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邪黨書記陳建國迫害法輪功的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寧夏回族自治區邪黨書記陳建國是從山東省調來的。身為一名官員,本該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但該邪黨徒到寧夏後,為非作歹、魚肉百姓、強拆強佔,成了寧夏的一大禍害。當地的老百姓給陳建國取的綽號是「陳霸道」、「陳八道」。特別是為了升官發財,陳建國死心塌地追隨江鬼,踐踏人權、踐踏法律,直接操控公檢法司、「六一零」的惡徒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使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飽受酷刑折磨。

僅二零零七年至今,寧夏就發生了法輪功學員鈔志明被迫害致死的事;法輪功學員王建國、陳雪英、韓瑞仙、趙玉虎、張曉萍、蔡國軍、蔣紅英、穆志宏、袁淑芹、謝毅強等被非法判刑,其中王建國、陳雪英被判刑八年,趙玉虎被判刑七年;被非法綁架抄家的更是不勝枚舉。零七年九月下旬「六一零」惡徒使盡各種陰毒的手段從監獄、勞教所、住宅中非法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至洗腦班;「奧火」傳至寧夏前後,陳建國勾結政法委書記蘇德良操控「六一零」惡犬在寧夏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直接脅迫法院將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直接指揮基層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九年二月從北京來的三名所謂的「專家」到銀川監獄、銀川女子監獄,向監獄惡警介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卑劣手段,用酷刑「轉化」法輪功學員;近日陳建國又對法院施加壓力,企圖迫害法輪功學員欒凝;還將寧夏各監獄羈押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銀川監獄企圖實施迫害。幾年來,陳建國在寧夏迫害法輪功學員,禍害百姓,已經犯下了滔天大罪。

一、直接脅迫法官、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

寧夏法輪功學員謝毅強,大學學歷,是寧夏質量安全技術檢驗所的一名技術骨幹。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一大早(臘月二十八日,正當人們準備過大年的時候),銀川市公安惡警將謝毅強騙到單位強行綁架,「先抓人,再搜集證據」,事後才非法逐一對謝毅強單位的同事進行反覆、長時間盤問(對其中一同事的盤問時間竟長達八小時!),最終竟以楊某、張某的口述作為所謂的「證據」,將謝毅強非法批捕。更為邪惡的是,在非法關押期間看守所惡警對謝毅強使用老虎凳刑訊逼供。

五月五日,銀川興慶區法院非法對謝毅強庭審。興慶區檢察院對謝毅強的所謂起訴及舉證,內容牽強附會、相互矛盾、漏洞百出,甚至出現明顯的程序違法。

六月十一日,銀川市中級法院對謝毅強的上訴進行二審。法官朱德蓉、吳志明、王凱等參與庭審。銀川市檢察院繼續沿用一審時由興慶區公安、檢察院拼湊的那些牽強附會、前後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證據,甚至謝毅強的年齡、單位名稱、住址等一些基本情況都是錯的。更為可笑的是:公安、檢察機關向法庭出具的「證物鑑定結果」與「鑑定委託書」的時間是顛倒的,即鑑定單位在收到鑑定委託之前鑑定結果就早已出來了。這些訴訟中的低級錯誤,讓人不難看出銀川市公檢法司的人員是受人操控,在蓄意構陷迫害法輪功學員。對謝毅強非法庭審後,判刑四年。謝毅強年邁的母親承受不住打擊住院了,至今還沒有康復。

事後聽說,相關法官曾給陳建國反映過該案的情況,說:沒有證據,無法給謝毅強判刑。邪黨徒陳建國竟然脅迫說;你不給他判,我就給你判。邪黨徒陳建國就是一個赤裸裸的法盲、流氓。

零九年三月七日早上九點左右,家住寧夏銀川市金鳳區的法輪功學員王玉周、興慶區法輪功學員王玉香、石嘴山市法輪功學員潘藝圓被惡警同時從各自的家中強行綁架,並非法抄家。之後王玉周又被綁架至洗腦班。綁架王玉週的十幾個惡警是石嘴山市公安局惠農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由大隊長惡人張先瑞(女)帶頭。張先瑞曾得到陳建國的親自「指示」,享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特權」。

二、操控「六一零」綁架、審判法輪功學員欒凝,至今不放人

二零零八年九月陳建國勾結寧夏政法委書記蘇德良組織、操控、指揮寧夏「六一零」的爪牙對法輪功學員欒凝、盧伯華、吳忠實施跟蹤、蹲坑、竊聽電話、網絡監控、抄家直至非法抓捕。至今欒凝還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間已達九個月,早已屬於非法超期羈押。

欒凝原來是寧夏勞動人事廳某處副處長,大學學歷,曾因九九年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刑三年,開除工作。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欒凝被銀川市西夏區九名惡警夥同居委會的兩名惡人從家中強行綁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三點,寧夏銀川市西夏區法院對欒凝非法開庭。當天寧夏政法委、「六一零」不法人員風聲鶴唳、如臨大敵,操控大批公安人員、警車將法院圍了個裏三層外三層,只給了五個旁聽證,不讓其他人入內。在欒凝為自己辯護的時間內,法官李節利多次阻撓,非法限制欒凝闡述事實真相的權利。當天大批公安惡警和居委會的惡人還將一民宅包圍後強行撬鎖,非法綁架了六位法輪功學員拘禁在派出所,到晚間才釋放。非法審判結束後,沒有宣判。近日獲悉,銀川市西夏區法院已將欒凝秘密非法判刑四年。欒凝正在上訴。

欒凝的母親,在兒子長時間被迫害的痛苦壓力中承受不住(欒凝此前曾被非法勞教三年),於二月二十七日離開人世。「六一零」不但不放人,而且剝奪了欒凝為其母親出殯的權利。

三、寧夏近日將羈押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實施酷刑迫害

近日,陳建國喪心病狂,勾結政法委,指使「六一零」及公安惡警將羈押在寧夏平羅監獄、固原監獄、吳忠監獄的法輪功學員王玉柱、蔡國軍、王德生等人集中在了銀川監獄(原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企圖用酷刑迫使他們放棄信仰。

北京的所謂「專家」,二月份到銀川監獄後提供了圖紙、尺寸,在一監區做了十個老虎凳,搬到禁閉室做酷刑刑具。酷刑迫害是秘密進行的,現在被羈押的法輪功學員不准家人接見。監獄惡警還從監區抽調多名服刑人員協同參與迫害。據悉,有些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禁閉室,遭受晝夜不停的折磨。

四、橫行霸道,禍害百姓,寧夏暗無天日

陳建國到寧夏後儼然成了「土皇上」,作風霸道,熱衷於強拆強佔,搜刮民脂民膏。大批拆遷的失地農民被安置在所謂的康居小區,那種小區全是劣質工程,農民苦不堪言;大興土木,修建樓堂館所,斥巨資修建的「悅海賓館」就是陳建國的「行宮」,裏面亭台樓閣,極盡奢華。

因為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是見不得人的,所以現在已知陳建國在寧夏作惡的事例還不夠齊全;陳建國禍害搜刮百姓的惡事暴露的只是一點點皮毛。但作惡者絕對逃不出天理良心的審判。

明慧網上公布了上萬例有據可查的因為緊隨中共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的人,這些遭報的有各級領導、公安局長、法院院長、「六一零」頭目、政法委書記、縣委書記、派出所所長、居委會主任等等,有被車撞死的,翻車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被雷擊死的,被電打死的,有得癌症死的,無緣無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殺的、跳樓身亡的、變得精神失常的,因其它罪行敗露,畏罪自殺的,還有因各種原因被判刑,被撤職的,突然摔倒癱瘓的,更有自己作惡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黃菊、劉京、宋平順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遭了惡報;殃視編造法輪功「自焚」鬧劇的陳虻、播報法輪功「自焚」假新聞的羅京已經「先進」地獄了。陳建國,你會是甚麼結局呢?