迫害。

◎邵陽邵東縣周官橋鄉劉洪遭報死亡

湖南邵東縣周官橋鄉政法委書記劉洪,自2001年,追隨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於2004年在邵東1814省道邵東火廠坪段、老交通飯店附近遭車禍身亡。

2001年2月,劉洪強行送大法弟子去邵陽洗腦班洗腦。2001年10月前後,由於一大法學員的婆母生病,想回家看望。於是,劉洪要該大法學員在請假回家期間,家屬出一萬元的擔保費。後來,該大法學員被迫回到洗腦班後,劉洪不願歸還這一萬元了,向這個家屬說先借給他用。後來他與人賭博把錢輸了。家屬要求他歸還錢財,他一直不給。

◎邵陽洞口縣高沙鎮惡報事例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湖南邵陽洞口縣高沙鎮幾個幹部騎摩托車去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其中三十歲的楊大力遭了現報。在去途中與貨車相撞,將膝蓋撞得粉碎,到二零零八年十月份,還呆在家裏不能走路。其住址在湖南洞口縣高沙鎮青元村。

湖南白馬壟勞教所惡警遭惡報18例

【明慧網】湖南省白馬壟勞教所這座人間地獄,是中共邪黨在湖南省乃至中南地區迫害法輪功的基地。惡警們已經喪失了最低的人性標準,他們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慘絕人寰的迫害,是對人類良知的摧殘,是對人類生存的社會道德的毀滅。

前不久,勞教所對全體幹警作了一次健康狀況普查,其中52名惡警中,沒有一個沒病的,有的只知道難受,但是醫療儀器監測不出是甚麼病。以下披露的18例只是惡警中遭惡報的極小的一部份。

1.王有春:白馬壟勞教所副所長,1999年7月20號以來,迎合中共邪黨頭子江澤民、羅幹,在勞教所多次組織、煽動全體幹警及在押的刑犯們仇視法輪功。2000年8月16日,迫害法輪功大隊,即七大隊,在白馬壟勞教所非法成立,王有春在成立大會上用惡毒的語言抹黑法輪功。不久,發現已患重病。在此期間,不顧上蒼警示,一意孤行,仍念念不忘要使用暴力對法輪功學員洗腦,2001年肝癌晚期,11月份遭惡報斃命,時年40多歲。

2.衣金娥:女,現年50歲,曾於1999年至2004年期間任白馬壟勞教所副所長、政委等職,因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成績巨大」受到610頭子李嵐清接見,時年42歲,身體也隨之發生了巨變,內分泌嚴重失調,心、肝、脾等出現了多種疾病。2003年農曆除夕之夜,衣金娥的惡行禍及了公婆,公婆二人液化氣中毒猝死。

3.王玉蘭,勞教所醫務室主治醫生。2000年以來,王玉蘭積極配合白馬壟勞教所惡警頭子趙桂保、盧詠泉夫婦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致使上百名法輪功學員致殘、致瘋、記憶力喪失,變成植物人。2004年55歲的王玉蘭剛剛辦理退休,遭惡報患腸癌死亡。

4.宋利軍,男,勞教所醫務室主治醫生。長期以來,積極配合惡警罪魁趙桂保、盧詠泉夫婦強行給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注射毒針及不明藥物。盧詠泉、宋利軍使用多種不明藥物,在不同的場合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隨時隨地注射。永洲的大法弟子李平被拖到「攻堅房」,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當場被電棍擊倒後,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即刻兩眼發直、全身抽筋、口吐白沫。大法弟子李梅被拖到醫務室強行注射不明藥物,針打下去就七孔流血,全身發抖,站立不住。當時她看到擦藥的棉籤發的好大好大。這樣的情況,在白馬壟勞教所幾乎每天都在發生。用藥的處方必須由醫生簽字才能生效的。宋利軍患了早期肺癌開了刀,病情比較穩定,這是上蒼給其改過自新的機會。但宋利軍不思悔改,一邊繼續作惡,一邊四處燒香磕頭求神保祐。神是只見人心,不看形式的。現在宋的癌症已經開始擴散。

5.袁佳:女,20多歲,現在勞教所直屬隊任副大隊長。2001年至2005年一直在迫害法輪功隊對法輪功學員十分邪惡、陰毒,特別是2004年至2005年她在「攻堅隊」對法輪功學員大肆使用酷刑殘害,表現十分突出。惡警頭子黃用良獎勵她去香港旅遊,回來後又派往廣西勞教所「傳經送寶」,出家門時摔掉四顆門牙。

6.唐璐雲:女,20多歲,迫害法輪功隊普警。2001年至2003年在迫害法輪功隊搞內勤,將幾十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刑期擅自有意算錯,除惡警們公開加的刑期外,有的又給多算了幾個月,有的甚至多算了一年以上。2004年至2005年在「攻堅隊」夥同袁佳狼狽為奸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獲去香港旅遊的獎賞(當時迫害法輪功隊僅有兩個去香港旅遊的名額)。唐璐雲年紀輕輕作惡多端遭天譴。2006年,產下一大頭畸形兒子,多方醫治無效。

7-8.劉傑:男,20多歲,特警隊副隊長。陳敏:女,20多歲,迫害法輪功警員。這是一對年輕的惡警夫婦,他們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在勞教所不同的崗位上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2006年遭惡報,他們騎摩托車外出被撞,夫婦幾乎喪命。

9-11.龍利雲:女,20多歲,現任迫害法輪功隊中隊長。李凡:女,20多歲,迫害法輪功隊惡警。

孫謹:女,20多歲,原迫害法輪功攻堅隊隊長

熊豔湘:女,30歲,原迫害法輪功嚴管隊中隊長

2003年,以上四惡警先後結婚,同年龍利雲、李凡、孫謹都先後懷孕,不久又都突然先後流產。熊豔湘最後也懷了孕,可能想到了以上的三惡警是遭了惡報,馬上打報告要求調離迫害法輪功大隊。最後勞教所頭子將熊豔湘和一大隊惡警范印巧對調。真是關鍵時刻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熊豔湘這一明智行動,就給自己帶來了不同的結果,幾個月後生下了一個男孩。

12.賀玉蓮:女,現年29歲,現任迫害法輪功隊副大隊長。2000年就到迫害法輪功隊,對法輪功學員殘忍歹毒。2001年她患了乙肝,生下的嬰兒也患有乙肝,小孩體弱多病。賀玉蓮懷著對真善忍的仇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犯下了滔天大罪。賀的肝部早已開始硬化,其罪大自己已無法承負,已遺患後代及父母。

13.鄭霞:女,40多歲,現任迫害法輪功隊大隊長。鄭霞曾是運動員,身體很健壯。自2001年以來強制轉化了300餘名法輪功學員。同年底患了嚴重的美爾尼氏症,兩眼發黑,隨時昏死在地。同時患了嚴重的腦頸椎炎,丈夫離異,一家生活十分困難,70歲的老母在勞教所宿舍賣包子、打掃衛生維生。古人云: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神靈的告誡並未使其醒悟,竟然從幕前躲到了幕後,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更加殘酷的迫害。鄭霞現在已百病纏身,特別是頭部已經發生了病變。

14.萬煒:女,40多歲,現任勞教所二大隊大隊長。長期以來,二大隊在惡警萬煒的鼓動下,對關押在二大隊的法輪功學員殘酷折磨。萬煒遭惡報,喉管長了腫瘤,父母患癌症長期住院。

15.彭真品:男,40多歲,現任勞教所政策研究室主任,長期以來,編造了大量謊言,抹黑法輪功。其老婆胡晉榮2001至2002年在接待室搞接待,與被關押人員的家屬來往頗多。胡晉榮經常當著眾人的面詆毀法輪功,而且還自我吹噓:「你們說罵法輪功遭惡報,我天天罵法輪功,我們一家三口生活的十分幸福……」。當她發現彭真品不但與吸毒犯淫歡,而且還得了性病,胡晉榮自己也患了多種疾病。從2002年至今胡不分場合的找到彭真品吵鬧,而且提出離婚。

16.易好奇:女,40多歲,現任三大隊中隊長。2000年至2001年在迫害法輪功隊對強化洗腦極盡所能。患了膽囊腫瘤住院切除了膽囊,本應悔過自新,她調到三大隊後又對關押在本大隊的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現在易好奇的腸、胃、肝臟、等部位長了瘤子。

17.袁利華,女,40多歲,原迫害法輪功隊大隊長。2001年至2004年強制300餘名法輪功學員洗腦轉化。袁利華在此期間,將大批堅定的法輪功修煉者迫害致殘致死。2002年袁利華身患重病住院開刀,2003年與丈夫離異,上蒼告誡,仍執迷不悟,2004年變本加厲的殘酷虐殺法輪功修煉者。2005年,袁利華調離勞教所至長沙女子監獄工作。目前袁利華內外交困,而且五臟六腑全部出現病灶。善惡有報,如影隨形。

18.龔超蓮:女,現年40多歲,現任勞教所教育科科長、勞教所所長助理。2000年至今夥同勞教所惡警頭子黃用良、王有春、趙桂保粉墨登場,投懷送抱長篇大論寫文章詆毀法輪功,特別是2004年以來,經常帶隊下到迫害法輪功隊的攻堅隊,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從30多歲就患了乳腺炎、子宮瘤、乙肝、心律不齊等病。因私生活糜爛、特別講究粉飾。但其面部從2001年開始突然長滿了麻雀斑、蝴蝶斑,幾年來山南海北到處求醫。

這裏披露的只是惡警中遭惡報的極小的一部份。殘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特別是惡首黃用良、趙桂保、丁彩蘭等不論今天如何風光,下場都是淒慘的。

人無德,天災人禍。2006年11月5日凌晨,白馬壟勞教所的電爐廠大火熊熊燃起,上千萬的廠子造成損失600萬,促人警醒。

白馬壟勞教所的罪惡早已禍及到了這一方百姓。七年來,株洲地區較之其他地區受害更加慘烈。天災人禍重重,惡性事故頻頻發生。僅僅是2006年下半年白馬壟附近的山林兩次起火,大火蔓延數百里,株洲市下屬株洲縣、攸縣、炎陵、茶陵、醴陵等地洪水泛濫,大片土地吞沒,農民顆粒無收,連縣城都被洪水漫淹。百年不遇的龍捲風掀走房屋屋頂200餘間,大小樹木連根拔起數萬棵。2007年2月湘江河堤株洲段潰堤七十米,株洲化工廠電石起火,京珠高速公路株洲段發生三車連環相撞,同時還引發幾起車禍,損失慘重。再加之中共邪黨的腐敗,導致工廠倒閉、工人失業、農民失地、離鄉背井、貧富懸殊、民憤四起、天怒人怨。
當今,三湘四水的百姓提及臭名昭著的白馬壟勞教所,個個咬牙切齒。白馬壟勞教所僅僅是中共統治下的全國數萬座活地獄的一個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