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農村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我有幸於一九九七年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我是因身體患有多種疾病走入大法修煉的,雖然抱著治病的想法去了我村煉功點,但是我當時並不相信「煉功」能好病,只是想大家在一起開心熱鬧。當時正趕上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我看了三四天,渾身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樣,頭疼,渾身骨頭都疼,但是我還是堅持看完了師父的講法。說來也很神奇,我沒有去醫院,也沒有吃藥,我的感冒就好了,而且好的還很快,並且走路都一身輕。以前別人說「煉功」好,我就是不信,通過親身體會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老學員建議我請一本《轉法輪》書,我文化水平不高識字也不多,我能看嗎?老學員告訴我:不識字的老人都能看。我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到煉功點上學法煉功,從來不間斷。通過學法使我明白了很多法理,也知道這是「修煉」。我身體得以淨化,思想心性得到了提高。我認為自己是一個最好的人,通過學法後我認識到了以前的所思所想都是為私為我的,這背離了「真善忍」,得法修煉了就得處處為別人著想,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例如在修煉前因老人和我大哥、大嫂他們打的不可開交、不說話,家裏老人跟我過,他們種著老人的地,可不給糧食,而且老人有病也不出錢看病拿藥,甚麼都是我們倆口子管,大嫂還和別人說老人偏向著我,氣得我不行,心裏特別不平衡。學大法後,我明白了法理。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我通過學法才真正認識到了自己為甚麼這一生當中過的這麼不舒服,這都是業力輪報。學法後我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修去了不平衡的心,主動圓容家庭,開始和大哥、大嫂說話,不計較一切,幫他們幹活。由於我「以法為師」,寬容他們,也慢慢的也改變了我哥嫂對我的看法,而且他們對大法有了好的認識,大嫂也開始煉功了。大哥也看過《轉法輪》。我和娘家的哥嫂也是因家庭有矛盾,我修煉後也善解了過去的矛盾和他們和睦相處,大嫂說:「她姑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這都是大法給我家庭帶來了幸福和快樂,謝謝恩師對我的慈悲救度!

可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大抓捕,給我家帶來極度的恐嚇和干擾,對我的精神和肉體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我從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七月,一次又一次被非法抓到鎮政府、黨校進行迫害,遭毒打,強迫洗腦,強迫我放棄修煉,迫害的我身體舊病復發,但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又好了。二零零零年被迫害十一個月,才叫丈夫接回家。回來後丈夫和孩子因怕我再被迫害,加上電視裏的造謠、欺騙,對大法對我都有了不好的看法。鎮上的邪惡人員迫害我,非常偽善的對我丈夫和孩子說:「我們都是對你們家好,才這樣對她們」,丈夫和孩子不叫我煉功學法,把我的書全都燒了,還打罵。我只有幹活的權利,沒有任何自由。我開始絕食,我告訴家人從今起光幹活不吃飯,我就給人家打工去了,不吃飯。別人說你怎麼不吃飯就幹活來了?我就開始給他們講大法真相,我學法煉功全身的病都好了,我丈夫不讓我學法煉功,我沒有任何自由和權利,你說人活在這個世上有這個理嗎?兒子看我怎麼也不吃飯,就找來鄰居勸說我,鄰居勸我丈夫:「你以後別給嫂子燒書了,你看她現在身體多好,這麼大歲數還打工,她煉功對身體有好處你就叫她煉吧,再借來書就別給燒了!」鄰居走後,我對丈夫和孩子說:「你們認為沒有書我就不修了?你們做夢!任何人也干擾不了我修煉的這條路,這是我一生的選擇!」從那以後,我丈夫也就不管我了。

我想:只學法、不做證實法的事也不行,也不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呀,同修給我的真相資料都叫丈夫燒了,想幫我忙因不敢上我家去,我就利用丈夫不在家的時間去找同修交流,自從和同修多次交流切磋,我有了提高。有一次我去別村看到真相標語,就回家寫了幾十份真相標語貼了出去。因自己沒做過,有怕心,又是第一次出去,心想要下大霧多好!沒想到吃了晚飯後真的就下起了大霧,我就出去連貼了兩個村。天黑甚麼也看不見,我就想到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心中只有法,就沒有做不了的事。通過學法增強了我堅定的信心,我用慈悲的心懷把我丈夫慢慢感化過來了,他不但對大法有了新的認識,而且還主動幫助有困難的同修,同修們去我家他也不反對,很熱情的接待照顧。這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慈悲!也是自己有正念起的作用。

雖然我還有很多執著心沒修去,沒有其他同修做的好,但是我有決心和信心,我努力做好三件事,學法修心向內找,處處不忘救人講真相。我希望還有和我一樣情況的同修儘快走出來、做好三件事、趕上正法進程。千萬別錯過這千古機緣,不能辜負了師尊對我們的慈悲苦度。

因文化有限,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