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子勞教所的苦役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安徽女子勞教所在省城合肥市,又被稱為「合肥女教所」。在這個女教所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及勞教人員被逼每天早晨六點起床,幹活一直幹到晚上九點,中間除三餐以外不准休息。而對於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惡警管教最通常的而又極其狠毒的做法就是:不准睡覺。

勞教所所謂規定說是晚上九點停工,而實際上,每年從八月中秋節前二個多月,惡警就開始每晚逼迫法輪功學員加班,加到夜裏十二點以後。而從農曆大年前的二至三個月前開始,每晚又要加班到半夜一至四點,睡一至二小時後就又得按規定六點鐘起床。年前的二至三個月的時間內,每天至少幹十六至十八小時的活,勞役強度是一個普通工人的三至五倍。例如女教所二大隊常做的手提袋(裝衣服或食品、酒類的大中型號的袋子),每人每天的定額是四百個,穿書籤的絲帶每人每天要達到四千個,還要加上晚上九點回牢房後的六百個定額。一個身體健康的人即使從早到晚拼命地緊張幹活,通常也難以完成這樣的定額。

如此沒日沒夜超高強度的奴役,使人根本無法得到正常的休息,因此法輪功學員普遍黃腫,精神壓抑、緊張麻木,營養不良,身心受到極度摧殘,進去時健健康康的人,二、三年後就只能扶著牆走路了。

惡人周鳴鳳是一個極其狠毒的惡警,臨到他值班,病人、老人同樣被逼加班到半夜一至四點,所以在他值班時,經常有病人、老人累倒,有一次一天就有四人累倒在地,起不了床了。他的一句邪惡的口頭禪就是「你們要增強角色意識」。他實際上就把法輪功學員當成了死刑犯對待。惡警周鳴鳳、盛詩琴之流的觀念是:不讓你們吃苦,你們還來(還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因此他們把人往死裏整。

對法輪功學員的這種超極限的苦役迫害,勞教所惡警很害怕外人知道。一次惡警范貝貝隊前訓話說:「明天有人參觀,問你們一天幹活多長時間,你們就講六小時,別講八小時、十小時的。」每個出獄的人還必須填寫一張表格,在「勞動時間」一欄裏,必須要寫八小時以內。女教所裏還有個形式的東西叫「民主測評」,表格裏的「勞動時間」也必須寫六至八小時以內。

女教所二大隊的洗腦班全年不斷的搞,由惡警周鳴鳳、盛詩琴、林芸操控著所謂的「民管會」的「幫教」強逼著法輪功學員看邪黨編造的謊言錄像,詆毀法輪功的書籍等。惡徒們曾把絕食中的奄奄一息的五十多歲大法學員時長英綁在長條椅上,逼著她看謊言錄像。每到「四﹒二五」、「五﹒一三」、「七﹒二零」等所謂的敏感日,勞教所惡警就搞「揭批會」,逼著所有被關押的人(包括不煉功的人)參加,毒害世人。惡警還將拒絕參加的大法學員戴上手銬拖進會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