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洪流中不迷失的經紀人(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十八世紀中葉,英國開啟工業革命(又稱產業革命),帶動世界潮流走向工商業化,隨著十九、二十世紀的演進,經濟生活隨之變化多樣而且活絡,普通民眾為生活打拼的腳步越跟越緊越快,大多難有餘力深究職涯以外的專業資訊,廿一世紀伊始,各項專業服務應運而生並成為人們所倚重的助力。星羅般林立的房屋買賣仲介公司相應成為台北市及其緊鄰的衛星縣市,例如台北縣的中永和、板橋、新莊、三重等區市中心一個非常特殊的街景,房仲經紀人為促成買賣各有獨到的彈性策略。

羅永傑是法輪功修煉者,因為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導,處處事事能為別人著想,真誠對待客戶,這在競爭激烈而又花招百出的行業中顯得脫俗出眾,許多客戶變成朋友,也有些客戶之後還介紹其親朋好友的買賣物件給他負責。永傑說:「剛開始有人會說我傻,好像不耍點小手段就很難買賣成交,錯失賺錢機會;可是久而久之,收入非但沒有影響,更有意想不到的益處,最重要的是俯仰無愧,心安理得。非常感謝師父教導我們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得做個好人中的好人,我很慶幸能有這麼大的福份修煉法輪功。」


羅永傑在公園晨煉(戴眼鏡者)


羅永傑的太太李蕙雯和明慧荳荳園的小朋友

弟逝父病 難解生命的意義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目前已洪傳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地區,身為上億修煉者之一的羅永傑為何感到是無比福份而如此慶幸呢,從他的背景與心路歷程不難明白其個中原由。

一九七五年出生的羅永傑自認從小是個無神論者,對生命充滿疑惑,百思不解甚麼是人生的真諦?看到母親拜神感到不屑,認為天底下沒有不勞而獲的好事,怎可能花幾百塊錢買點供品拜拜,就可求得全家人身體健康、發大財?高中時同學拉他到一貫道教,大學時同學引他進入基督教團體,同樣都沒找到生命的答案。小他四歲的胞弟雖然考上人人羨慕的台灣大學,卻因腦瘤開刀二次,努力二年多後於二零零零年撒手人寰,結束他僅僅廿一歲的年輕生命,永傑儘管萬分不捨,但為弟弟想到:「與其痛苦難當,不如解脫。」當他跟著淨土宗助念團誦念「阿彌陀經」,不由增添迷惑與惆悵,心中首次浮現超脫輪迴的意想。

喜獲寶書 找到人生的真諦

羅永傑從電視播報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新聞中初次知道「法輪功」這個名稱,他直覺:「中共鎮壓的一定是好的。」因此充滿好奇,很想了解法輪功,卻苦無機會。零四年十一月底,父親因為感冒併發肺炎引起敗血性休克,從此變成植物人,母親為了照顧臥病的父親抽不開身,叮囑永傑於零五年一月回苗栗老家拜年,適巧遇到因為修煉法輪功而丟棄多年藥罐子的堂嫂向他介紹法輪功,永傑喜出望外,趕緊向堂嫂借閱法輪功的核心寶典《轉法輪》

從堂嫂手上接過《轉法輪》,永傑迫不及待地三天內就讀完,震撼、觸動!生命的意義、人生的真諦,他看到一切百思難解的答案都在這部大法奧妙無窮的內涵中等待他去體悟,「我要修煉,只有修煉才能解決人生真正的根本問題。」讀到《轉法輪》第九講,永傑便已下定修煉的決心,他將書拿給太太,當時的女友李蕙雯,激動難抑地對她說:「我以後再也不要做人,我要這一世就修煉超脫輪迴。」緊跟著一口氣就把《轉法輪》看完的蕙雯與永傑倆雙雙走進法輪大法修煉中來。

摩擦衝突想分手 「真善忍」重拾信心結連理

蕙雯原在其他幼兒園擔任幼教和安親班輔導教師,二零零五年後轉到明慧荳荳園來,她說在荳荳園工作中透著修煉,每當心裏過不去時就趕緊向內找自己「是否容量不夠大?耐心不足?或者太過心急?」蕙雯說:「這裏的家長有的是法輪功修煉者,也有的不是修煉人,但都一樣不過度要求功課,反而對於孩子的學法煉功期望較高,與園裏的互動非常好,是個很好的環境。」

因為夫妻倆都是修煉人,遇有矛盾就依法理向內尋找自己的不足,儘管有時無法立即過關,心裏過不去的時間較長,但也不會釀成衝突,家事倆人自動分擔,誰有方便條件誰就做,不分內外,小家庭十分和諧融洽。永傑說:「其實我的個性並不好,脾氣一旦爆發就很兇,吵架時會大吼;婚前我們很容易爭吵,而且是大吼大叫的那種吵架,吵得都快分手了,好在修煉後改了很多,倆人就很少爭執,也沒有衝突。我們是在零五年四月,也就是得法修煉一年三個月後結婚的。」

面對花招手段 不改誠信本色

修煉後,心性提高上來的狀態也在職場工作中自然體現。大台北地區住民透過專業仲介買賣房屋情況極為普遍,房仲公司有如春筍林立,其中固然不乏正派經營,但也有不少公司或經紀人為搶業績不惜採取低劣手段,對客戶撒謊欺騙、套招演戲、假斡旋、假要約,對同業施展明槍暗箭式的栽贓嫁禍等等不良作為。初入這個行業的永傑面對如此氛圍與作風感到十分痛苦,這與真善忍法理背離,很想轉行,卻又迫於家庭經濟負擔沉重,不敢輕舉妄動,只好在與客戶應對進退過程中,時時牢記自己是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誠信以對。

永傑說:「做一陣子後較能平衡,反正不說謊也可以做,用欺騙或耍手段做成的案件看似成功,但是往往因為不夠透明誠信,容易衍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或糾紛,反而需要更多精神和時間來處理,盤算結果往往是得不償失。」現在他跳槽到另一家不同制度的公司,經紀人有較大的自主空間,永傑說:「當然就用自己的方式去做。」

堅守真善忍法理的指導從事買賣仲介的永傑,起初被笑傻傻學不會賺錢門道,跟錢過不去,有些客戶不敢相信現世竟會有講究坦誠的生意人,永傑說:「我覺得誠信會更好,面對同業的惡性競爭,其實不會吃虧,使盡不當招數的也不會真的佔到便宜,不管掩飾再好,真誠或虛偽其實對方都會感受,只是不說破而已,時間久了客戶自然明白,有些還會介紹長期的客戶給我。」台灣有句諺語:「一樣米飼百樣人」,在互動的過程中免不了遇到些讓人生氣的事情,永傑的心是怎麼動的?怎麼看待的?結果又是如何的呢?他分享二個小故事。

不因貪小財迷失品德

房仲經紀人成功開發委託物件後(即簽約接受屋主委託賣屋),便須深入了解周邊環境與生活機能優勢,製作宣傳廣告張貼並且挨家挨戶投置信箱以及沿街發送以廣招徠買方,為買方帶看房屋、介紹屋況、分析條件,為雙方居間溝通協調等等,其個中辛苦遠非行業外人所能想像,因此依照行規,買賣成交後,賣方最高負擔成交價的百分之四,而買方負擔百分之一至二的服務費,因非硬性規定,所以往往在斡旋過程中,房仲公司會視情況與客戶洽談可接受的額度收取服務費,總價越高,彈性約定的情形越是普遍。

大約二年前,永傑做成一件新台幣八千多萬元的買賣,按照達成的約定,賣方付給二百多萬元仲介服務費,買方付給五十萬。簽約當天賣方如數給付,買方則於簽完約後藉口有急事隨即離開,未留下半毛錢。事後公司責成永傑與買方洽談,買方自知理虧,塞給他二十萬元,要求永傑私自收下就好,永傑回去後將二十萬元全數交給公司處理,公司對買方背信和事後的惡質行為非常氣憤,打算對其提告,但永傑向公司反映:如果純為永傑個人利益提告,他並不主張,如果公司基於整體考量採取提告措施,他將全力配合據實做證。公司權衡利弊得失後打消此意,這事隨後不了了之。永傑說:「該是我的跑不掉,不該是我的爭也爭不來,也許是我欠他的這輩子還了,這很好,如果是他虧欠我了,我想他也會在其它地方損失補過,錢財事小,最惋惜的是人品道德失去了,說甚麼都很難再找回來。」

儘管如此法理認識,但一下子可是很難完全放下,永傑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令我較難平息的是他竟然意圖收買我私吞那二十萬元,我內找自己是不是還有想要賺大錢的執著,這件事對我內心的波動時不時的會反映出來,隨著一次次向內找自己,不平思想反映出來的間隔時間越來越長,到現在已經完全不起波瀾了。」

體諒客戶憂慮 處處有芬芳

除了帶領買方探看之外,房屋買賣過程中及成交簽約時都會檢視屋況,比如有無違建、漏水、設定抵押等等,並在制式的合約書中逐一勾填,以免日後說不清的糾紛。永傑之前成交一筆買賣,簽約後買方因為房屋有點漏水情緒非常不穩,永傑幫她協調賣方同意全額負擔修繕費用,因為是事後要求,所以顯示賣方是很不錯的善意。但買方動輒責怪永傑,經常因為不滿意或不安就躁鬱怒罵,有時還會邊罵邊哭,永傑謹守修煉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默默承受,一方面體諒對方年紀大,購屋也許是她終身的積蓄,難免著急,因此祥和地安慰她一定會綴拾妥當,一切都會很好,請她不要擔心。

如此折騰到完成階段時,永傑才離開到別家公司去報到,理應一個多月就過戶交屋的物件拖延了將近半年。交屋過後不久,這位客戶安心滿意之下自知有虧,還打電話給永傑關心他是否拿到仲介服務該得的報酬。永傑說其實真正壞人不多,只要設身處地多為對方著想,人間處處有芬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